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几年内定生死”

2019-08-16 18:18:34

“二战”结束后,欧洲之所以能够从废墟中迅速重建,并构筑世界上联合程度最高、国际地位和影响力不断提升的主权国家联合体—欧盟,主要归功于和平联合、推进一体化的主张和实践。然而,近年来,随着成员国不断增多和一体化逐步深化,成员国之间利益多元化的趋势日益显现,推进一体化的难度加大。在全球化快速发展、国际竞争加剧的大背景下,欧盟这个主权国家联合体的固有弱点愈来愈凸显,内部矛盾加深,凝聚力下降。这次全球金融危机更使欧盟陷于前所未有的困难境地,成为危机的“最大受害者”。

,日本《读卖新闻》发表该报对欧盟委员会前主席雅克·德洛尔的采访。德洛尔表示,欧盟因为德国统一和东扩而“耗尽了力量……欧洲在几年内将不得不决定是生存下去,还是走向衰退……欧盟的一体化有可能褪色,走向衰退”。

曾经大力推动欧洲一体化的德洛尔对欧洲一体化的前途发表如此悲观的见解,多少有些令人感到意外。然而,面对欧盟的现实,又不能不认同德洛尔的评估确非言过其实。

欧盟当前面临的难题确实不少。主要有:

一、经济发展停滞,复苏乏力。欧洲是这次全球金融危机最先波及并且受冲击最厉害的地区。据估计,欧盟国内生产总值(GDP)累计损失高达5%。先是冰岛作为国家宣告破产,继而一些东欧国家财政出现危机,眼下以希腊为代表的南欧国家(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又遇到资不抵债的主权债务危机。在世界各主要经济体当中,欧盟经济复苏的前景最为暗淡。据联合国经济与社会事务部发布的《2010年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报告,预计2010年美国GDP将增长2.1%,日本0.9%,欧盟0.6%,欧元区0.4%,中国8.8%,印度6.5%。由于经济复苏乏力,失业人口继续攀升,欧盟各国的平均失业率已超过10%。不少欧盟国家出现罢工、抗议浪潮,社会动荡。

二、货币体系面临严峻考验。欧元作为欧盟的统一货币(在27个欧盟成员国之中已有16个加入欧元区),从2000年问世以来,已发展成当今国际市场上仅次于美元的第二大货币。但在全球金融危机的背景下,欧元一方面要应付美国利用汇率转嫁危机而形成的巨大压力;另一方面又受制于内部机制欠缺的沉重拖累。欧元的一个致命弱点就是它只是一个“货币联盟”,而财政政策依然掌握在各个成员国的手里,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这两者无法配合实施。正如德洛尔所指出的,欧元的启动应建立在经济和货币同盟的基础之上,“用经济同盟和货币同盟两只脚走路”,但实际上只有“货币同盟”一只脚在走。而且,《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明文规定禁止欧洲央行及成员国央行向成员国提供救助。正是欧元货币这种内部机制缺陷使得欧盟在解决当前面临的主权债务危机时举步维艰。

三、发展模式愈益难以为继。随着国际竞争日趋激烈,欧盟面临的挑战和压力愈来愈大。现在,它不仅面临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的竞争;也面临中国、印度、巴西等一批“新兴国家”的崛起。欧洲此前盛行的“高工资、高福利”社会发展模式已难以为继,加以必需的改革又会引起社会动荡、政局不稳。。

四、推进一体化缺乏后劲。欧洲一体化进程的进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德国、法国联手发挥“火车头”作用。然而,由于全球化的发展,德、法两国的经济发展都遇到困难,而欧盟的过速扩大更加重了德法两国带动整个欧盟经济发展的负担,力不从心的现象越来越明显。再有,由于成员国在地缘政治经济环境中所处地位不同,追求的利益也有差异,因而在涉及一体化各方面举措上要想协调一致就更加困难。就以制订基本条约为例,从酝酿制订《欧洲宪法条约》到最后通过《里斯本条约》前后10多年,历经曲折。本来人们期待《里斯本条约》的通过可以使一体化进程重新呈现活力。然而,选定欧盟常设主席和“外长”的进程和人选,使不少人大失所望,选出的人物只是各方妥协的产物,难以发挥重要作用。即使如此,欧盟内部又陷入权力分配的斗争。欧盟常设主席、欧盟委员会主席、欧盟成员国元首以及欧洲议会之间如何分权的争吵已公开化。还有一点就是欧洲一体化进程中美国因素的作用。事实一再证明,美国从维持自家独霸全球的战略出发,并不乐见欧盟的发展、壮大,正多方利用欧盟内部矛盾来迟滞欧盟成为构成对美挑战的力量。欧元这次出现危机除去上述其自身原因外,美元的干扰作用亦不容忽视。总之,正如德洛尔指出的,“今后欧洲统一将变得更加困难”。

当前国际形势正经历着重大、深刻变化。从总体而言,世界权势中心正从西向东,从大西洋向太平洋转移。尽管这一变化是长时间的过程,但它是不以人们的主观意愿为转移的,是不可逆转的。面对这一形势,欧洲倍感焦虑,希望加强团结,共对挑战。然而,欧洲由于内外多种因素又难以做到。困难重重的欧洲今后走向何方,值得格外关注。

作者系中国前驻欧盟大使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首个国产单抗登陆欧盟 复宏汉霖回A再加码
7500亿复苏基金悬而未决,“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考验欧盟
双重打击欧洲自顾不暇,中欧投资协定谈判遭遇重重阻力
紧张局势再升级,韩朝关系濒临“全面破裂”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