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前总理他信:何处是我家

2010-04-01 03:50:54
自2006年军事政变下台以后,泰国前总理他信就一直四处流亡。虽然流亡的地点不断在变,但他从未放弃过任何东山再起的机会,而他神秘莫测的行踪,也成为了关注的焦点。

就在红衫军为推翻泰国现任政府举行游行示威之时,他们的精神领袖他信在哪里呢?

在黑山共和国。

315英国外交部取消他信的签证后,这个东欧的小国家成了欧洲最后一个愿意收留他信的国家。在泰国,红衫军血洒曼谷,掀起一轮又一轮示威高潮,而他信则不知不觉地成为了一名黑山共和国的合法公民。

“他信·西那瓦先生已于今年313日大约中午1230分乘坐私人飞机从迪拜抵达我国蒂瓦特机场。他信先生是一名黑山公民,正身处我国。警察局因此不会对他信先生采取监控措施。”黑山警方发表声明说。

“我现在,就像一只老鼠,”在接受德国《明镜周刊》采访的时候,他信表示。尽管这位前总理依然富有,生活依然舒适,但漂泊不定的日子,让他的内心始终无法安定。

流亡伦敦记

2006919,他信在美国参加联合国会议时,时任泰国陆军总司令颂提·汶耶拉卡林发动军事政变,宣布解散他信领导的看守内阁,废除1997年修订的宪法,并成立国家管理改革委员会全权接管政权。

此刻的他信,正在从美国飞往伦敦的路上。在飞机上,他接受了英国广播公司(BBC)的访问,口气中透出少许无奈:“我没想过会发生这种事……来的时候,我还是总理;走的时候,已经失业……我请缨为国家效力,假如大家不想再要我,我不会强留。”

也许他并未想到,漫长的流亡生涯由此拉开。

被驱逐以后,伦敦成了他信流亡的首站。据采访他的泰国女记者苏妮萨·勒特帕加瓦透露,在伦敦的他信并没有那种政治逃亡者的落魄,相反,他的生活异常舒适:他信会在豪华的高尔夫球场挥杆,在高级超市购物,骑自行车,买比萨饼,喂儿子吃生日蛋糕,游览水族馆等。

他甚至斥资8160万英镑(约合1.62亿美元)收购了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的曼彻斯特城俱乐部。泰国法政大学政治科学专家分析,由于很多泰国人是英超球迷,他信的大手笔收购,很可能是为了提高泰国国内的关注度,让泰国选民不会忘记他。此外,这一交易还可以帮助他信从国内转移部分资金,同时也可能成为一项能赚钱的成功投资。

在苏妮萨所著的书中,他信为妻子和两个女儿选购手提包,还同名为莉迪娅的泰国流行女歌手一起唱卡拉OK。这名女歌手有时还陪伴他信购物。英国《独立报》援引他信儿子的话说,“她就像是他信的另一个女儿。”

除了购物、旅游,他信社交活动也不少,为此,他甚至拥有8部手机和20张客户身份识别卡。

“尽管他试着保持轻松,可从他眼神深处,我能感觉到他隐藏的痛苦。”“他几乎在我面前哭了出来,他难以掩饰自己的情绪。” 苏妮萨说。

不过,他信在伦敦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2008年,他信再度返回泰国,由于泰国最高法院在10月份以涉及腐败的罪名缺席判处他信有期徒刑两年,他不得不再度离开祖国。

此刻,英国已经吊销了他的护照,冻结了他据说40多亿美元的资产,强迫他将英超曼城足球俱乐部卖给阿布扎比的谢赫·曼苏尔。他的妻子朴乍曼也在此刻与他离婚。

几国辗转往返

英国护照被撤销后,如果在此时返回泰国,那么等待他的将是两年监禁。由于泰国颁布了一个对其前总理的逮捕令,一些西方国家也在逐渐与这位他们昔日里亚洲最大的同盟者保持距离,很快,德国也撤销了他的居留许可。此刻,他信能做的,也只能是无谓地耸耸肩。

不过他并未对此沮丧,而是选择了下一个目的地—阿拉伯。在接受阿拉伯媒体采访的时候,他淡淡地笑着说:“你知道世界上有多少国家?有197个。只有17个跟泰国签订了引渡条约。好的方面是,只有10个国家的条约是生效的。因此,你们不用替我担心,我还是有很多地方可以去的。”

