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金牌球市”浮沉

2019-08-14 17:25:03

12月11日晚,央视曝光“成都假球案”:2007年中甲联赛成都谢菲联客场2:0取胜青岛海利丰的比赛,实为谢菲联向海利丰行贿50万元“买假”。这则新闻犹如一场骤至的寒潮,让成都这座足球之城猝不及防、倍感寒意。所有人都不敢设想:成都足球此次将付出多大的代价?14年前,“保卫成都”的口号响彻神州;如今,命途多舛的成都足球再次走到了悬崖边。

几天来,张利梅累得像身子骨散了架。她在自己的茶坊接待了一拨又一拨球迷,同时还得接听不断响起的手机——这位四川球迷协会副主席的生活,淹没在了球迷们的含泪倾诉中。

昔日的“金牌球市”

“成都开辟了中国足球职业化后最早的‘金牌球市’。”一谈起成都足球的辉煌,张利梅脸上因“假球案”带来的阴霾一扫而光,开始变得光亮、生动起来。

,全国足球甲A联赛在成都体育中心拉开揭幕战。自此,中国足球职业化号角吹响。这一天,以增补队伍进入甲A联赛的四川全兴队对阵辽宁队。张利梅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在成都体育中心听到震耳欲聋的欢呼声,看到铺天盖地的人浪。

这场对决,全兴队1:1逼平辽宁队。当年获得第六名的好成绩,狂飙突进,此后辉煌8年,两度名列联赛三甲。其间,创建于1994年的成都五牛队,也在乙级联赛摸爬滚打3年后,1997年升至甲B

一座城市有两支球队征战甲级联赛,令成都球迷激情涌动。在成都人的集体记忆里,1994年至1997年间,每逢全兴队主场作战,热情的球迷都把可容纳4.2万名观众的成都体育中心塞得满满当当。

“那时每次比赛,成体中心都刮起黄色风暴,球迷从城市的四面八方扛来黄色旗帜,涂成黄色的自行车、三轮车、大巴车、出租车都涌向成体。”一位资深球迷向时代周报记者称。

成都球市迅即成为中国最早的“金牌球市”。“当年的成都球市一票难求,就连已经成名的魏群(原四川全兴队队员)也不得不到黑市给朋友买球票。”张利梅笑称,1995年在成体中心售票点,经常可看到望不到尽头的长龙,很多人为了一张球票熬更守夜。

尤其是1995年,全兴队连战连败,陷入保级漩涡。这一年,在成体中心每场比赛,球迷都高吼“雄起”、“下课”。在阵阵“下课”声中,主教练余东风瘫坐在指挥席上,几乎无法站立,连去开新闻发布会都得他人扶着走。

为助威“成都保卫战”几场球,排队买票的球迷堵塞了整条街道,“买票时间最长的是11个通宵”。张利梅记得,当时一张550元的票炒到1000元,后来50元一张的票也能卖到800元。全兴队对阵八一队的前夜,全兴足球俱乐部董事长杨肇基不得不拿着话筒爬上桌子承诺:“一定会满足大家的要求,让所有人进场看球。”此战中,成都体育中心挤进了6万人。

张利梅说,为支持球队,成都球迷还上演过“包机出国助威”、“包火车去客场”等大戏,球迷对足球的热爱和支持方式的创新,曾引发许多省市的球迷协会到成都取经。

“罪与罚”

然而经历了职业化的高峰体验后,中国足球逐渐迷失在破绽百出的游戏规则中。假球、黑哨、赌球,让曾经的绿茵场一片黑茫茫。即便到2004年,中国足球甲A联赛更名为中国足球超级联赛,也并没有比“甲A”更“超”。

成都足球也在中国足球“黑色事件”中不断陷落、沉沦,“罪与罚”让成都球迷五味杂陈。

2001年的“甲B五鼠”案,成都五牛、绵阳太极、浙江绿城、江苏舜天和长春亚泰受到中国足协重罚,限令3个月整改,61人受到处罚。在严重涉嫌打假球球队中,四川球队五占其二,绵阳太极队还被降级,最终解散。

在郑大路(化名)看来,假球早在甲A联赛启动不久后就衍生出来了。他曾任职全兴足球俱乐部,现已改行从事房地产生意。他说,早在1995年“成都保卫战”的几场比赛中,“假赌黑”鬼魅就已出现。

这一年的,全兴队主场迎战延边队。延边队为抗议裁判“执法不公”,消极比赛,场上出现了罕见的只守不攻的局面,并以06负于全兴队。赛后延边队球员高仲勋发出一声悲怆的怒吼:“中国足球没戏了。”

随后的全兴队与八一队激战的前夜,有成都球迷找到八一队领队李富胜,要其作出承诺放全兴队一马,否则就现场跳楼……更有球迷抱着成捆的人民币摆在八一队面前。最后,全兴队战胜八一队保级成功。

郑大路当时就在球迷要跳楼的现场。“他们(球迷)真是好傻好天真,真以为大家都把本事摆到草坪上。根本没那事,那场球八一不可能胜,全兴也不会降级,为什么?当值裁判早被我们摆平了。你跳什么楼!”

