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华德:我并未远离政治

2010-03-10 23:54:19
参加活动,举办演讲,接受采访,卸任后澳大利亚前总理约翰•霍华德并没有闲着。虽然他比前任看起来要更加淡定,但是仍然摆脱不了政治和权力的影响。

即使在2007年大选失败之后,曾成功连任3届澳大利亚总理的约翰·霍华德,生活仍然无法平静。

20071124,历经几个月的澳大利亚总理大选在这一天将揭晓,已经连任3届总理的霍华德仍旧信心满满,即使一名反对者冲到他面前大叫:“你们不能选一个恐龙!不能!”

直到当天晚上7点最终结果公布,已连任3届总理的霍华德才终于相信,多数的澳大利亚选民的确不再青睐于他,转而投向工党的领袖陆克文。失败后的霍华德表示,他非常荣幸担任澳大利亚联邦总理那么多年,希望工党政府能继续带领澳大利亚取得更大的成就。

如今的约翰·霍华德身在何处呢?

答案是,他似乎过得还不赖。

在一次接受《国际先驱报》的采访中,霍华德显得很放松,对于当年的结果并不后悔,甚至有些如释重负。“我现在过的是完全不同的生活。”霍华德说,脸上仍旧挂着自己招牌式的微笑。

但这并不代表,他完全远离了政治。

“失败者”的生活

运动是霍华德的例行活动之一,年近70岁的他仍然坚持每天都进行锻炼。如今,他每天早上7点半左右起来快走锻炼,以保持身心健康。

“我并不觉得这是我会放弃的东西。”他是这么说他的运动信条的,不过在某些分析看来,这更像是他的政治理念:坚定而始终如一,规律而不浮夸。

在澳大利亚《悉尼晨报》看来,霍华德显然比他的前任保罗·基廷要淡定得多,后者无法接受自己权力的流失,对媒体关于自己倒台的报道也充满着愤恨。

“如果我因此而说出一些怨恨的话,我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霍华德解释道。“我非常幸运,在国会待了整整33年,我成为了这个国家的总理,并且连任了很长一段时间。无论如何,我都没有理由和资格说后悔。”在哈佛大学演讲的时候,他是这么对下面的学生说的。

“如果你坦率而诚实,恐怕你赚不了太多钱,不过,钱不代表一切。老实说,如果我的生活可以重来,我将会选择一种很不一样的方式。”他这么说道。面对卸任后的生活,他也确实在寻找一条新的出路。

作为众人皆知的板球迷,霍华德在2007年卸任后,开始满世界地观看板球比赛,并且是一家以板球传奇巨星布拉德曼命名的基金会的主席,很快,他又多了一个新的头衔。在201032举办的世界板球联合会的例会上,霍华德成功当选该协会的新任主席,任期到2012年。

“这将不仅是一段令人难忘的经历,也将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70岁的霍华德说,俨然回到了当年的总理岁月。

未忘昔日老友

不过,和克林顿、鲍威尔还有布莱尔一样,霍华德在卸任后也不忘满世界走穴露面,并不时对以前的老友们“示好”。

在英国访问的时候,霍华德接受了电视台的访问,当问及前首相布莱尔时,他说:“我本人很欣赏布莱尔。他睿智机敏,在我任澳大利亚总理、他当英国首相的日子里,我们相处得很好。”

他甚至为布什进行辩护:“但请容许我为自己的老朋友说一些辩护的话。现在人人都在谈论G20会议,大家别忘了,第一个召集国家领导人召开这个会议的人就是美国前总统布什。”

面对老友的力挺,布什也适时地投桃报李。在卸任之前一个月,布什在华盛顿,向霍华德颁发总统自由勋章。在这场白宫举行的授勋仪式上,布什感谢了霍华德长期以来给予美国的坚定支持,并称他们是受到美国人民欢迎的真正朋友。

“说到约翰·霍华德,”布什说道,“我们可以从他身上看到澳大利亚的精神,那就是,坚定地‘站在你朋友这边’,我们俩的国家尽管分隔很远,但是长期享有友好的合作关系,他是受到美国人民欢迎的真正朋友。”

由于霍华德在任期内,对布什政府发动的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给予了支持,他也被公认是布什在海外最坚定的盟友。

