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患不断 人才流失 规模萎缩 深圳公募基金业怎么走

2010-04-01 05:36:52

“宝盈基金、景顺长城、长城基金几个公司都有将总部搬迁到北京的计划。总之在深圳做公募基金,出事概率较高。”328日下午,在深圳新闻路一家星巴克咖啡厅,某基金公司经理王一飞(化名),端起手中的拿铁咖啡,一边喝一边对记者这样说。

行业气候没有京沪好

“自融通基金张野事件后, 景顺长城、长城基金又出鼠灾、最近又出了大成基金袁健跳楼自杀事件,深圳的基金公司一片震荡,行业气候没有北京、上海好。”

“深圳基金不断爆出老鼠仓,可北京、上海难道就真的没有老鼠仓吗?”在时代周报记者采访的深圳基金经理中,常常会听到这样的质疑。

“有很多基金公司传出风声,要把总部搬到北京去, 或者是有这样的考虑。”王一飞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自深圳证监局提出老鼠仓连坐制以来,在业内引发了轩然大波。

去年5月,融通基金原经理张野“老鼠仓”事件东窗事发;619,深圳证监局曾公开表示,如出现  “老鼠仓”等严重违法违规事件,除惩罚当事人,将实行“连坐”,追究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等主要领导的责任,并对基金公司进行相应处罚。

8月,景顺长城原基金经理涂强,长城基金原经理韩刚、刘海在深圳证监局的“突袭检查”中落网。

1231,景顺长城基金管理公司原董事长徐英辞职,景顺长城对外公开的原因是徐英女士任期届满离任,由原董事许义明先生代为履行董事长职务。

“这是一个很合理的解释,但很多基金公司董事长任职期满都是可以连任的,徐英为何在这个时候离职,不能不和证监会的老鼠仓连坐联想在一起。”深圳一位基金公司督察长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今年2月份,新华资产管理公司的高管名单中出现了徐英的名字,拟任新华资产管理公司副董事长。与此同时,另外一位基金高层、博时基金原副总裁李全,拟任新华资产管理公司新总裁。

315,融通基金董事长孟立坤和总经理吕秋梅忽然双双提出辞职,并已获公司董事会通过,吕秋梅的职务由公司副总经理秦玮代替。

外界将此解读为监管部门实施基金内幕交易连坐制度、融通基金公司为张野老鼠仓事件“买单”的结果。

融通公司3天后再发公告,称二人辞职是因健康原因。公告称:自张野事件发生后,公司按照监管机关要求,认真进行了内控整改,并于20101月顺利通过了监管机关的整改验收。公司新业务的发展已恢复正常。截至目前,没有任何方面因“张野事件”要求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离职。

公开资料显示,2009723,融通新蓝筹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戴春平辞去职务,融通通乾证券投资基金原基金经理郝继伦也已离职。

长盛基金公司一位内部人员证实,200910月,融通基金公司基金经理戴春平加入长盛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现任长盛投资管理部总监。

2009年老鼠仓风暴由深圳发端,涉及多家基金公司,这对深圳基金业整体品牌有负面影响,加速了行业人才流失,不少公募基金经理干脆辞职干私募去了。”宝盈基金的一位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有的基金换帅后业绩一落千丈,排名从几十位迅速落到几乎垫底的地位。”南方基金公司研究发展部一位研究员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业绩不振 规模缩减

作为市场化程度比较高的城市,深圳的基金公司通常在牛市中风格激进,但在上证综指上涨79.98%的2009年,深圳基金公司整体业绩却相当一般。

“南方基金的声誉已经没有往日的光彩夺目了,业绩做得并不好。”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深圳另一家“老十家”博时基金在2009年也表现平平,旗下业绩最好的一只基金博时特许价值净值增长为76.08%,处于中游水平。

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在2009124只标准股票基金排名中,南方基金旗下7只基金平均收益率为58.52%,大大低于71.54%的平均业绩。在主动型基金业绩不振的情况下,南方基金新发了4只指数基金来保持规模。

经历了2009年的市场洗礼,国内基金业京、沪、深、穗四地竞争的态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深圳基金公司延续了2008年的低迷,整体市场占有率在2009年进一步下滑,京、沪、穗三地基金公司却各自涌现出发展势头强劲的“新龙头”,其中的代表公司分别是银华、交银施罗德和易方达。

从具体公司来看,南方基金、博时基金、景顺长城基金、宝盈基金连续两年市场占有率出现下滑,而2009年末市场占有率较2007年末出现提升的公司仅有国投瑞银基金一家。

深圳和广州的基金公司在2009年呈现不同的发展势头。数据显示,广州基金公司的市场占有率由2008年底的8.07%增长到2009年底的10.26%,而深圳的占有率则下降了1.32个百分点。

一度是基金公司重地的深圳,近年不断有基金公司迁往北京和上海。此外,据统计,2003年以来新设立的39家基金公司中,其中总部设在北京的有7家、设在上海的有25家、设在深圳的只有5家。

“在自身表现不佳的同时,远要应对北京的崛起和上海的突围,近要提防广州的步步紧逼。深圳基金业想要再度拥有以前的繁华,比较吃力,深圳的公募基金正在走向没落。”一位在上海工作多年的某大型基金公司市场总监说道。

“基金之都”地位不保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深圳基金业逐渐丧失先发优势,在与北京、上海和广州的同业竞争中暂落下风呢?

深圳金融学会秘书长李春瑜分析:“一是近年来深圳基金界风波不断。融通、长城、景顺长城老鼠仓事件,宝盈基金‘换帅门’,还有什么‘分红门’、‘奢华门’、‘业绩门’等七七八八的事件,令深圳基金业疲于应付,错失了很多发展机遇。二是深圳基金公司整体业绩表现和风格特色不够突出。与华夏基金整体业绩加明星基金经理、易方达基金大力发展指数化投资产品、兴业基金的风控到位业绩稳健相比,深圳基金公司的表现不尽如人意。此外,深圳吸引力下降导致人才流失比较明显。一是公募基金经理向私募基金流动的趋势仍没有变化,二是深圳公司高层从业者向上海、北京的流动比较多,相反从上海、北京流向深圳的比较少。”

“不过,毕竟深圳基金业有着很好的基础,只要行业中人能够深思熟虑、扬长避短,深圳基金业的前景依旧可期。”李春瑜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刘永好:建议设立生猪产业发展母基金
日光基一天卖出150亿:基金发行再现两极分化
“链上海南”:10亿基金打造区块链产业生态
“大满贯”基金经理刘旭出击持有期模式基金 大成睿裕六个月持有期股票发行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