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朝鲜队神秘面纱

2019-08-14 17:34:50

亚洲球队中,最神秘的无疑是朝鲜队,44年后再度征战世界杯,再次引起世界的关注。近来有关朝鲜队的新闻一直不断,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朝鲜如果打不好,那么球员们有可能会被送去挖煤。半个世纪来,朝鲜一直都处于外人无法了解的神秘之下,人们对这个国度好奇之余,演绎了无数故事。这让原本就被人们冠以“神秘之师”称号的朝鲜队,成为了本届世界杯上八卦最泛滥的球队。

,在世界杯上泪流满面而一夜成名的郑大世和队友们,被目睹出现在了北京一家朝鲜风味烧烤馆。从目击者拍下的图片看,朝鲜队员们有说有笑,心情不错,而他们就餐的饭店收费也不便宜。

这似乎是对“朝鲜队输球之后会被送去挖煤”和“月薪12元”传言的一个无言回击。

但不管怎么说,他们在世界杯上的亮相,掀开了神秘国度的一角。

最多八卦的神秘之师

1966年伦敦世界杯上的做派相比,朝鲜队依旧那么神秘。

来到南非后,他们没有跟其他国家队一样入住豪华的五星级酒店,而是选择了约翰内斯堡郊区的一家酒店,队员们绝少外出,他们的训练场地,有着高高的围墙,还有一小队警卫守候,除了朝鲜国内的10余个记者,没有外国记者能够进入。在世界杯官网上,对朝鲜队主教练金正勋的简介里注明,“我们对他知之甚少。”

这支阔别世界杯44年的神秘之师,一出场,就震动了世界。

当然,这不是因为他们12小负5届冠军球队巴西,而是在国歌奏响的那刹那,他们的球员郑大世泪流满面,哽咽不能语。

尽管郑大世赛后一再解释,这是因为他第一次参加世界杯,心里非常激动,才流下了眼泪。但没有人相信。郑大世的眼泪,被对朝鲜充满好奇的人们,衍生出无数版本。不管怎么演绎,大家心中意思只有一个—只有神秘国度才能造成这个神奇事件。

而主教练金正勋在比赛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一句“我们能在跟巴西比赛中取得这么好的成绩,是因为伟大领袖,在背后用隐形的手机指挥着大家……”这样的回答,更是引起全场哗然。

毫不意外地,两件事情后,原本就因“神秘”备受瞩目的朝鲜队,成为了本届世界杯上最受关注的球队。

各种传闻随之而来。

第二天,外媒就传出了朝鲜队4名球员叛逃的消息。这让朝鲜队不得不第一次打开训练场大门,让全世界200多名记者观看了训练,5分钟后,所有记者被强行驱逐出场;但流言并没有因此平息,西方媒体再次爆出,前朝鲜国家队教练文基南表示:“朝鲜足球跟祖国荣誉挂钩,输了球的球员,有可能会被送去挖煤作劳动力”;接下来,中国媒体报出了“朝鲜队队员人均工资只有4元”的新闻,一天后,有媒体将这个数字变成了“12元”。

金正勋虽然在新闻发布会上用“荒谬的胡说”驳斥了“挖煤”传闻,但这对流言的阻止,没有太大作用。

体育经费一半用在足球上

媒体搬出了10年前四国赛时的几个例子:没有免费的午餐,向酒店经理讨要糖果充饥;喝中国队丢弃的半瓶水;拿老式的相机合影;最煽情的,是说四五个队员合资买一听可乐,阎世铎看完朝鲜队训练,当场落泪……

“媒体现在说的,都是10年前的例子。”因为要挑选球员而到朝鲜425队呆了半个月的马明宇说,如今朝鲜根本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他们现在的生活条件一点不差,和他当运动员时吃的穿的都一样,而且,他们青少年队员的训练条件比我们很多地方的球队都好。球队有4块训练场,还有室内训练场,各种设施基本齐全。吃得也不错,咖啡、牛奶都有。

而据去朝鲜驻地探访的记者介绍,朝鲜队本次入住的米德兰德普罗蒂亚酒店,位于约翰内斯堡和比勒陀利亚之间的郊区,是一家有着花园、人造瀑布和游泳池的四星级酒店,房价超过了美国队和葡萄牙队下榻的酒店。

本次征战南非世界杯,朝鲜领袖专门派遣了自己的营养师跟队,并责成相关部门,在待遇、配给上给予足够的支持。

为了做到绝对保密,营养师给队员们准备三餐时,禁止酒店服务员进入厨房。除了朝鲜传统菜肴,还会给队员们随时提供牛肉汉堡、比萨等西餐。小组赛第一场对阵巴西前,为了给队员增加力量,厨师专门准备了打糕(把糯米蒸熟后,用木槌把米饭打成糕)—由于打糕制作起来很费劲,往常朝鲜人只有在节日才会做。