迪拜就是那些可以去的地方之一,他信在那里的一个阿拉伯酋长国五星级酒店享受着舒适的生活。他还可以通过这里的设备,向泰国国内的支持者发表演讲。

他自嘲自己的困境“是紧张忙碌的几个月”,而且有继续变得更忙的趋势,因为他信表示了他准备政治回归的决心。他还关心如何应对全球贫困问题,重组东欧的医疗制度—尽管他是亚洲人。他准备建立一个庞大的基金会,来帮助亚洲应对金融危机的冲击。

2009年,泰国外交部向阿联酋外交部及警方递交泰国法庭针对他信的逮捕令。双方进行磋商后阿联酋方面对引渡他信一事表示支持。不过,包括《曼谷邮报》在内的一些泰国媒体都大呼“为时已晚”,他信此刻又离开了迪拜,不知去向。

此后,如果留心世界各地媒体报道的话,能时不时发现他会在尼加拉瓜、利比里亚等国的踪影。一方面,他在这些国家找寻投资机会,寻求避难;另一方面,泰国政府也不断施加外交压力,让多个国家均禁止他信入境。

这一次,他选择了距离泰国最近的国家之一—柬埔寨。

被洪森“收留”

柬埔寨和泰国两国虽为邻国,但边境冲突时有发生。200810月,围绕柏威夏古寺的归属问题,两国边境地区一度发生了激烈的武装冲突。即使在他信执政期间,两国也因为吴哥窟的问题引发过矛盾。

对于柬埔寨来说,接纳这位充满争议的泰国前总理,与其说是对他信示好,不如说是向邻国示威。

在柬埔寨首相洪森邀请下,他信于200911月抵达柬埔寨首都金边,为柬埔寨经济界讲学。他信抵达后,就受到柬埔寨首相洪森的热情迎接。泰国各家报纸均关注他信在柬埔寨的行程:包括参观吴哥窟,和洪森一起打高尔夫球,接见来自泰国的支持者“红衫军”。

尽管柬埔寨的官员们表示这只是普通交流,不涉及任何政治事件,但他信此举,无疑为有些紧张的泰柬关系亮起了红灯。

不仅如此,柬埔寨政府不顾泰国现任政府的反对,任命他信为柬埔寨国家顾问,并拒绝引渡他信回泰国。针对这一决定,柬埔寨副首相兼外交部长贺南洪说:“它属于柬埔寨主权范畴,泰国无权干涉。”

最终,泰国未能引渡他信,洪森也利用了这一次机会,将泰柬两国关系再度放入媒体的头条,他信,则离开了柬埔寨,继续漂泊。

再入东欧小国

20103月,就在泰国红衫军反对示威活动掀起新一轮的浪潮之时,我们在东欧的黑山共和国,又发现了他信的踪迹。

黑山警方女发言人塔玛拉·拉莱维奇在一份声明中说,他信313乘私人飞机,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迪拜飞抵黑山蒂瓦特机场。尽管此前泰国政府已经警告过黑山政府,但由于他信现在持有黑山护照,泰国当局已无法引渡他。

至于,他为何能够成功入籍,目前没有人能解释说明。

不仅如此,他信的法律顾问诺巴敦·巴达玛向泰国通讯社证实称,他信还决定投资当地的酒店管理业。

此前有消息称,由于他信在迪拜停留期间仍参与和指挥泰国国内的反政府政治活动,其在迪拜境内曾享受的一些特权已被取消。

塞尔维亚贝塔通讯社报道说,他信近日在自己的网页上发布了近期拍摄的一些照片,照片显示其曾游览黑山布德瓦的古城区,并与当地居民交谈。不仅如此,相册中还有一些照片证明。他曾在不久前到过乌干达、黎巴嫩、约旦、俄罗斯、坦桑尼亚和柬埔寨。

很明显,短短的一段时间,这位泰国前总理已经在亚非欧多个国家来回穿梭,但他从来没有放弃,对泰国国内政治的参与。

“我可以四处旅行,一般在同一个地方待的时间不会超过两周,我还需要打理自己的一些商业活动。红衫军独立运作,自己决定他们要做的事。他们有时会打电话征求我的意见,但不一定就全听我的。在资金上,我也不能给予支持,因为我在泰国的资产都被冻结,我没有多少钱,”他在接受德国《明镜周刊》采访的时候表示。

他信的下一站将在哪里?也许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中国荧屏渐涌泰剧热潮
洞穴救援生死时速,第8名被困儿童被救出
京东金融出海第一站 去现金为王的泰国做支付
贵为泰国政坛磐石,普密蓬还是“东南亚粮仓”推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