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失去的十年”警示中国

2010-02-03 17:12:24

步入2010年,中国经济似乎进入比过去一年更艰难的时期。虽然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政府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在世界各国经济体仍处于一片衰退艰难复苏中,中国金融经济体系罕见地没有受到外部危机影响,经济迅速崛起,资本和房地产市场涨幅惊人,更是被《华尔街日报》誉为“金融危机最大的赢家”。

然而,随着通货膨胀的压力和资产泡沫的扩大,引发许多学者担忧,由于中国经济发展基础不平衡,内需不足、投资过高、外需复苏缓慢的增长机制难以一时转变,随着政府信贷紧缩,可能走向类似日本经济泡沫破灭后的十年滞胀。

日本资本房产泡沫之鉴

上世纪90年代,经过战后几十年的发展,日本经济增长迅速,银行资金充裕,贸易形势一片大好,随后日元升值,热钱流入,股市、房价更是飙升到顶峰,之后房地产、股票一路下滑。在泡沫破灭后,日本政府决策者迅速制定积极而宽松的财政政策来促进经济发展,采取降低利率和宽松的财政措施,银行大量增发股票。

1991年到2000年初期,在这长达十年的时间里,由于资本市场和房地产泡沫的破灭,日本经济骤然减速,经济几乎长期停滞不前,被经济学家们称为“失去的十年”。而在2003年短暂复苏后,由于全球经济危机的爆发,日本经济不断减速,再次面临停滞局面。

“失去的十年”教训深刻,使得国际传媒和经济学家一再用来警告可能陷入衰退的经济体。日本的衰退原因多重,由于日元升值和海外市场需求降低导致出口突然恶化,产能资源的过剩造成企业盈利下滑、失业率急升,投资和消费者的支出又急剧缩减,更加给经济带来致命一击。

在一些经济学家看来,今天中国的经济发展隐藏泡沫危险,局面同日本非常相似,一方面经济增长迅速、储蓄率高、金融市场繁荣、政府信心十足,但另一方面经济结构不平衡,企业创新和盈利不足,虽然巨额的刺激计划和货币信贷给中央国有企业带来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但中小企业的状况依然窘迫,而由于资产价格飙升,通货膨胀压力骤然加大,一旦政府收紧信贷政策,很可能导致经济风险加大。

《华尔街日报》在一篇文章中指出,2009年中国经济增长率成功实现了保八的目标,中国经济取代德国成为仅次于美国、日本的全球第三大经济体,然而“大量的流动资金引发了通货膨胀担忧和资产泡沫隐患,特别是房地产市场,”而另一方面天量的信贷导致地方政府债务不断攀升,银行也存在潜在的坏账问题。

研究全球金融危机起因的著名经济学家邓肯(Richard Duncan)对《华尔街日报》表示,中国经济高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过去25年中国一直遵循以出口为主导的增长模式,这种“世界工厂”式的经济,在美国经济陷入危机和消费萎缩后遭遇困难,中国想要回到危机前的高速增长,重新以制造业和对外出口来推动经济增长的希望甚微。

中国寻求经济增长新引擎

日本经济在“二战”后的高速增长,当年一系列促进政策中以新干线最为出名。1964年,日本全面连接全国三大工商业地带,开通了连接东京和新大阪之间的东海道新干线,列车每小时高达200公里行驶在富士山脚下。

目前,中国开通武广高铁,并在未来几年开通“四纵四横”高铁网络,连接北京、上海、广州、武汉等全国一线、二线城市,刺激中西部地区发展。“高铁”时代的到来,或许将进一步促进中国经济的融合,为未来经济的发展带来新的引擎。

英国《金融时报》驻华首席记者杰夫·代尔在考察完武汉后,将武汉比喻成十年前的上海,他认为武汉等中部城市的发展点燃了人们对于中国经济繁荣的想象,“中国已经开始培养自己不断壮大的消费群体的中国中部大城市。”

按照国际上经济学家的判断,当一个地区人均年收入达到3000美元,也就是2万元人民币时,消费者在大件商品上的支出将会大幅攀升。

而按照2009年的最新数据,中国已经有23个城市年均收入高于2万元,其中东莞排名第一,人均年收入高达30268元,其次是上海、杭州、广州、深圳、北京、苏州、宁波等七个城市人均年收入在25000元以上。

根据记者的一项统计,国际连锁超市巨头家乐福已经在中国44个城市开设有149家分店。如果说零售消费品的热销还不足以说明潜力多大,那么LV(路易·威登)等奢侈品在中国的分店之多则令人瞠目。

记者从LV总部网站查询发现,LV共在中国25个城市开有29家分店。中国对高档奢侈品的巨大潜在消费让国际投行高呼中国成为法国最大的高端奢侈品消费国。

“在中国的将近十年里,我学到了一课,如果我写书的话,就一定用这个标题,那就是规模很重要(Size Matters)。没有比中国更大的规模,我猜测中国大约拥有10%,也就是大概1.3亿的中产阶级,这几乎是美国人口的一半,欧洲人口的三分之一,”一位知名美国在华学者告诉记者。

他表示,今天的中国通过工业化和城市化带来了生产力的大规模提高,中产阶层的规模扩大,也为中国实现内需驱动型增长目标带来了希望。而随着沃尔玛、家乐福进入小县城,KFC向三线四线城市进军,中国国内消费的增长潜力正在日益被挖掘。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中国投资参考》主编金奇(James Kynge)更进一步认为,中国增长动力在向内地转移,中国城市化欲望的源头不再是沿海大都市,而是所谓的三、四线城市,而且大多位于内地,中国中部城市的消费群体在不断壮大。

未来十年世界向东倾斜

“多数人还没有意识到这一次危机不同于以往—我们是处在一个时代的终点,”国际金融家乔治·索罗斯在中欧大学《未来之路》的演讲中表示,以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基础上的信贷扩张时代的终结,“中国将成为世界经济积极的推动力,如果中国出了问题,全球的经济就失去了发动机。毫不夸张地说,世界的未来要看他们怎么做。”

不过他也表示,虽然过去贸易差额使中国强有力,中国通过对基础设施的投资刺激国内经济,并通过对其贸易伙伴投资和提供信贷增加出口,但中国基础设施的投资难以维持经济增长的效益,目前的体制使得投资的回报很慢,中国不得不尽一切所能保持8%的经济发展速度,并为不断增长的劳动力创造新的就业机会。

而发明“金砖四国”一词的高盛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则预测中国最早将在2027年赶超美国,不过《华尔街日报》则担心说,如果中国希望实现可持续增长,下一步需要进行更多的改革,进一步放开金融领域,使资源得到更快、更有效的配置。

“未来的十年是全球力量格局向东倾斜的十年,”美国哈佛大学历史学教授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在一篇专栏中表示,中国新兴经济的发展让人印象深刻,以至于你们容易忘记,中国人年均购买力仅为5325美元,排名全球第100位,甚至落后于阿尔巴尼亚。

此外,不少分析人士担忧此次金融危机以后国内在航空、地产、钢铁、煤炭等诸多行业出现国有企业兼并民营企业浪潮,带来大量就业岗位的私营企业受到排挤和萎缩。

寻求经济的平衡稳固发展将是中国面临的一个艰巨任务。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信心撕裂,分歧加剧 “欧洲复苏计划”举步维艰
综合实力步步攀高 佳兆业位列2020中国上市房企20强
时代热评 | 东亚中国巨亏17亿,何长明如何扭转大败局
风云 | 横琴金投践行产业培育使命,以创新金融精准服务实体经济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