马明宇表示,据他了解,因为金正日热爱足球,朝鲜足球发展很快。因此,朝鲜体育部门每年都将一半经费用在发展足球上,球员们的身体都很结实,跑动能力远超普通球队。这个说法也得到了韩国媒体的侧面证实,,韩国媒体刊发了一张对巴西进球臣功池允南的半身裸照,并将其与C罗对比,健美的腹肌让韩国球迷惊叹为“精品肌肉”。

而月薪只有12元的说法,也遭到了球员们的驳斥。

曾经在成都谢菲联踢球的金永俊说,他在朝鲜时的月薪,为人民币80元左右,而洪映早作为国家一级运动员,薪水则有200多元。跟他们相对比的是,朝鲜普通公务员月薪才10元。曾经为了挑选球员在朝鲜425队呆了半个月的马明宇回忆,作为国脚,他们还享有不同的物质保障,房子是国家提供的,出行可以免费乘坐平壤电车和无轨电车。“我们的训练装备,也由国家统一配发,平时根本不需要钱。”朝鲜国奥队长梁明日说,跟他在金日成综合大学的同学相比,他的待遇要好无数倍。并且,朝鲜的球员可以使用手机,这是一项至高的荣誉,因为在朝鲜,手机是买不到的,只能由国家配发。

而对于留洋的运动员,大家的薪水则更高一些。

谢菲联官员介绍,2008年,金永俊在成都踢球时,月收入是1200元,很大一部分要上交朝鲜足协作为培训费,不过,金永俊觉得无所谓。俱乐部过意不去,曾经想给他发点奖金,但他拒绝了,“这是违规的,而且现在的钱够用了。”

而更早的1997年,来到中国沈阳海狮的三名球员,月薪是800元。海狮俱乐部总经理章健回忆,当时俱乐部的人在给了朝鲜方面30万培养费后,请示朝鲜方面队员薪水问题,朝鲜回答,你看着办,不宜过高。

最后,俱乐部给了800元。章健说,当年海狮虽然是甲B球队,主力球员的收入,已经超过每月1万。这让他觉得不好意思,只能偶尔偷偷给朝鲜球员一点奖金,但数目极小,因为害怕被发现。他也曾经向朝鲜方面要求给球员加薪,但朝鲜派来的政委回答:“你要是敢加薪,我就带着他们回去,我绝对不能让他们被金钱腐蚀。”

不过如今,朝鲜这条“不宜过高”的规矩已经慢慢在消融。朝鲜队收入最高的是在日本J联赛效力的郑大世,4000英镑的周薪;而在俄超踢球的洪映早,收入也是不菲,他公开的转会费是30万美元,年薪也超过了百万人民币。

足球跟政治挂钩

至于“挖煤”的真相,追根溯源,源自美联社。

在世界杯前,美联社记者采访了从朝鲜来到韩国的前足球教练文基南,他的原话是“如果朝鲜在世界杯上表现出色,球员们可能会名利双收;否则可能受到惩罚或批评”。这篇报道被贴到了一些博客上,并演化为了挖煤说,几天后,欧洲媒体便以讹传讹地将其演绎为“输球就会被派去挖煤”,又在互联网的帮助下传遍了全世界。

“其实看看朝鲜对死敌韩国的比赛,就知道这个说法并不存在。”一位足记说,“当年亚洲杯,朝鲜队14输给韩国队,最后所谓的惩罚,也就是主教练被调职了一段时间。而且,那么多朝鲜球员在海外踢球,要真去挖煤了,那些俱乐部也会追究的。”这位记者说,而且,整个朝鲜队进入世界杯,为朝鲜创造了差不多900万美元的收入,更不会被过多为难。

另一个侧证是,在郑大世更新的博客上,语调轻快,完全看不到即将去挖煤的阴霾。

但不可否认的是,朝鲜足球的确打上了深深的政治烙印。

在朝鲜队出征前,朝鲜男足来到了万寿台金正日铜像前表决心,并每人将一把泥土放进了口袋—这被视为2006年朝鲜女足国青队夺得世青赛冠军的关键因素。在出征前,朝鲜女足的队员们,来到安放金日成遗体的平壤锦绣山纪念宫,每人都撮起一把泥土放进口袋里。

而他们在打入世界杯后,走下飞机第一句话,是高呼了三声“万岁”。

1997年,遭到国际足联禁赛,朝鲜向中国沈阳海狮派出了李昌河、赵仁哲和卓永斌3名球员,这3名后来被称为“朝鲜三驾马车”的球员,因为娴熟的技术,在中国媒体引起巨大震动。也是这一年,中国媒体发现,跟随球员过来的,还有一个姓李的政委。这3人很快成为海狮的“三驾马车”,但这3个在场上谁都不怕的球员,一到场下却对政委恭恭敬敬。每到假期,别的球员都外出玩乐,但3名朝鲜外援不敢离开基地一步,他们挤在李政委的屋子里,先是接受思想教育,然后看一些反映朝鲜革命战争的影碟。所有的影碟,都是李政委从朝鲜带过来的。

