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变脸” 人民币汇率未决战

2010-04-08 07:47:55
4月15日本应是中美两国汇率争端的决战日,但美国态度的急转,双方的争执突然间缓和了下来。奥巴马政府的经济决策团队成员纷纷抛出橄榄枝,希望以对话解决人民币汇率问题。这是为核裁军高峰会议、G20会议以及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让路,还是另有玄机?

人民币汇率之争突然缓和了下来,这缘于美国态度的“急停转身”。 3日,美国财长盖特纳宣布美国政府推迟公布原定于415公布的主要贸易对象国际经济和汇率政策情况报告,这意味着美国暂时搁置了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的日程。

美国总统奥巴马经济顾问、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劳伦斯·萨默斯也忙不迭地站出来解释,盖特纳推迟公布汇率政策报告的决定是正确的。未来3个月中,美国将与有关方面召开包括二十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以及二十国集团峰会等一系列的高端会议。通过这些会议加强美国和中国的沟通协商,才是利于两国的最佳途径。

美国变脸背后的算计

另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47报道,盖特纳于当晚抵达北京,将于中国方面举行会谈。“这清晰地标志着中美关系正在改善。”

“财长和(中国的一位)副总理一直在努力寻找机会会晤,”盖特纳的发言人安德鲁·威廉姆斯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

从怒目相向到挤眉弄眼,美国的突然“变脸”令人迷惑不解,这背后到底有何种玄机?

实际上,早在美国发力施压人民币升值之时,就有人提出了疑问。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原所长余永定问道:中国的储蓄者在为美国消费者提供补贴,这早已是无需说明的事实。根据相关计算,中国通过提供廉价商品和购买美国国债,每年大概向美国提供200 亿美元的补贴。让人难过的是,中国的善行却没有得到美国人的感激。这到底是为什么?

令人意外的是,美国人自己在5年前人民币汇改之时已经给出了答案。小布什政府财政部部长助理斯瓦格尔(Phillip L. Swagel)在2005年一篇短文中称:为什么美国要督促人民币升值?美国政策制定者肯定知道,人民币升值对美国经济的影响。他们当然认识到,他们的政府活动只能为中国采取行动增加困难。难道这是问题的关键吗?一个极端者可能会希望,美国推动中国货币升值并不是错误的政府行动,而是在美元-人民币的固定汇率制下,试图延长美国从中国获得巨大利益期限的举措。当然这样的行动只是巧合,而不是精心谋划的。但不管怎样,当局实施了一个完美的战略来延续美国的快乐时光。

人民币升值是伪命题

数月以来,美国国内从经济学者到政府官员对于人民币升值问题的争论一波接一波。其观点由一边倒的逼迫人民币升值到近期纷纷转而反对逼迫人民币升值,其意图可谓是乱花渐欲迷人眼。面对半真半假的汇率政治,中国到底应该采取何种立场呢?

对于人民币该不该升值的问题,有专家表示,人民币汇率事关我国国民命脉,我们不应该被外界的舆论牵着鼻子走。

“我们讨论问题应该围绕着我国经济工作的方针和重点,而人民币升值论是美国提出来的,我们为什么要跟着人家的舆论导向走,反而忽略了自己的重心呢?”中国银行高级研究员、中国国际经济关系学会常务理事谭雅玲表示。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向松祚更是态度鲜明地表示,美国用于逼迫人民币升值的所谓“全球经济失衡”理论纯属美国财政部的武断定义。很多美国学者也指出,把“全球经济失衡”定义为“美国的贸易赤字或国际收支赤字”是非常不严谨的单方面判断,其背后的理论逻辑,即所谓的均衡汇率论和购买力平价理论是没有多少理论基础和事实依据的。“纯属美国政客和智库为政治目的所编造出来的说辞。”

向松祚以“麦当劳巨无霸”汇率理论为例指出,一个巨无霸汉堡包在美国卖4美元,在中国的售价约为20元人民币。根据所谓的“一价定律汇率理论”,人民币的均衡汇率应该是1美元兑5元人民币,所以人民币应该升值。这是多么荒谬的理论!那么,假如以《阿凡达》的票价作论证,一张《阿凡达》的电影票在美国卖10美元,在中国至少是80元人民币,那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应该是81了吗?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认为,所谓“顺差大,则汇率低估”是国际贸易中的一个理论性结论。经济学的结论跟数学定理一样,都有前提假设。而“顺差大与人民币汇率”的结论与“顺差大与一般汇率”结论是不同的。中国造成顺差的情况比较特殊,是在全球化的大趋势下,制造业全球性大转移而形成的;但是作为一个具有超大劳动力比较优势的国家,中国却依然以低端产品出口为主。美元本位导致的虚拟经济膨胀使得美国吸纳了巨大的全球出口消费市场。在这种大环境下,单以“顺差大则汇率低估”来作结论是有失偏颇的。

