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部分钢材出口退税:迟到的调整政策

2010-07-01 03:35:35

715,我国出口的406种税号的商品将取消出口退税,其中钢铁和化工产品合计占比超过8成,其中涉及钢铁的产品共48种,包括热轧、中厚板以及部分冷轧卷材等。

这一通知是在622由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发布的,但在5月份,调整出口退税的传闻已经在业内流传,这导致6月份的钢铁市场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疲软。

但业界并没有料到本次的调整结果是—直接取消。

与外界猜测此举将会让我国钢铁企业面临严峻挑战的论调不同,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一政策调整应早点到来。

只是“温柔”的刺激

在中国南方一家年产超过百万吨的国有钢企里,道益(应受访者要求,化名)的工作是负责收集企业里的所有信息并对决策进行建议和宣传。但对财政部这次取消出口退税,他的消息来得慢了一步。

“如果国家要出台行业内重要的消息,我们通常都会提前一两个月知道,以便在政策实施之前有所调整,但这一次没有提前收到‘风’,至少意味着这对行业的影响并不大。”道益解释了消息滞后的理由。

不过他认为,对出口的收紧,尽管不会给国内钢企带来太大的生存压力,但是对于国内的钢铁市场来看,至少会加剧竞争。

“我的钢铁网”首席分析师徐向春支持这个观点。据他在政策出台后对交易情况的检测,他发现在取消出口退税的税号清单里,那些榜上有名的热轧板等钢材出口价格正在上涨,涨幅在6%-7%之间波动,上涨幅度接近取消了的出口退税,“但实际成交的情况还没有体现。”徐向春说。

而在国内市场方面,他发现大部分观察家的看法是—钢铁价格将下跌。

“对出口产品价格上调,显然就是为了化解取消出口退税的成本,与此同时,他们需要调低价格来刺激国内的需求。”徐向春说。

谈及这一政策对国内钢企的影响,徐向春认为:有影响,但不大。

据其解释,本次通知所列的48种钢材年出口量,仅占全年这些指定钢铁产量的10%左右。这10%分散到全国各大钢企,实际上不难消化。

有专家表示,出口退税这一政策本意在于对抗经济危机,刺激出口,但在我国钢铁市场中,竞争已经形成了规模化,其价格接近生产成本;而在其他国家,“两高一资”(高污染、高能耗、资源性)的商品通常难以放量,因此和我国这一市场相比,价格仍偏高,因此尽管取消了出口退税,在全球经济平稳阶段,其出口量也不会发生明显变化。

而中国钢企并不是以出口为重要的赢利点,主要市场仍在国内,而国内需求对钢铁需求最大的是房地产业。国家对房地产业的调控,直接导致了钢铁生产的产能过剩,在这个基础上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实际上再合适不过。

因此,取消部分钢铁产品的出口退税,实际上对我国任何一个行业的和财政收支的影响都不大。

财政部日前发布的数据也有利于这一说法:通知所囊括的406种税号的出口产品,占海关税号总数的3%左右,在2009年,这些商品出口额为110亿美元,仅占当年全年出口总额的1%左右。因此,此次调整只是为了确保节能减排目标的实现,并不意味着国家外贸政策的转向,不代表外贸政策的“退出”。

调整应早些到来

20096月,在全球经济危机的大背景下,我国政府为了刺激经济,曾决定将钢铁的出口退税额从6%上升至9%。“有过帮助,但多数时候,经济出现滑坡是一个系统的问题,仅仅以税收的方式来刺激经济恢复,有时候过于教条主义,因为国际需求疲软了,所以增加出口退税,只能解燃眉之急。”在回忆去年上调出口退税的政策时,道益说。他试图以此来印证,本次取消出口退税,也不会对钢铁产业造成长期消极影响。

虽然涉及到企业的净收益,但道益分析,名单里所涉及的钢材大部分都是热轧钢板等高能耗、低附加值的产品,这些产品在国内大型钢铁生产企业里,本身就不是生产重头。不鼓励出口,实际上也是国家对“两高一资”进行限制来调整产业结构,在目前我国钢铁产业的发展中,这样的调整应该早点到来。

今年5月份,国务院曾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确保实现“十一五”节能减排目标的通知》,通知强调需要淘汰炼铁产能3000万吨,炼钢产能825万吨。这意味着国家对我国钢铁产业的结构调整已经开始按计划进行。取消出口退税,是实际操作中的一小步。

从事多年钢铁业研究的中国社科院经济学家白益民甚至提出,这样的决定还是来得太迟,他解释道,钢铁的出口,实际上还关系我国的国家利益。白益民说:“如果我国政府还在鼓励出口低端的钢铁产品,就是变相低价地出口煤炭。”

有数据显示,和铁矿石价格的上涨相比,中国钢铁产品的价格最近几年的涨幅并不剧烈。因此在不断上涨的铁矿石价格中,中国钢企的利润已经在近几年被急剧压缩。这意味着我国钢铁行业在用高价的铁矿石生产低价的钢铁进行出口,原则上,就变相地压低了煤炭的价格进行出口。

目前,我国钢铁生产所需的原材料供应本身并不富足,对进口铁矿石的依赖程度高达70%。而与此同时,我国5月份出口钢材494万吨,同比增长265.9%。这一进出格局体现了我国战略定位上的矛盾。

针对这一情况,白益民称中国在全球钢铁这一市场中,扮演了一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角色。

白益民称,增加出口退税,实际上是给了铁矿石商提高价格的空间,反之,钢铁企业的生产成本则会增加。而钢企为了保证盈利,就必须在铁矿石的价格谈判中变得强硬起来,对其涨价进行打压,因此“我国不单只是要对钢铁出口取消退税,甚至需要加税,就是为了限制出口,减少能源消耗。同时也会迫使钢铁企业在国际铁矿石谈判中进行争夺。”白益民说。据计算,假如我国每年出口5000万吨钢材,就等于多进口7500万吨铁矿石。

对此,中钢协副秘书长单尚华也称:“出口钢材就等于出口资源,出口原材料,等于出口能源,等于增加国内的污染。”

因此业界认为,对这部分“两高一资”的钢铁产品取消出口退税,有利于抑制国际上不断上涨的铁矿石价格,更重要的是,还有利于缓解人民币在国际上的升值压力。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全时北京门店迎接盘方? 好邻居正协助调整
香江集团总裁翟美卿两会建言:适度调整房地产政策
光峰科技李屹:疫情是一个调整的机会 深耕核心器件研发
碧桂园区域调整升级,15个区域拆分裂变,让优秀人才走向关键岗位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