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沙:粤港合作新载体

2010-04-15 07:01:45

47,《粤港合作框架协议》(以下简称《协议》)在北京签署。广州南沙被列为粤港重点合作区之一(另两个是深圳前海和深港河套),这似乎不在意料之外。

因为,早在去年8月的粤港联席会议上,南沙就被正式确定为广东与港澳合作的3个示范区之一。而今年330日,在香港举办的“2010广州外经贸白皮书发布会”上,广州市副市长、南沙区委书记陈明德就表示,南沙将争取在今年设立穗港澳合作综合示范区。

霍英东与南沙

事实上,南沙成为粤港重点合作区绝非偶然,因为它可谓占了天时地利人和。“一是南沙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二是它有与香港合作的基础。”广州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彭澎分析道。

南沙地处粤港澳的几何中心,距离广州、香港、澳门三地市中心不超过70公里,方圆150公里有深圳、东莞、珠海、中山、佛山、江门等14个大中城市。

而且南沙是广州唯一临海的区域,25公里长的海岸线,是珠江口上的天然良港。从地图上看,南沙犹如扁桃体,处在珠江口的咽喉位置。

位置如此优越的南沙,在上世纪80年代以前,却是无人知晓,直到“伯乐”霍英东发掘了它。

晚年的霍英东有一个梦想,要在珠三角找一个面向大海、面向国际的地方,将其建设成一个现代化海滨新城。于是他在家乡番禺的最南端,发现了南沙。

当时的南沙是一片烂滩涂,没有路、没有桥,被称为 “番禺的西伯利亚”。霍震宇曾向媒体表示,1985年随父亲来南沙,印象非常深刻。那时,他们从香港坐船到澳门,再坐车到广州住一晚,然后经过4个渡口到番禺市桥住一晚,第三天才到南沙。而实际上,南沙与香港的直线距离只有38海里。在南沙,他看到一个光脚女人抱着儿子,住在木板房,里面只有一张木板床,他还发现小孩子碰见车也不懂避让,因为从来没见过。

随后,霍英东开始对南沙进行巨额投资,可谓舍本不逐利。

开发的首要任务是修桥铺路,洛溪大桥、沙湾大桥、港前大道、进港大道,都是他亲手策划与政府合资建的,使广州到南沙不用过渡。

1992年建成南沙客运港,香港乘船到南沙只需75分钟。2000年又重建客运港,2004年竣工,两地交通时间缩短为一小时。而由他和香港其他财团捐资建设的虎门大桥,使得珠江口西岸到东岸无须绕道广州,整个行程缩短100多公里。

接着,为了美化南沙,改变南沙多海滩、淤泥、烂石塘的面貌,他先后修建了蒲洲国际花园、天后宫、高尔夫球场、蒲洲海堤。

除了基础设施,还有配套服务设施建设,比如南沙大酒店、科学馆、英东中学,与广州市政府、香港科技大学合作建立的南沙资讯园、霍英东研究院等等。

如今,南沙已成为粤港澳最有活力的地区之一。

“霍英东在南沙投资了几十亿元,也带动了香港其他企业家投资,这为南沙与香港合作奠定了很好的基础。”广州市社科院区域经济研究所所长刘再高向记者表示。

南沙在行动

根据《协议》,南沙将参照先进地区的城市规划和社会管理模式,建设一流的人居环境,吸引高端人才聚居创业,打造服务内地、联结香港的商业服务中心、科技创新中心和教育培训基地,推动发展物联网等“智慧”产业,积极探索依托南沙保税港区建设大宗商品交易中心和华南重要物流基地,打造世界邮轮旅游航线著名节点。

而协议之外,南沙已经开始行动。今年,在科技创新和教育领域,将推进南沙资讯科技园与香港科技园、香港理工大学等结成战略合作关系,加快香港科大霍英东研究院中药国际科技合作基地建设。香港科技大学霍英东研究院将与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合作招收60名研究生。同时将规划建设广州珠三角港企港人综合性职业培训中心,为珠三角港企中高级管理人员和技能人才提供职业培训。

物流方面,南沙将积极推动南沙航运集聚区建设,探索在南沙设立粤港澳国际航运综合试验区。上月于香港举行的南沙招商会上,南沙区区长罗兆慈告诉媒体,南沙与香港的港口物流合作定义为“枢纽港”与香港“母港”的关系。“南沙港将积极发展保税物流、出口加工、国际配送、国际展示、离岸金融等港口现代物流服务,通过扩大南沙保税港区的辐射功能,加快建设油品、粮食、冷冻品、塑料、化工、家电等大宗现货交易中心和电子交易中心,全力打造亚洲枢纽型港口物流中心。”

