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其雄:用最朴素的道理捍卫钓鱼岛

2010-12-09 01:25:03

本报记者 龙婧

如果用泛政治化眼光来看,詹其雄更像中日在“钓鱼岛之争”中的一个符号。但他用自己最朴素的行为,证明了“钓鱼岛是中国的”这个事实。

9月11日,这位闽晋渔5179号的船长在钓鱼岛作业时,与日本海上巡逻船发生碰撞,随后被日方以“逃避检查”为由,非法拘留长达17天。

在拘留期间,这位17岁上船,打了24年渔的船长,一直拒绝认罪。因为“钓鱼岛是中国领土,自己在钓鱼岛海域捕鱼作业是正当的。”“如我认罪,将会成为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

最终,他回来了。他下船后的第一句话是“我以后还要去钓鱼岛打渔”。

没想当英雄的渔民

詹其雄最后一次出现在媒体面前,是10月21日的泉州电视台演播大厅。那天,他被评为泉州市敬业奉献模范。接过奖项的他,很低调地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如今,他依然不愿意接受采访,只是说自己很好。而他的邻居说,詹其雄在谋划着买一条船。

在被日本人扣押之前,詹其雄从没想过去当英雄。

跟所有在海里讨生活的人一样,他精瘦,脸被海上的太阳晒得焦黑。认识他的人说,他豪爽但内向,不爱讲话,但人很厚道,很好相处。

他也没受过多少教育。詹家兄弟四个,靠着父亲在外打渔维持生计,因为家贫,詹其雄只读到小学四年级就辍学回家,17岁开始跟着父亲下海打渔。没多久,父亲去世,全家生活重担,压在他一个人身上。家贫和父亲早亡,这让詹其雄28岁才经人介绍娶了比自己小5岁的妻子陈婷婷。陈婷婷能干,会持家,而詹其雄随着捕鱼的岁月渐长,也成了深沪港里数一数二的船长。在他们夫妻努力下,家中日子渐渐改善,虽然在他们那个渔村里依然算中游偏下水平,但比起以前,已经好过了太多。

詹其雄的愿望很朴素,多赚一点钱,然后自己买条船,让家里的生活更好一点。而作为船长,詹其雄的任务就是带着水手们找到鱼群,然后网住它们。

两者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要打更多的鱼。

被钓鱼岛改变的生活

要打渔,就要去有鱼群出没的海域。

詹其雄出现在钓鱼岛海域,就是因为那里出现了大量近几年来已经很少见的剥皮鱼(绿鳍马面鲀)。这种鱼在鱼市里要几元钱一斤,已经算是比较贵的。

1972年美国将琉球主权移交日本时,一并将钓鱼台列屿的行政管辖权也交给日本,在外界的抗议下,美国人表示,钓鱼台列屿的移交,与主权无关,但事实上,却让中国和日本,在此后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就钓鱼岛主权问题,存在极大争议。

国与国的争议,并不影响渔民们去这片海域作业。这片备受争议的海域离深沪渔港并不远,300多海里,船突突开过去,20多个小时就到了。这也不能算他们越界,每个船长都一直严格按照海防线的标识去打鱼。他们的手上和渔船机器上,都有一张海防图,中国的海岸线画得清清楚楚—当然,钓鱼岛也画在其中。而另一个原因是,他们的父辈甚至父辈的父辈,都曾在钓鱼岛打渔。遇上风浪,他们还会去“蛇岛海峡”避风浪。“父亲那辈人,还去岛上捡过鸟蛋。”

渔民们从来不觉得,那是日本人的地方。

詹其雄同样也不觉得。他不是第一次去钓鱼岛海域打渔。这些年,七七八八也去得不少。他的母亲说,儿子17岁就跟着父亲去过钓鱼岛,父亲去世后,他陆续又去过几次。每次,都平安无恙地回来了。

随着中国在东海问题和春晓油田开发上的主权开始明确,日本巡逻艇对中国渔民在这两年,逐渐严厉起来。渔民一靠近有争议的海域,就会遭到日本巡逻船的驱逐,甚至,会遭到日方人员携带武器上船,检查甚至没收渔具。

这一次,当大量鱼群出现在了钓鱼岛海域时,中日关于东海问题的争论,也进入了胶着阶段。

在无数偶然和必然因素的叠加下,詹其雄被非法扣押了。

在他被扣押的17天中,詹其雄不知道国家与国家间的博弈,也不知道他的奶奶在听闻大孙子被抓后,急怒之下去世;他的儿子,也因为惊吓,生了一场大病。至于他的亲人,个个都哭红了眼睛。

这位执拗而朴素的渔民,只是一遍遍对日本检察官重复着中渔民中最简单的常识:“我们祖祖辈辈都在这里打渔,钓鱼岛是中国的。”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LED照明行业专利风云再起,晶丰明源捍卫自主创新,起诉必易微电子
房企业绩达标率“两重天”:有人稳坐钓鱼台,有人Flag将倒
冠军捍卫战持续:2022,上汽奥迪悬念待解
北京最贵豪宅“尾盘之痒”:降价50% 钓鱼台7号3月零签约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