郑大路还亲眼看到,有着“足坛一哥“之称的某人,比赛期间从东北飞到成都,在球队休息时手拎一大黑包,装的全是现金,边裁、主裁、现场监督……只要是和本场球有关联的,一个不落全发。

“一个有着‘金哨’之称的裁判,我们俱乐部就派我给他送过两万块‘劳务费’,开始还推脱拒绝,呵呵,有几个能抵挡住金钱的诱惑!再后来,洗脚按摩……让一个人下水,太容易了!”郑大路幽幽地对记者说。

200112月,四川全兴集团因不满中国足球假球泛滥退出足坛,而川企无人接手全兴队。次年2月,大连实德集团旗下的大河投资公司收购全兴队,改称“大河队”。郑大路表示,川足从此走下坡路,成为大连足球的附庸。

2002年实德入主的第一年,大河队主客场两回合均负于大连实德,为对手贡献了6分。当年大连实德夺得了甲A联赛冠军。到了2003年,大河队改名四川冠城,面临冲超的严峻形势,当年联赛第一回合交手实德主场31力克冠城;而至赛季末,实德适时地客场02输给了对手,帮助冠城冲超成功。

但在20047月足协杯四分之一决赛中,冠城队意外地淘汰实德晋级四强,实德高层对冠城主教练徐弘的“忠诚度”产生怀疑而予以解聘。200511月,冠城队被实德甩卖而无人接手,次年1月宣告解散。

变成附庸的川足让球迷心寒,成都“金牌球市”遂一落千丈。“一场比赛一度只有不到千人到现场观看,以至于让一位晚到的俱乐部工作人员都怀疑是否自己记错了比赛时间。”郑大路表示。四川球迷协会的会员从5000多人也一路狂跌至不到300人。

谢菲联危情

四川队在被实德并购后,成都球迷将满腔热情全部投向了本土球队成都五牛。不过五牛的道路也并不顺畅,在2001年闹出“甲B五鼠”案后,其教练和一大批球员被中国足协处罚。在其后的联赛中,该队又遭遇裁判的不公正对待。这两件事情极大打击了出资方成都卷烟厂的热情,他们干脆将球队交给成都市足协托管。

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西安人许宏涛代表英国谢菲联找上门来。双方一拍即合,在2006年初冠城队解散的同时,谢菲联成功收购成都五牛,成为中国足坛第一支完全由外资操控的球队。

“谢菲联的入主使成都五牛起死回生,霎时成都足球拥有了冲超的资本,然而这些变化全部在瞬间完成,就如同做梦一般。”当时媒体如此评价。

这一度让心灰意冷的成都球迷重燃希望。特别是2007年,成都谢菲联在中甲联赛中脱颖而出,冲超成功。这是成都足球在经历“冠城剧变”后,重新登上了中国足球顶级联赛的舞台。

成都球迷的光荣与梦想,又有了飞翔的激情。球迷开始重新聚集在成都体育中心。“雄起!”这久违的呐喊又在这里响起。20073个主场平均2.8万人观看,“如此上座率,成都想不火都难!”

然而,就是这次划时代意义的冲超,却在今年足坛“反赌打假”风暴中被查出了问题——,谢菲联用30万元现金与20万元训练费,向青岛海利丰换取了冲超的关键3分。谢菲联董事长许宏涛、副总尤可为,海利丰领队刘红伟等3人已被逮捕。

“11日上午9点,接受央视关于蓉青两支球队打假球的采访时,我们球迷协会的人都感到很意外,拿出赛程表来看,当时成都队的战绩相当好,冲超没问题,根本不用买假球嘛。”张利梅说。

“假球案”一公布,成都谢菲联顿时陷入舆论的漩涡。外界甚至进一步质疑球队今年与重庆队、深圳队的比赛也存在假球嫌疑。

“幸福总是短暂,相守太难;复兴之光,转瞬即逝—成都足球正枯坐愁城。”成都当地媒体评论这场变故时称。

,时代周报记者探访成都谢菲联训练基地,周围居民称这里最近沉闷了许多。不少球员表示仍怀念老总许宏涛的吆喝。一位工作人员称:以前许总很爱开玩笑,氛围很好。如今,大家郁闷了很多,在办公室坐久了都觉得晕,气氛让人感到几乎窒息。

假球案也让成都谢菲联俱乐部的高管们压力倍增。马明宇现在是主持俱乐部大局工作的副总。时代周报记者多次拨打马的手机,总处于关机状态。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15日中午他和马明宇父亲聚餐时,马父称马明宇最近吃住都在俱乐部以应急,已多日没回家。

但成都谢菲联并未瘫痪。成都谢菲联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球队的运行一切正常,正在成都市体育局和足协的帮助下积极展开自救。英国谢菲联总部已派员,领衔成立了6人规模的总经理办公室,负责俱乐部的运行。俱乐部或被追罚降级甚至取消注册资格,但英方仍承诺不会撤资。

“(假球案)这个代价,成都足球必须承受,虽然我们已经不堪重负。”成都当地观察人士表示,当前,无论是决策层、足球人还是球迷、社会大众,都应给成都足球一点光亮,再次打响“保卫成都”战。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疫情下的粤西小城:早早取消的春节足球派对
“卖身”成都国资委的莱茵体育继续“卖子”止血
一个记者众筹出书的背后:“足球文化是沙漠,我以前不信,现在信了”
成都天府新区放松限购?相关部门:没收到通知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