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考核压力迫近 央企主辅分离题难解

2010-03-25 02:08:55

“一个纲领,其基本命题是,并非追求利润的自由企业制度已在这一代人中失败,而是尚未经受考验。”哈耶克在《通往奴役之路》里把罗斯福的这句话放在了最显著的位置。

对于主业并非酒店业的央企来说,大多数酒店并没有为央企的价值最大化做出贡献。这或许会对央企负责人的EVA(指企业税后净经营利润减去投入的全部资本)考核造成压力。

125,国务院国资委企业改革局发布公告:中央企业非主业宾馆酒店分离重组工作将从2010年全面展开。318日下午,国资委宣布78家不以房地产为主业的中央企业将退出房地产业务。

一场涉及上百家央企下属的超过2000家酒店的重组已经开始,这意味着账面资产超过千亿的央企酒店资产重组,将给国资委为日后更多更敏感的辅业剥离提供经验,而地产业也将成为经验的来源之一。

但显然,这并不是一件易事。

马文的“战争”

就像一口浓痰,在32122日的休息日里,沙尘暴将北京裹得密不透风,这让马文(应受访者要求,化名)给自己找了不去上班的理由。

他并没有如愿以偿,马文的电话几乎5分钟就响起一次。他不得不换好衣服回到酒店。但他没有穿工作服,这是为了提醒自己,周末而已。

他的酒店隶属于一家大型国有能源企业,虽然酒店的五星级牌挂上没两年,但作为掌舵者的他却要带着自己的兄弟们做转型的准备了。

“这真是个如履薄冰的差事。”在国外7年的生活习惯,让他对国企的诸多潜规则都感到不适应。“我们的确是在着手转型,但并不像国资委所说的,我们会交给市场或者无偿赠予某个酒店集团,那都是扯淡。”

实际的问题是,在这场转型里,马文需要对酒店里超过500名的工作人员和他的上级有个交代,至少不能让投资无法收回。

这让他不得不思考国资委这个政策究竟有多靠谱了。

“春节以前,国资委出了通知,说将在3月底公布第一批剥离央企的酒店名单,但眼瞅着3月就要过去了,这事竟然还没个信。”基于这一点,马文总觉得国资委这个政策的出台并没有太大魄力。“如果是有了足够的把握,这显然就会是一个强硬的政策。”马文说。

堵住国有资产流失的必要之举

实际上,央企主辅分离改制重组工作已经进行了8年有余。

2003年国资委成立、李荣融担任主任以来,即以要求央企做强主业为目的,开始进行央企的主辅分离进行摸底调查工作。然而时至今日,央企主辅分离改制重组工作时间表一推再推,仅仅达成目标任务的60%-70%

但国资委发展研究中心党委书记兼主任李保民认为这已经是个不错的成绩了。“这样大规模的改革,前期的调查工作一定是占用绝大多数时间的。比如我要动你,我肯定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对你的背景、能力、资质做各种调查,摸清楚了,再想好解决办法,一旦出招,变革的速度就会很快了。”

这让他对酒店和地产剥离重组的政策显得相当有信心。“我们已经处在最后的攻坚阶段了。”不过关于地产方面,李保民苦笑了一下:“如果他们早点被剥离出去就好了。”他的意思是,近年来的房价高涨,几乎所有的骂名都被国企背着了。

不过他也没有回避马文的疑虑。“这次改革显然也考虑到了对央企领导的EVA考核。”

目前的情况是,大部分央企在投资建设自己的酒店时,都投入了过亿的资金,但对于酒店的管理者来说,每年盈利数百万便有了交差的条件。“还有一部分甚至在亏损,所以一旦有了EVA概念的话,我们必须要求央企至少要把投资的成本收回来。”

谈及酒店利润对于央企领导EVA考核成绩的“微弱”影响,李保民有些振奋:“这就说明了我们的工作正在细化。”

“这次改革酒店的资产已经上千亿,虽然对于国有资产去年实现的7977亿税后利润和18万亿的国有资产比起来显得微乎其微,但我们的工作就是需要令国有资产能保值增值,过去说国有资产流失,现在我们必须要从各个环节来堵这个漏。”

用行政命令来要求?

