环保运动在台湾的社会角色

2010-08-21 12:30:57

张铁志

这一年,台湾的环境与土地问题成为台湾政治主要燃烧的议题,成为人民展现力量冲击政治的主轴。

首先,去年底中部科学园区(简称中科)第三期的环境评估因为有严重瑕疵,被最高行政法院判决撤销,但是环保署与国科会却公然违背法院判决,拒绝要求厂商停止施工。此外,中科的四期工程则要征收彰化二林的相思寮二十多户农家。

其次,行政院在2009年3月核定国光石化投资计划,并希望在2010年上半年完成环评程序。然而国光石化对当地环境造成的冲击是难以想象的:不仅会破坏近4000公顷的珍贵湿地,危及原本就濒临绝种的中华白海豚的生存,且石化工厂会产生严重空气污染,造成心血管疾病及呼吸道症状。

然后,六月初的盛夏夜晚,苗栗县政府的推土机强行进入农家田地,而后又连续数天铲平即将可以收割的稻田,目的是为了建立一个科技园区,所以强行征收居民土地。苗栗之外,全台各处都出现政府为了建立所谓科学学区,强行向民众征用农地,被称为“新圈地运动”。

当然,民众并没有坐以待毙。台湾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社会运动,环境运动就扮演了关键的角色,人们进行“自力救济”抗议工厂污染土地、农田,反对设立重污染工厂、核能发电厂等等,所以政府在1987年成立环境保护署,并开始推动环境保护的相关法律,让对环境冲击的评估纳入工厂设立的规范。

二十多年来,民众的环境意识也已相当成熟。所以当政府依然采取旧思维想要回避环境评估过程,帮财团开发解套;或者仍然推动不适合台湾发展策略的传统石化业,从受害者到一般中产阶级都感到巨大不满。

面对国光石化,因为国家预计以每平方米100台币的价格卖给财团,所以环保团体以“国民信托”的概念,用每平方米119元台币的价格发动全民认股买下湿地,以拯救白海豚的生态环境。不到一百天,累积近35,000人,总计超过150万股的认股数,将近1.8亿元。购买者从家庭主妇到小学生,充分发挥公民社会的力量。更有一千多名学者和上百位艺文界人士联署反对设立这个高污染的石化厂。

而针对相思寮被强制拆迁的命运,以及苗栗大埔的农田被强行进入,农民和NGO团体发动一连串抗议。

几天后,行政院院长吴敦义被迫宣布竹科竹南基地用地保留五公顷土地,提供给不愿土地被征收的苗栗大埔农民作为农耕使用,原本态度强硬的苗栗县县长刘政鸿也为了将怪手开进农民稻田的做法道歉。

这还不是第一个好消息。上周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定,因为环境评估诉讼的争议,中科三期七星园区与四期二林园区必须停止开发,相思寮得以保留。只是,环保署不但批评法院的决议,行政院也决定提出抗告,并玩弄字面游戏说中科可以“停工不停产”。

为何民众取得初步胜利?

原本执政者并没有想到民间会有这么大的反弹。重新掌握政权的国民党上台后体内的威权血液很快复活,开始在许多方面行政专断,忽视民意。

于是,面对年底将到的重要选举,执政党不希望冲突扩大,所以做出必要的让步。

这正是民主的力量。因为,民主不仅让权利受到损害的民众可以起而争取,并且可以让执政者学习谦卑、知道认错。当然,这只是初步的胜利,即使法院站在民众这边,我们还是看到了行政权力的傲慢,或者抹黑反对力量,如行政院院长吴敦义说“注重环保不能过度与偏执,否则岂不要让人回到茹毛饮血的时代”。

民主制度的存在,并不表示人民永远会取得胜利。但是,起码这制度提供了一个空间,让人民可以和执政者博弈,让环保问题成为政治博弈的重要议题。

作者系台湾作家、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候选人


相关专题阅读请见本期特别策划《生态短视与政绩饥渴症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艾媒顺风车行业报告:滴滴顺风车安全生态竞争力行业领先
谢勇构图居住生态圈 我爱我家转型平台化
购房逻辑生变,“科技智能+绿色生态”复合型产品受追捧
国家发改委:将采取五大措施促进消费回升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