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大旱影响粮价?

2010-04-01 03:48:38
西南大旱,耕地受损,夏粮减产已是定局。目前,旱情已经触动了部分农产品的神经,灾区粮价上涨压力倍增。一时之间,舆论普遍怀疑,持续的旱情会导致全国粮价上涨,进而加重通胀预期。但统计部门的调查结果和一些业内人士的分析又并不这么认为。大旱之下,粮价上涨究竟只是人们的一种心理预期,还是确有可能?粮价,涨还是不涨,国家宏观调控的力量能有多大?

“我们这里可能也要涨价。”328日下午,米铺老板陈凤永说,“不是我们要抬高价钱,是我们的进货价会缓缓地上涨。”他在北京市王四营乡盛华宏林粮油批发市场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铺位,每天可以将约3万多斤东北大米出售到北京的各个小经销商手中。

在西南,一场大旱正在持续。根据国家防总统计的数据显示,截至322,广西、重庆、四川、贵州、云南5省市耕地受旱面积为9654万亩,夏粮减产几乎成为定局。在重庆市最大粮油交易市场盘溪粮油批发市场,大米的价格普遍上涨,相比年前每斤上涨了7-8分钱;云南将会有超过1000万亩播种面积绝收;而贵州的缺粮问题将会在夏秋交替之际凸显出来,约313万人需要口粮救助……一时之间,大旱或将导致全国粮价上涨的说法在坊间频传。

“我认为西南干旱,在期货市场也好,现货市场也好,对中国粮食的价格影响不大。”面对人们的猜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崔晓黎解释道,“况且,现在中央的意图是希望粮食价格稍微涨一涨,能够将存在国库里的粮食顺价销售。”

有波动但“涨不起来”

“西南旱情对当地粮食生产的负面影响巨大,考虑到目前已播种作物重旱面积占当地耕地面积9%以上,且有近5%面积完全绝收,本年度西南地区夏粮的减产幅度将达10%以上。”北京东方艾格农业咨询公司在一份报告中说。

而据统计部门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在2月份,灾情严重的云南省CPI月度同比涨幅为3.2%31-10日,整个西南地区粮食类普遍呈上涨态势,其中籼稻上涨0.17%、粳稻上涨0.46%。而中国气象局局长郑国光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即使西南旱区最近几天有小雨,也至少要到5月下旬,旱情才会得到根本缓解。

“受天气、库存等因素影响,农产品自然而然会有波动。像云南,水稻产量不低,但对大米的依赖度比较高,消费比例也较大,而且居民家里的库存应该不会很大,”中稻股份总裁赵毅说,“所以西南干旱对农产品价格会有一定的影响。”

但作为一家专门从事东北大米综合深加工的民营企业,中稻并没有因为干旱而感觉到价格上的风吹草动。“从企业上说,行情一直很平静。”赵毅说。

“西南局部地区的粮食生产受的影响确实比较大。”崔晓黎表示。据测算,西南地区总耕地面积2.5亿亩左右,这次将近1亿亩受灾,估计对当地粮食影响应当超过30%以上。但崔晓黎认为,从全国范围来看,西南地区作为粮食非主产区,其播种面积和产量分别仅占全国17.4%15.8%,重旱地区更是仅占全国耕地总面积2-3%左右,对全国粮食生产的影响并不显著。

根据国家粮食局发布的消息,为了解决灾区粮食短缺的问题,国家粮食部门已决定向云南、贵州、广西、重庆、四川及甘肃等旱灾地区调粮142万吨,以确保西南乃至全国粮食市场不出现大幅波动。

据悉,在这142万吨粮食中,最低收购价小麦30万吨,调出地区为河南;最低收购价籼稻谷54万吨,调出地区为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国家临时存储玉米58万吨,调出地区为内蒙古、吉林、黑龙江。这批国家临时存储粮食跨省移库计划的截止时间为今年7月底,力争在主汛期到来之前完成。

“目前粮食收购价是每斤九毛二三,如果市场的价格上涨了一毛钱,国家粮库一定要大量地抛,把价格压下来。因为政府最终要考虑的是,粮食如果大幅度上涨,势必会引起劳动力的价格上涨,这又会直接冲击到外向型出口。”崔晓黎解释,“我们经济对外向型出口的依存度很高,如果成本抬上去了,竞争力就会下来,很多现有的优势就会被挤到东南亚、印度去。”

“现在国家向西南灾区调粮142万吨,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我国粮食产量经过连续6年的丰收,国储系统现在存的粮食是2.4亿吨,不存在粮食短缺问题,价格涨不起来。”

粮价两难

“如果粮价涨到一定的位置,国家是会调控的。”有5年大米营销经验的陈凤永说,“所以粮食市场行情一直相对稳定,价格还算平稳。”据其透露,他每卖出1斤大米能赚1-2分钱。

“说干旱会导致粮价上涨其实是一种心理预期,其实国家对这事的评估是心里有数的。”作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的专家,崔晓黎对粮价真相和国家的意图了解得颇为清楚,“国家也希望粮食价格稍微涨一涨,能够把国库的粮食顺价销售。”