广州南沙国际邮轮旅游航线母港也在加快规划建设中,将国际邮轮航线延伸至南沙,作为大珠三角邮轮经济的重要母港和后勤服务中心,打造粤港邮轮市场对接的枢纽节点。

南沙游艇俱乐部正在筹建中,首期预计今年10月建成投入使用。该项目占地面积达500亩,规划设计300个各类游艇泊位,融合游艇会和大型商业与高端地产物业,将成为广州规模最大、可同时靠泊游艇最多、配套服务能力最强的游艇专用码头,以吸引港澳认识参与粤港澳试验区建设。

虽有雄心壮志,但与香港合作,南沙却不如深圳那般近水楼台。彭澎认为,深圳当然是粤港合作的排头兵,现在深港都朝一体化方向发展—不少香港人在深圳居住,却在香港上班上学,这是南沙没法比的,但南沙也有自己的优势。

“首先,南沙可用于合作的土地资源比较多,深圳土地非常紧张。当然,深圳的邻居东莞、惠州也有很多土地,但它们不如南沙好。因为广州作为国家中心城市,经济实力大,技术、管理和人才上都有优势。另外,南沙处在珠三角其他城市的地理中心,可更方便利用周边资源。还有,广州生活成本相对深圳也低一些。”彭澎解释道。

深圳前海、深港河套、南沙同为粤港合作的重点区域,三者又近在咫尺,会否形成竞争呢?

“竞争应该会有,但不是太大,因为三者的定位基本上是错开的。前海重点发展现代服务业,主要是金融、贸易和航运,河套重点是高等教育,辅以高科技和文化创意产业,差异性还是很大的。”刘再高说。

粤港合作新纪元

以上三个重点合作区的规划只是《协议》中一个亮点,此外在金融、医疗服务、教育培训、交通、口岸通关、制造业及科技创新、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区域专项规划等方面,也有很大的突破。

比如,金融方面,提出建设以香港金融体系为龙头,广、深等珠三角城市金融资源和服务为支撑的金融合作区域,首次明确了香港和珠三角城市在金融产业发展的侧重点和分工合作关系。

医疗服务领域,提出“支持香港服务提供者到广东开设医疗门诊部”,也“支持医疗业界合作合资设立医院或中医药医疗保健机构”,还要求“探索香港服务提供者在广东设立全资(独资)医院的可行性”,突破了以往香港医师只能在广东单一地点执业的限制,有利于香港医疗业界人士拓宽发展空间,也为在粤工作生活的香港、广东居民提供“港式”医疗服务。

交通方面,第一次在双方政府合作文本中明确了大珠三角的五大机场、三大港口及中小港口的定位,完善广、深、珠、港、澳等五大机场联席会议机制和推动建立港口合作交流机制。

口岸通关方面,提出推广人员“自助式”通关,在不影响双方作为独立关税区的地位下,探索货物“单一窗口”通关、车辆“一站式”电子验放的可行性,将逐步实现“人、货、车”便利通关,大大提高通关效率。

而发展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则被作为《协议》的核心内容之一,以充分发挥香港服务业和广东制造业优势,促进香港服务业向高端化发展并发展其他优势产业,实现广东服务业和制造业“双轮驱动”。

以上内容,正如广东省省长黄华华对媒体所言:“粤港合作正从制造业的‘前店后厂’模式向现代服务业的‘前总店、后分店’模式转变。”

32年前,广东承接了香港的制造业转移,从而缔造了经济高速增长的神话,短时间内从农业社会跃进到工业社会中后期。

“而现在,‘后厂’需要‘升级’,而香港的现代服务业也因发展需要,向内地转移,我们可以参与这个水平分工,促进产业转型和融合。”彭澎说。

“香港是中国真正意义上的国际化大城市,但进一步发展需要广东的资源,而广东可以借鉴香港服务业发展经验以及社会管理经验等,推动自身的发展。”刘再高向记者表示。

“广东珠三角地区与香港,两者经济总量加起来远远超过国内任何一个经济区,如长三角地区。我们要构建的是一个世界级新经济区域,打造亚太地区最有活力和竞争力的城市群。”彭澎如此评价粤港合作的前景。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风云 | 粤港澳科技企业孵化器是如何炼成的?
三年投资200亿 宝龙地产挺进粤港澳大湾区
南沙推人才购房新政 引外地客秒签
从“横琴奇迹”到融入粤港澳大湾区——粤澳“无缝融合”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