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洪江涛:“我们得到这些股权合情合理”

2010-05-27 06:20:58

时代周报:对于媒体报道康芝药业50012年涨760倍的暴富事情,如何看待?

洪江涛:我觉得很无奈。他们总是看到我们的成功,也不看我们付出了多少。我们家里几兄妹都是学医的,这么多年,我们几个作为主要负责人一直在里面工作,从无到有一手一脚做起来的。我们并没有做什么违法的事情,得到这些股权也合情合理、心安理得。

时代周报:“包括康芝药业在内的多家药厂人士还表示,瑞芝清和其他尼美舒利颗粒剂在疗效上并无区别,并且经过七八年的发展,尽管所有药厂的尼美舒利颗粒剂目前都销售不错,但该药已经不再是新特药,由于成熟度已较高,市场趋于饱和,目前多家药厂竞相压价,市场价格也趋混乱,走量成为多家药厂盈利的主要手段。”针对上述言论,请问康芝药业的核心优势在哪里?

洪江涛:我们有四类新药。新药证书在网上可以通过批文查到,但该新药不是瑞芝清。为什么人家瑞芝清卖两三块钱,但我们能卖这么高价,就是我们的营销模式决定我们能卖这么高价。市场没有管理就会导致混乱;我们的技术、口味都是非常好的,任何一个终端都绝对承认。我们有原味技术不会有苦味、辣味。

关于我们的包装,有观点认为不是核心技术。我们不是说这是核心技术,但这个包装比较好,容易分量、携带,现在很多企业在跟着我们操作。

时代周报:“而康芝药业一直强调的优势—依托第三终端组建销售网络,记者通过调查获知,瑞芝清销售上的成功主要依靠临床,而非完全意义上的第三终端市场。”对此如何解释?

洪江涛:第三终端也要做临床啊。他们根本不懂什么叫第三终端。第三终端并非单指农村,而是二甲以下医院、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个体诊所、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农村和大中型城市城乡结合部的药店等,还是需要医生的指导去用的。第三终端的范围比较广,例如在很多小的地方,县级医院也属于第三终端。我们以前每个月都要开很多家医院的说明会。

时代周报:“根据招股说明书,康芝药业瑞芝清2009年的产能已经接近极限,产能制约最快也得在2011年才能逐渐缓解,其在招股说明书上预计的30%的销售收入年增长率也存疑。”这是否属实?

洪江涛:新的生产基地已经在建,马上投产。新基地审批风险肯定会有,因为药厂必须通过国家认证才可以投产,但我们是老厂做过几次认证,肯定知道如何去完善GMP的要求。那些报道认为如果我们GMP不过就不能继续投产,这个我们肯定会符合要求。

时代周报:业内人士说,瑞芝清已经转为普药,在国内新药一般需要三年的市场培育期,但五年市场就基本成熟了,而尼美舒利颗粒上市销售已经超过了7年。请问公司是否还认为瑞芝清是新药?

洪江涛:我相信没有专家会讲,一个新药三年五年就能成熟了,这肯定是不在行的专家在讲。我不认同这个说法。一个药需要很长时间去培育,不同的药需要不同时间的培育期。国外一个药进入中国都需要很多年的时间。我觉得尼美舒利还有三年的成长空间,并且随着它不同新药证的验证,例如牙痛、痛经,从这些市场去做,又形成新的成长空间。如果只考虑儿童退热,我觉得还有三年的成长空间。

如果用于牙痛和痛经等,也不需要重新研发,目前已经有这个批准的对应症。此外还可以治疗什么,需要其他的研究。

时代周报:在公司披露的我国主要的儿童药生产企业和主要产品目录里,将生产尼美舒利颗粒的其他企业直接隐去,或隐去该企业的同类产品。在列举尼美舒利颗粒仿制药厂商情况时,康芝药业称尼美舒利颗粒均是“仿制瑞芝清”。但实际上太阳石药业早在1999年就拿到批文。那么,公司上述说法是否有误?

洪江涛:这个报道是错误的,太阳石拿到的批文不是这个规格,是片剂的批文,是治疗成人关节炎的批文,不是用于退热的批文。太阳石的批文是20082007年拿的。所谓“仿制瑞芝清”,我们是50毫克的第一家,后来其他厂家的仿制,但不一定是颗粒,可能是干粉,但是他们卖的量非常小。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时代热评 | 亚太药业折戟CRO业务,医药制造毛利率大幅下滑
时代热评 | 亚太药业折戟CRO业务,医药制造毛利率大幅下滑
【财报头条】华大基因(300676) 大股东股权几乎全部质押 千亿市值跌去大半
明星药的诅咒:康辰药业上市首年利润下滑之谜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