“酒店剥离出去的思路是好的,比如说挖石油的在卖包子,这说不过去。”马文话锋一转,“但是现实的问题是,这些包子是央企的下属酒店,这些企业的老总也并不是等闲之辈,国资委要动他们,怕是阻力很大。”

目前,大部分央企的老总都是部级,国资委也是部级,“虽然国资委是政府部门,但大家的级别都在那摆着,这里面的关系错综复杂。”马文喜欢说一些话糙理不糙的话。“不少央企都有些很强的政治背景,国资委是和他们称兄道弟,还是用官方的行政命令来要求他们,都会是我们做央企酒店在猜测的事。”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李保民对此丝毫没有回避。“这就是历史问题带来的改革成本,过去在国有企业改制的时候,这就是棘手的问题。”

“每次改革的时候,总是在争你是副部级,我是正团级,他是正厅级,不过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现在的改革方式也在发生变化,比如这次对酒店和地产业剥离的改革,我们从2003年就开始摸底,对他们的基本情况已经基本掌握了,并且在改革之前我们做好了所有关于人事档案、社保等方面的保障,而且还有3-5年的期限,这意味着我们彼此在改革的问题上从制度和心态都发生了变化,会更加宽容一些,这种做法给未来的改革提供了经验。”

虽然马文和李保民没有直接对话,但马文依旧对这次改革的初衷心存疑虑。他觉得作为央企,有个酒店实在是情理之中的事。

“作为央企,有个自己的酒店,方便接待,于情于理都有存在的必要。”而从另一方面来说,作为一个央企,养活一个酒店实际上也并不是难事。“我们的大东家(大型能源央企)2009年的近利润接近100个亿,受金融危机的影响,我们酒店当年的亏损是3000万,这对于100亿来说,这并不算什么。”因此对于目前媒体普遍猜测的EVA考核标准,马文算了一下。“只有在目标值3%的基础上才有增减分数,我们这个酒店的亏损,连0.5%都够不上。”

大势所趋  难题待解

而另外一个问题是,自国资委成立以来,愈发强调了央企辅业中社会、政府和企业的关系。

“最开始,我们剥离出了央企中的医院、学校、公安这种应该由政府承担的职责进行分离,而食堂、车队这种类型的环节,应该充分社会化,交给市场经济来掌控。”

这种大环境的推进,让管理酒店的马文相对头疼。所以在半个月以前,马文只好着手自己酒店的转型。

“国资委在央企酒店剥离一事上,给了国有产权无偿划转、协议转让或市场转让三种方式,第一种的可能性极低,而作为后两者,央企不可能不收回前期的投资成本,这也断定了买家必须有足够的实力。”

3天前,马文曾与前来接管酒店的企业进行谈判,尽管对方给出了极为诱人的条件,但考虑到自己的弟兄和领导,马文还是得罪了对方。这让马文坚定地走上了第四条路。

“我们的酒店在北京二环以内,抛开一切不算,仅仅是酒店的地皮价格都已经是天文数字,这样的资产,任何一家母公司都不可能放弃。”所以马文决定让酒店变成有部分酒店功能的写字楼。

“我们必须要保证母公司的利益不因为这一次的政策而受损,因此在五星级酒店的基础上,我们会对这个物业进行改造,虽然是以写字楼为主题,但我们仍然会在这个物业里保留酒店的接待以及会议功能,而我们这套班子,也将转型为一支物业管理团队。”马文觉得自己在这个过程中的角色越来越不对。“我就像母公司的一个奴才。”

不过这一切都只是马文的准备工作,他并没有为这个转变签订过任何的协议。“我们集团的风格是做好准备而已,但在实际操作来看,我们还得以国资委最终出台的酒店名单为准,如果这个名单迟迟不出台,我只会维持现状,静观其变。”

这样的状况让马文的好友华容(化名)产生了“幻想”,她是国资委直接管理的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总经理,但由于其主题就是酒店服务业,所以她一点也不担心这次的剥离会对她造成压力。“说不定在这次的剥离中,我们这样的央企能接管很多那样的(央企下属需要剥离的)酒店,对我来说,这是一件值得挑战的事。”

华容所在的央企,类似中旅和华侨城,或许在政策面前,他们有了接管央企被剥离酒店的优势,但马文认为,“这一点也不现实,我们原来的人员怎么分配,原来的债务谁来背这些都是问题,所以还不如自己转型。”

至于这次超过2000家的央企酒店究竟会如何,马文唯一能说清楚的是:这并不容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发改委:打造国企混改政策升级版,探索新监管制度
三年行动方案将出 国企负债率难题待解
央企3月营收数据回暖,“两桶油”仍承压
央企十年“退房”路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