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舒立:破旧立新“我们网”

2009-12-24 06:30:10

2009年,对于胡舒立来说,此生最应记今年。没有媒体中常用的“华丽”一词,胡舒立完成了她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转身。

一本杂志与一个人的职业生涯的成长,很难找到像《财经》与胡舒立这样的关系,究竟是《财经》成就了胡舒立,还是胡舒立成就了《财经》,如同那个久远的哲学命题,关于鸡和蛋的关系一样,可能谁也不能理清楚。但是,毫无疑问的是,胡舒立与《财经》杂志共同走过的道路是不可复制的,而两者均攀上了业界的最高峰。

20099月份开始的震动,到10月份的激荡,再到11月份的裂变。胡舒立在与联办的剧烈互动中,最终选择了出走。

正如《财经》杂志总编辑王波明在胡舒立离开后所说的:一夜之间离开的是经过近12年成长起来的《财经》编辑团队,这个团队成就了自己在同业中的领先地位,也成就了《财经》杂志的优秀品牌。这个团队中的代表人物胡舒立女士,也因她鲜明的个性和执著的理想赢得了读者和公众的掌声。和这样一位多年的合作者分手,我深感遗憾。

没有了胡舒立的财经江湖,似乎少了些热闹。然而,长江大河,阔野千里,平静得可以漂浮扁舟一叶的水面下,是可以摧枯拉朽的暗流。新华社《财经国家周刊》巧合般地在此时创立,《财经》杂志对出走人员许以加薪之诺,中山大学频频向胡舒立招手,而胡舒立的财新传媒也在酝酿之中。

然而,在除胡舒立团队之外的一切似乎都已经尘埃落定之时,胡舒立却沉默了。杂志刊号的久久不能落实,让她的财新传媒如梦想一般难以触摸。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或许这时,她才感受到江湖的险恶,人心的难测。

20091218,胡舒立在中山大学履新时说:“从事教育对我是全新的一种体验,充满挑战,而且教育是百年大计,所以我深感大家给我的责任非常重,我现在实际上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

在她领导一份杂志登上了一般的传媒难以企及的高度,赢得了广泛的尊重与赞誉后,她的离去,给杂志造成的创伤不是短时期能够抚平的。然后,正如古人所言,不破不立。

破旧如果不立新,那破就没有意义,胡舒立在等待机会。在新杂志久久不能确立的情况下,胡舒立似乎在寻找新的出路。她在中山大学的履新讲演中,胡舒立特别强调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媒体对传统媒体的挑战以及未来发展的机遇。她认为,互联网对传统媒体的挑战是历史性的,也是颠覆性的,任何传统媒体都必须真正融入到新媒体中,新媒体对于学院、对于学生来说都是机遇所在。

之前着力打造财经网的胡舒立,此时依托中山大学,建立了一个名为“我们网”的新传媒,“我们网”在哥本哈根气候峰会期间小试牛刀,从丹麦传回了许多来自一线的生动而又敏锐的报道。

可以确信,不管是“我们网”,还是传播与设计学院院长,都不是胡舒立传媒生涯的终结。胡舒立会沿着她早已设定的道路,继续走下去。传媒不死,梦想不灭。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时代早课 | 一季度企业信用贷款增量超过去年全年
时代热评 | 温州银行原行长成金融腐败典型,地产商关联交易近74亿
时代早课 | 4月一二线城市租金下跌房价上涨
时代热评 | 万孚生物可转债发行必要性遭疑,前募尚存大量余额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