俱乐部总经理章健回忆,为了表扬这三驾马车,有一次他特别向政委告知后,带这3名球员外出放松。当天是洗桑拿,因为赶上高峰期,所以等了一段时间。几个人进去没多久,赵仁哲穿上衣服拉着李昌河和卓永斌就往外跑。边跑边说:“政委只给了2个钟头,现在时间到了。”而当他们赶回俱乐部,李政委正拿着手表等在大门口。

而俄罗斯媒体则对政委更是指指点点。洪映早到了俄超,当地的媒体很快就发现了“政委”的存在,但俄罗斯人认为那是监督的,俄罗斯的《体育快报》说,要采访洪映早,必须和监督者打交道,而对于洪映早,俄罗斯媒体的评价是“他的思想中充满了对党和足球的热爱”。另外一个在俄超踢球的是当年的亚洲最佳青年球员崔明浩,他的政委叫张达魂,“球队都是一个人一个房间,只有他们两个住在一起,房间里只有两张床,柜子里有韩英词典和笔记本,但没有电视和冰箱。”俄罗斯媒体让崔明浩唱歌,他唱的是《金正日,我们的太阳》。

训练服穿烂了才能换

这种刻板的政治,并不妨碍所有跟朝鲜队接触的人,对他们“勤劳和自律”的评价。

在朝鲜队员身上,你看不到他们私自外出;他们不需要通知就可以准时训练;对教练和领导非常的尊敬,对任何人也是相当的有礼貌。“他们对足球的信仰和忠诚,不光我们比不上,甚至英超那些拿十几万英镑的球星也比不上。”成都谢菲联前董事长许宏涛就曾经这样感叹过,许宏涛说,这些朝鲜球员,身体素质和技术,也许并不比中国球员好,但他们却非常坚决地执行教练的战术布置。

马明宇也感叹,“他们的技术其实并不如我们,甚至战术也不如我们先进。”但朝鲜队员非常能吃苦,他们的训练非常严格,“我想起我们小时候在体校的训练,但现在根本没有人肯那么练”,朝鲜足球的群众基础非常好,在街头巷尾,总是能看见抱着足球的小孩,滚在一起玩耍。

在大力发展足球的同时,朝鲜队资金紧张也是不争的事实,这让他们在很多事情上都尽量节俭。2006年,他们曾经被某公司赞助了一套运动服,到2009年时,朝鲜队的身上,还穿着这套衣服进行集训。

黎兵说,2008年年初,朝鲜队为了备战世界杯外围赛,需要球队集训。但此时的朝鲜国内气候寒冷,需到国外找地方。但由于经费问题,他们找了很久也没有谈妥。最后,谢菲联用提供毛家湾场地训练一个月的条件,向他们要求获得金永俊,结果朝鲜方面立即同意了。

郑大世在接受日本媒体访问时候也表示,他初到朝鲜队训练,最不习惯的就是训练服只有一套,而且,一定要穿烂了才能更换。而据说,这次要加盟瑞士的两名朝鲜球员,费用也并不高,但瑞士方面答应承担他们所有的拉练费用和食宿,于是立即成交。

16强有车有房

尽管朝鲜队回国不会遭受过重的惩罚,但失败跟胜利,还是有很大区别。

在朝鲜队打入世界杯决赛圈回国那天,平壤顺安国际机场,被上千名手持花束的市民包围,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副委员长杨亨燮、劳动党中央书记金仲麟等前往机场迎接足球健儿凯旋。

神采飞扬的男足队员手持国旗,在飞机舱口挥舞。走下飞机后,排成一队,高举双手三呼“万岁”,然后像检阅一般走过欢迎的群众队伍。欢迎群众挥舞着手中的花束向男足健儿热情欢呼。女青年们则纷纷跑上前去,把绚丽的花环戴在男足队员的脖子上。

男足主教练金正勋和守门员李明国成为媒体追逐的重点对象。而朝鲜男子足球队乘车进入平壤市区时,又受到上万名群众的夹道欢迎。

紧接着,他们来到平壤市中心的万寿台金日成铜像前献花,以此表达对已故国家主席金日成的敬意,并汇报自己的战果。

他们中的十六人被封为一等奖励“人民体育人”,而另外三人则获得二等奖励“功勋体育人”。被视为接班人的金正云更是向他们许下诺言,如果进入16强,他们将个个有车有房。

而在,告别南非世界杯的朝鲜队乘坐高丽航空公司班机回到平壤。这次,朝鲜队没有鲜花,也没有劳动党中央书记的亲自迎接。主教练金正勋则以“有事”拒绝了媒体采访,只有郑大世匆匆说了两句。最后,球员们低调地在平壤机场合影一张就匆匆离去。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足球联赛魔幻复工:空场比赛,虚拟欢呼
紧张局势再升级,韩朝关系濒临“全面破裂”
朝鲜半岛局势一触即发?社科院专家:美国希望维持微妙的平衡
朝鲜半岛局势升级!朝韩联络办公室大楼被炸,文在寅紧急召开国家安保会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