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问题的“第三条路”

2010-04-01 02:41:23

回顾历史,不难发现,中国与西方的贸易矛盾是一个国与国之间的老问题。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德国兴起之后与其他资本主义国家之间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而且引起了极其严重的后果)。只是现在中国与西方之间的贸易斗争集中体现为人民币的升值问题。

而在这一问题上,除了两败俱伤以及保持争斗现状的两种结果,有没有第三种可能:双赢?

出路:提供失业援助保障

“二战”后,西方社会意识到必须建立社会保障体系,从根源上解决贸易争端,以实现自由贸易。因此在19418月,英美两国领导人签署的《大西洋宪章》就主张建立社会保障体系来解决这种矛盾。

“二战”后西方社会也逐步建立起了相对全面的社会保障体系(英国在1948年就宣布建成了这一体系)。应该看到,这一体系对于西方国家之间的关系稳定与发展产生了极其重要的影响,尽管这一保障模式具有难以接受的不合理性(这些年来,西方各国非常努力地进行社会保障改革的原因就在于此)。

要打破中国与西方之间在人民币升值问题上的僵局,只有一个选择,即中国和西方社会可以接受失业,而不是阻碍或滞缓产业结构调整以避免失业或降低失业率。

实际上在任何市场经济国家,失业都是根本不可避免的。西方国家最近四十年的统计结果表明,人们的平均失业次数为7.2次。可是除了因各种原因不找工作的失业者之外,绝大多数的失业者都可以重新就业,而且其重新就业的时间平均为13周左右。失业时间只占整个职业生涯的4.2%。

所以,对于失业者应该全面援助,提供社会失业援助保障,也就是由社会保障体系“预支”未来的工资给失业者,待失业者重新就业之后再逐步偿还。

社会失业援助保障是一种建立在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基础上的新型全面社会保障,它从一定的意义上来看也是贷款,与一般商业贷款没有区别,因此社会失业援助保障也可以称为社会失业贷款保障。不过需要注意的是:社会失业保障的这种“贷款”与一般商业贷款也有本质区别:它是社会保障,如果收入低于贫困线,或者没有收入,则无须偿还。而且,获得这种“贷款”保障的同时,还可以获得相关失业保障税费减免。此外,它无须任何人的担保(而商业贷款一般则是需要抵押或担保的)。这三点是任何商业贷款都不可能做到的。因此社会失业保障“贷款”并不是一般的商业贷款,而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人性化的“贷款”,是一种新型的社会保障模式。

另一方面,社会失业“贷款”保障,与迄今为止的社会失业救济保障也不同—社会失业救济保障实际上就是社会救济,接受这种救济并不需要偿还,所以它实际上也就是一种施舍。而社会失业“贷款”保障则是社会援助,是需要人们在可以承担得起的情况下,连同利息一起悉数偿还的。因此它不是简单的社会救济,也不是施舍,而是一种新型的社会保障模式。

应该看到,这一社会保障体系,与今天西方社会救济保障体系所形成的大锅饭有着本质的不同,而且它是非常符合各取所需、各尽所能的社会基本公平原则的,是社会主义合理性(全面帮助每一个社会成员)与资本主义合理性(等价交换原则)的巧妙融合。

前景:化解各国经济纠纷

实施失业援助保障,绝大多数的“贷款者”是可以偿还给社会保障体系的。绝大多数的失业者的困难都是短期的,是个人资金链的暂时断裂。当然也不能排除,有一些人未来的收入不足以自我保障,例如丧失了工作能力的残疾人士、因意外而突然去世的人士和绝对的低收入者。可是这样的人比例并不高(按照联合国伤残人士统计标准,应该不会超过人口的5%)。

另一方面,实施了援助保障,就无须再实施救济保障。因此社会保障体系可以节约巨大开支—社会保障体系援助的对象越多,它所节约的失业救济也就越大。

此外,社会保障体系“贷款”给失业者不会产生赖账问题。因为任何社会保障体系都是由一个收费体系和一个付费体系组成的系统,这一系统应该可以也必须覆盖每个社会成员。赖掉社会保障的债就是赖掉了自己的社会保障。即使产生了,也不会有损失。所以社会保障体系本身就是一个天然的资金周转的安全保障平台。所以社会援助保障不会给社会保障体系造成亏损,而只会降低其开支。

应该指出的是,对当前的失业保障模式进行改革,由失业救济保障转为失业援助保障,无论对中国还是对西方社会而言,都是切实可行的。因为它非但无须政府投入资金,且可以使社会保障体系节约巨大的开支。

而且,社会失业援助保障的实施,不仅可以从根本上化解中国与西方在人民币大幅度升值问题上的僵局,更将会使中国和西方社会经济的发展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

第一,中国和西方社会都将会进入一个没有失业问题的新时代。因为失业可以预支未来的工资,因此任何人都无须担心失业。另一方面,失业也不会给社会带来任何经济负担—因为失业者预支的工资是需要连同利息一起逐步偿还的,除非其收入永久性地低于贫困线。而这种收入永久性低于贫困线的失业者,所占比例还不到失业者的5%

第二,失业援助保障的实施必将使雇佣关系发生深刻变化。任何无良雇主克扣雇员工资、残酷压迫雇员的基础都消失了—因为任何雇员都可以立即辞职,人们的“独立经济人格”就会形成。

第三,失业援助模式的实施,必将导致西方和中国社会的失业、教育、住房、养老和基本福利等一系列的保障模式的变革—由社会救济保障发展成为效果更好、标准更高和更为公平合理的社会援助保障。因为失业援助保障的基本原则同样适合这些方面的社会保障。

第四,政府财政赤字的大幅度迅速降低。

第五,失业援助保障的实施将会对西方资本主义经济产生巨大的影响。实施社会失业援助保障,即使发生经济危机,也不会造成社会动荡—因为经济危机之所以是危机,关键还是在于大批企业的倒闭引起大量的失业。

作者系旅澳学者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携程发布2020Q1财报:实现营收47亿人民币 高星酒店引领复苏潮流
人大代表徐诺金:加快资本项下人民币交易的开放
国际货币体系洗牌 香港离岸人民币枢纽地位渐显
人民网报告肯定“五五购物节”提振消费新模式 拼多多等平台引领线上线下新消费融合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