目前我国国储系统储存的粮食是2.4亿吨,而去年全国粮食产量是5亿多吨,粮库里的两亿多吨就相当于年总产量的40%,相当于市场上消耗的粮食的70%以上。如果按国际标准,以年产量的18%作为库存来算,我国库存里的粮食已经超出了这个数字。

“本来不用存这么多粮,只是国家历年来为了保证农民利益,把收购价格抬高,农民都把粮卖给了国家,以致出现这种局面。”崔晓黎说,“粮食收进来了,但国家一般要求将它们顺价销售,但市场的粮食价抬不起来,所以卖不出去,就在库里存着。”

进入新世纪之后,由于粮食连续6年丰收,导致市场的收购价都是低于国家设定的补贴价格,所以老百姓都乐于把粮食卖给国家。这样的结果是,粮食几乎全进了国家粮库,而国库则很难将它们顺价卖出去。按照我国的粮食库存制度,储备粮平均3年轮换一次,每年轮换1/3。按目前国家的总库存量,每年要轮换8000万吨以上,这一数量显然是极为庞大的。

“实在顺不出去,粮食的保管费用、还有银行利息等就成了沉重的负担,即使最后粮食按低价卖了出去,还免不了亏损。”崔晓黎说。所以,在某种程度上,这次旱灾给了国家粮食局一个抛粮的机会,因为旱灾减产,粮价会稍微上涨,库里的粮食就可以顺价销售出去。

“这次干旱,国家调粮142万吨,对国家粮库来说连个零头都算不上。142万吨与它比,简直不成比例。”崔晓黎算了一笔账之后说,“但国家也并没有大幅度抛的意图。抛得多了,市场价格马上就往下掉,农民卖粮的价格低了,国家还得给它补贴,因为我们还有保底价格政策,价格不能低于发改委公布的数据,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

“就中国目前运行的态势来说,在未来的10-20年,粮食价格上涨是一个趋势,但不可能涨得太快。”中国社科院的农村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李周这样认为,“自改革开放以来,农产品和工业产品的价格就形成了剪刀差,国家的目的也是大力发展工业,把更多的劳动力从农村转移出去,如果粮食价格上涨过快,会使事情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

市场短板

作为民营企业的老总,赵毅只能眼巴巴地看着142万吨粮食从各地运往灾区:“这个活,现在只能是由国有企业来做,而我们连发表意见的机会都没有。”虽然号称国内规模最大的粮食综合深加工企业,但在与国有企业竞争时,中稻股份还是会遇到“不公平和不透明”等烦恼。

“国家要把部分储备粮调出来,保证居民消费的供应,这很好。但这种机会,我们民营企业是无法参与的。”赵毅无奈地说,“因为国家不会公开竞标,也没有采取市场公开的方式。”

“现在这个月份,虽然西南大旱,但我们厂加工的东北稻米的价格是倒挂的。也就是说,现在卖出去的大米,企业是没有利润的,我们获取利润的最佳时机是在每年的7-9月份。”赵毅说,“在那个时间,库存会相对较低,再加上粮食也没到收割的时候,容易出现供应不平衡,品牌比较好的企业的利润能达到6%-8%。”

赵毅的另一个烦恼是,国家对粮食的管理往往会让他的企业吃亏。“现在经常出现的情况是,我们在收购的时候国家会鼓励价格往高走,让农民多一些收益。当我们收购完毕了,面向消费市场的时候,又会有一些政策让消费者得利。从政府的角度来看,我对此表示理解。但是否能有更科学的方法,让我们也得到更多的利润?”

“我认为,政府对农产品价格不要有太多的干预,基本上要让市场来运作。”崔晓黎说,“目前国家对粮食的态度还是有点保守,怕国家一旦缺粮时,拿不出粮食来。”

在我国,主管粮食的部门多次更迭,先是由国家粮食部主管,后来一度转向由商业部负责,现阶段由国家发改委负责,下设国家粮食局具体管理。“现在,40%的粮食都控制在国家手里。” 崔晓黎说,“现在对粮食价格的引导权在政府,发改委、农业部、统计局都有网络平台,不断地发布价格信息。它们机构虽然很权威,但无法及时真实地反映市场价格。”

“仅仅依靠传统的统计和预测,是很难给农产品定价的。比如今年玉米产量多少,全国有数十个机构都在作这种调研,没有一个是完全准的,都只能说是推论。但数据的准确性对指导下一年的生产和价格走势有很好的作用。政府如果能把期货的功能发挥得更好一些,对农产品的价格就可能会有很好的预估和判断。”赵毅说。

目前,我国有郑州、大连和上海三大农产品期货交易市场,可以就相关农产品和粮食进行期货交易。但在专家人士看来,目前我国的粮食期货市场还不够完善。

“因为粮食产量的30%-40%、市场消费量的70%-80%都控制在国家手里,所以我们的粮食期货市场都是在看国家,特别关注国家粮食局的动静。”崔晓黎说,“我认为国家不应该控制这么多,粮食都在你兜里,你说了算,这不是市场化,这样粮食市场没法运作。”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藏粮于地、藏粮于技”,两会各界热议发展智慧农业保障粮食安全
贺雪峰:新冠疫情定会带来全球经济萧条,土地和农村依然是中国稳定的根基
全球已处于“饥饿大流行”边缘,专家:恢复物流是关键
严海蓉:中国粮食独立自主程度有待提升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