和自己的盟友一样,霍华德也遭遇 “扔鞋”事件。200911月,霍华德在剑桥大学演讲时,一名澳大利亚学生突然扔鞋子,对着这位前总理大喊“下台回家吧,你这个种族主义者”。

1988年,霍华德还未成为总理的时候,就曾提出限制亚裔移民进入的“一个澳大利亚”政策,引起争议。执政后期,霍华德虽然曾对《周末澳洲人报》澄清自己的观点,但他本人及其所代表政党的“白澳主义”之嫌,仍然掀起不小的风波。

不管怎样,霍华德对于卸任后的各种活动与荣誉乐此不疲,他说他接下来将花大部分的时间在海外演讲和参加活动,当然,澳大利亚“仍然是他的家”。

并未脱离政治

事实上,约翰·霍华德并没有完全从政治中脱离。他仍然关心和谈论澳大利亚和世界各地的政治。

“我并不想成为评论员,对政府和反对党每天的琐事说三道四,我想认真谈谈政府的政策,毕竟我在这个位置上已经呆了11年了,说不管他们是非常不现实的。”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这么表示。

面对罕见的金融危机,他在接受美国福克斯电视台访问的时候,发表了自己的救市之道,似乎是为了给继任者陆克文提醒。

在采访中,霍华德说:“谈到挽救经济,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停止和30年代的大萧条进行对比,因为,不断地强调其严峻性只会让民众身心俱疲。”

霍华德表示,和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不同的是,当今全球已经存在社会安全网络了,重新规范经济市场并不是走出金融危机的出路。

与此同时,他提醒陆克文要注意政府的收支平衡,以免出现大规模的赤字。言下之意,也在强调自己执政时期的政府,非常擅长于实现预算收支平衡。

尽管如此,陆克文似乎并不对此买账。他在公开演讲中,批评了自己的前任是惰于改革,放任市场经济不管的新经济自由主义者。

针对陆克文的演讲,霍华德很快发表了一篇文章回敬道,陆克文“已经达到编织政治谎言的新高度了”。

他甚至声称成为一名政治斗士,保卫自己的党派和党内的政治遗产。“陆克文关于前政府经济改革不力的观点是偏颇的、错误的,也没有丝毫客观性,”霍华德反击道,“他背离了他承担澳洲国家利益的最高责任”。

中澳关系“指手画脚”

2009年,中澳关系的尴尬时刻,霍华德也不忘适时地进来“指手画脚”。

200992,在悉尼的一个商务聚会上,霍华德突然表示,澳大利亚政府在与中国打交道时要务实。“他们(中国)在外交上可以说是非常的笨拙。”

霍华德声称,中国试图阻止“疆独”分子热比娅上月窜访澳大利亚的行为是“可笑的”,因为这让澳大利亚政府毫无选择,只有向其发放签证。“他们有一种可笑的习惯,如果他们不想让你见谁,他们就会这样说出来,这就意味着,你必须要见他们。”他还说,对达赖窜访澳大利亚一事,中国采取了同样的方式,没能认识到这样的外交要求注定要“事与愿违”。

面对霍华德的说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在例行记者会上说,这种指责是不能接受的。“你提到的这位人士是就中方处理热比娅访澳问题的做法发表上述言论。我想说的是,支持和纵容民族分裂分子,与民族分裂势力为伍是不光彩的,损害的是自身的利益和形象。”

不知是否为了要划清界限,对于霍华德的话,澳反对党事务发言人史蒂夫·西奥博解释说,这名前总理仅仅是“提供评论”。“霍华德并不是站在反对党的立场上说话的,他是前领袖,不是现任领袖。他所发表的任何观点都是基于这一前提。”他说。

其实人们更加关心的,还是这位前总理当年大选失败后的感受。不过,如果想让他从口中坦诚地说出来,恐怕还要等很久。

“有些人问我是否会写一本书,我也许会考虑,但肯定不会这么快。”他回应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总理记者会:不搞大水漫灌 特殊时期放水养鱼
政策资金、稳就业、脱贫攻坚……总理记者会五大干货看这里
机构提前布局 粤港澳大湾区“金融26条”加速落地
地下保单有望合法化:粤港澳大湾区银保业再出发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