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者有其屋”的愿景何时清晰

2010-03-25 03:31:13

今年两会关于“房价”的问题一直保持在一个亢奋的状态,相比前几年,是不多见的,而且各方立场鲜明,值得玩味。

先来看地产界的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地产500强百步亭集团董事局主席茅永红:“老百姓没有买房能力,就不要来埋怨政府、社会和开发商。房价不能打压,而且也打不下去。”张杰庭委员的“老百姓有老百姓的活法”,以及中国地产界最具争议性的人物之一、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的附议:“茅永红和张杰庭说的是实话……买不起房子就别指望房子降价。”

再来看政府官员的说法。温家宝总理说:“本届政府任期内能把这件事情管好。”以及住建部部长姜伟新表示:“中央抑制房价过快上涨的决心大。”

还有所谓的社会精英阶层。全国政协委员杨澜表示,“中国二、三线城市发展快,房价低,工资水平也不错,建议女性“蚁族”到那里去发展。”

……

这时,老百姓总算看明白了。有“脖友”怒道:“两会上也有人说房价不能降,但看看他们的身份,要么是房地产商本人,要么是所谓的‘砖家’。让房地产商自己革自己的命确实不现实,‘砖家’们还有没有一点民生意识呢?广东团一位重量级人物说现在一些医生的良心坏了,我想,能坏过房地产商和‘砖家’吗?—他们压根没良心!”

说“房子是财富像钻石戒指,低收入不该拥有”的无良商人,以及提议“买不起房就回老家去”的既得利益者,你们在生生剥夺老百姓的权利。

且不说《世界人权宣言》中“居住权是基本人权之一”的内容,笔者这里谈的是这样一条内在逻辑:“居者有其屋”是我们每个人内心的美好愿望,是希望通过个人奋斗,有一天能有一个美好的家园,而现在之所以有民愤,是因为这个愿望眼看着这辈子都实现不了,并且因为社会不正当的竞争和不正常的秩序,导致有房子的人有更多的空置房,而没房子的人,可能连申请经适房、租赁房的资格都没有。

老百姓在乎的,终究是个“理”字,即社会可以有适当的贫富差距,但总得让我们留有念想,一辈子总该买得起一套房吧?而不是最终老老实实地回老家。

回过头来看中国的房价问题,高房价的成因其实很清晰:地方政府和地产商“抱团”,都要当利益主体,两个“老大”都要追求利益最大化,房价怎么可能跌?

我们很感谢这次两会,它是一次关于“房价”的全民扫盲。我们终于知道:土地费用、建设成本、可能的潜规则费和利润之和,应该就是房价。而且今年两会也总算弄清了建设成本仅占两成,剩下来就是良心账了—房地产商敢说自己不是暴利吗?

但也有房地产商将责任推给地方政府,称“土地就贵,成本那么高,房价能不高吗”?于是看到不少城市一二把手纷纷表态:“在房价问题上政府不与民争利。”

事实上争了就争了呗,但“和谐”的两会不允许出现“不和谐音”,先表态,说是一回事,做是另一回事。有境外媒体这样评论我们的两会:一年一度的“两会”是件“大事”,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议会,开个例行年会会有这么热闹。因为不需要质询官员,不需要了解其他省市代表的意见,不需要面对面辩论,不需要争取选票,不需要向选民负责,不公布投票记录,只需要说一大堆“正确的空话废话”,然后“一致通过”。

地产商与地方政府可以如此心安理得地推卸责任,最大的原因就是他们深谙房价问题不是一个孤立的问题,以住建部为例,即使近日来姜伟新频频表态,但他也知道,这不是住建部一家可以解决的问题。

住建部副部长郭允冲说得很无奈:“房价调控需要多个部门协同配合,需要增加土地供给,还要金融、税收等部门和行业的支持才行。住建部调控房地产市场的手段很少,几乎没有什么手段。因为土地在国土部门,税收在税务部门,金融在银行部门。”

大多数老百姓没有想过自己要拥有几套房,这是不愿意舍弃既得利益的人将房子的商品属性强加在了老百姓身上,老百姓只是希望在这个社会里清楚知道自己的位置,廉租房、租赁房、经济适用房、商品房……每个人对号入座,而不是轻易地被赶出一座没有自己位置的城市,更何况,在中国,老百姓自由迁徙是要付出很高代价的。

作者系资深媒体人士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房价越看越涨 深圳屡现新盘“日光”
时代早课 | 企业可缓缴住房公积金
住房公积金存废之争:还没到动“蛋糕”的时候
评论:物业战疫,彰显社区治理的新型价值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