“中国政府应稳定汇率”

汇率政策是关系到我国整个经济的稳定和长期增长的重中之重,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切不可贸然为之。明确态度,顶住外界舆论压力,根据我国的实际国情和需要来制定合理的、有利于可持续发展的汇率政策,保证人民币汇率的稳定,这才是我们面对人民币汇率问题时应该持有的立场和态度。

刚刚入选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的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说:“人民币的币值稳定,是值得长期坚持追求的目标。从这点出发,可以看清货币政策对内调整的方向,也可以理解人民币汇率机制进一步改革的方向。”

为了汇率目标而牺牲货币币值稳定是因小失大的做法。周其仁认为,人民币币值稳定关系到国内经济建设的各个方面,包括国内资源配置、收入分配的公正,以及长远目标的人民币国际地位等。央行应该明确工作目标,切不可顾此失彼。坚持《人民银行法》,“货币政策目标是保持货币币值的稳定,并以此促进经济增长才是重中之重”。

向松祚认为,当前我们应以稳定汇率作为政府工作的重点。首先,要态度坚定地表明政府目标,这样可以避免市场猜测和投机炒作;其次,采取切实有效措施控制热钱流入,并同时适当放宽我国企业和居民境外投资限制,鼓励境外投资;再次,加快改革外汇管理体制,取消结汇,让民间企业和个人自主使用外汇,鼓励国内企业和居民到海外投资。

“我国金融文化和战略缺失在于缺少远见和防范,面对美国不断宣传人民币升值的好处和人民币升值的国际化效应,没有一个战略立场去有序应对。严重忽略单边升值的负面作用和伤害程度,以及违背规律和趋势的偏激性,进而错误地造成国际舆论单边推高人民币升值的预期。” 谭雅玲表示。

她认为,从当前国内外市场焦点积聚的人民币问题看,我们缺少综合性和规划性以及现实性。一方面我们只是在研究关注美国是否会给我国扣上汇率操纵的帽子,但是我们却缺少自我的规划和改进,尤其是对自己的难点和难题应下工夫实现突破,即汇率不仅仅是价格关联,核心是制度健全和规范,这样我们将会逐渐摆脱焦点舆论和被动局面。

谭雅玲说,人民币汇率问题偏离我国自我设计的框架和宗旨,进而被美国高端、专业和现代的金融控制,抓住我国环境欠缺,有效和针对性地实施美国国家利益需要的对策,试图通过汇率水平实施美元制度的控制,通过价格指引实施美元利益需要,我国需要警惕、思考和认真对待。我国作为主权货币体不能受控于别国的舆论摆布,而应该理性和自我地把握我国改革开放进程大框架和大战略之下的货币汇率改革和改进,从自我的需要角度研究和应对汇率问题。

对于当前热议的是否应该允许人民币缓慢升值的争论,向松祚在媒体上表示:“允许人民币缓慢升值实际上对中国而言是个最坏的决策。2005721我们采取的策略就是要让人民币缓慢地升值,这个缓慢的升值其实是强化了市场人士对人民币单边的一种升值预期。这个单边的升值预期大幅度地吸引了热钱快速地流入中国市场,推高了中国的资产价格。”

对于热钱问题,谭雅玲指出,从金融专业、高端角度看,热钱和泡沫具有两面性,一方面可以刺激经济和提升经济,另一方面可以打击和伤害经济。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金融体,是热钱和泡沫的积聚地,但是美国可以通过自己有效的规划和控制,远见的战略和防范,有效借助热钱和掌控泡沫达到保护、刺激和促进经济发展的目的。过去美国经济一荣俱荣有热钱和泡沫作用的推助,当今美国经济有效防止了一损俱损依然有热钱和泡沫因素的利用。

周其仁表示,“汇率稳定”当然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目标。当前的实际情况是,美元疲软,人民币与美元挂钩就意味着美元的不稳定也将导致人民币的不稳定。货币不稳定,汇率当然也不可能稳定。所以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目前与美元挂钩的货币政策并不具备稳定汇率的条件。

他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是要把汇率和货币适当地分开处理。我们可以用金融业的渠道,通过买卖行为来调节汇率目标。

“但是,央行不能参与买卖,央行的工作必须要确保一个目的:人民币币值的稳定。”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人民币汇率短期波动不改长期稳定趋势
携程发布2020Q1财报:实现营收47亿人民币 高星酒店引领复苏潮流
人大代表徐诺金:加快资本项下人民币交易的开放
国际货币体系洗牌 香港离岸人民币枢纽地位渐显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