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潮涌:风投就是选秀

2009-12-03 04:25:35

北京嘉里中心,信中利投资有限公司的会议室,“中国之队”帆船上选手们乘风破浪、奋勇向前的大幅喷绘占据了整整一面墙壁。了解信中利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汪潮涌的人,都能明白他将会议室如此布置的原因。在互联网低潮时豪赌搜狐,在没有盈利迹象时投资百度,一手扶植了北大青鸟、瑞星和华谊—对于汪潮涌而言,资本市场上的风浪已经不再令人心跳加速,他需要在真正的海上去搏浪击涛。

“这只是照片,你要是到了现场,那才叫惊心动魄”,他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多年商场征战练就了汪潮涌的宠辱不惊,只有在谈起他倾力组建的“中国之队”时,他的情绪才有些波澜。

对话从10年前的第一笔投资开始。1999年底汪潮涌初涉风投行业,他第一次将60万美元投给了双威通讯(Chinacast),这是国内第一家做远程教育的公司,也是第一家在海外上市的教育类公司。投资后,他带着双威通讯到美国一路游说,从硅谷到华尔街,到美国休斯公司总部(双威通讯利用美国休斯公司卫星通讯技术为客户提供远程教育、信息广播等服务),甚至还去了英特尔总部。幸运的是他为双威通讯拿到了第二笔投资:来自英特尔和休斯公司的3000多万美金。到20045月双威通讯在新加坡主板IPO,汪潮涌团队获得了十几倍的回报。

“我们后来投资瑞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北京朗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也是这种模式,就是先投资第一笔钱,做天使投资人,之后再帮助他们获得其他投资,提供增值服务。”汪潮涌满意地说。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对于回报率、投资取向等问题,他都坦率回答。

投资标准:行业前三名

时代周报:您投资项目中回报最高的是什么项目?这些年来您总共投资了多少项目,现在都退出了吗?回报率怎么样?

汪潮涌:目前我们的投资项目中回报最高的是百度,2003年我们投资百度,3年时间,回报超过50倍。这些年来,在国内投资的项目有20多个,其中8家上市,2家并购,差不多70%都退出了,有些投资较晚的还在做。这些公司有的在香港上市,有的在新加坡、美国纳斯达克、伦敦上市,有的在中国的创业板上市。

在国内创业板上,我们投资了华谊兄弟和绿创科技。华谊兄弟是在2005年和李嘉诚一起进入的,投了不到1000万人民币。而绿创科技是两年前和上海的联创一起联合投资的,现在绿创还没有上创业板,估计下一批能上,我估计回报率也应该是不错的。

2001年我们向瑞星投资了差不多1000万人民币,现在瑞星已经是国内最大的杀毒软件企业。瑞星会在明年下半年上市,我预测回报率应该会超过100倍。

时代周报:投资回报率是你选择项目的标准吗?

汪潮涌:在高科技领域里,三年有个五倍收益,五年有个十倍收益,就已经算是不错的VC回报了。但是我们没有刻意去计算投资回报率(ROI),因为我们的特点是自己的参股比例很高。我们更加看重的是有知名度的成功企业。现在国内做创投、做PE的人很多,但是能够真正投到这种知名企业的机会还是很难得的。

我的一个原则是只投资行业前三名的企业,比如百度是全球第一的中文搜索引擎公司;北京富通是仅次于神州数码的IT高端产品增值服务和解决方案的供应商;瑞星是中国最大的自有知识产权企业;北大青鸟是中国首屈一指的软件发展商及集成电路设计商之一,首开内地公司赴港创业板上市先河;还有我现在投资的东田造型,是国内时尚界当之无愧的第一位。

潜力企业不能有瘸腿

时代周报:现在一个月会遇到多少希望得到您投资的项目,如何判断哪些值得投资?

汪潮涌:我们的项目来源有三种。第一种是主动找上门的,这个要经过筛选;第二种是我们主动出击,通过我们自己的市场调查,研究后发现一些有价值的项目,这种项目我们更看好;第三种就是联合投资。

相对PEVC的投资判断要困难得多,因为PE是后期的,企业有了利润之后进行判断相对容易一些,基本上是上市时间长短的问题和估值高低问题;但如果是VC的话,判断的难度就会大很多,它同时考验你的眼光和你的耐力,以及后期的增值服务。对此我们有一套选择标准,比如对企业团队的判断,我们要同时考虑团队的搭配和领导者,团队之中光有懂财务的不行,光有懂技术的不行,光有搞管理的不行,必须要有合理搭配;同时团队之中必须有一个灵魂人物,这个人的作用很大,我们不光要观察他是否有行业成功经验,还要观察这个人的抱负、理想、创业激情以及他的凝聚力。

我常常遇到一些新兴团队过来就狮子大开口,这些人我是不会投资给他的。前天晚上我和李彦宏一起吃饭,饭桌上还有很多百度以前的高管,他们中很多在股价100美元的时候就卖了,现在百度已经是400多美元。只有李彦宏,他是一股都没有卖的,只有他想把公司做成世界级的互联网公司。马云也是这样的领导者,他告诉属下把股票放在箱子里十年都不看一眼。在我看来,有这样胸襟的团队才是好的创业团队。同时,我也会避免投资给那些对自己技术的值期望过高的创业者。有些工程师、科学家创业之时最大的误区是认为有技术就有一切,但是一个企业要成长起来需要几条腿同时走路,技术、资金、管理、市场缺一不可。

行业选择符合世界潮流

时代周报:你下一步的投资重点会放在哪里?你有没有考虑过做实业?李时珍健康产业算是在实业领域的尝试吗?

汪潮涌:我们在选择企业的时候,会考虑包括项目所处的行业,未来的成长性,以及符不符合国家的政策,世界的潮流等多种因素。我们下一步的投资重点是新能源。

在实业领域,我们如果发现好的点子就会组建团队来做。我们先投资,再引进战略投资人把股权稀释掉,如果有需要我们甚至可以放弃控股。李时珍健康产业就是我们在实业领域的尝试,这个健康产业包括了中药种植加工、旅游、健康、文化、度假休闲,构成了一个很完整的产业链,因此我们就投入进去了。其实就我看来,这种实业投资和PE做法很类似,只不过这是一个长期的投资,滚动投资有30多亿。将来,我们在这种模式上的投资可能会越来越大。

时代周报:据说追加投资李时珍健康产业的资金是原本要投资东星航空的那笔资金,现在您还看好航空业吗?奥凯航空现在处境艰难,如果有融资需求,是否会考虑投资?

汪潮涌:航空业从个案看中国还是有机会的,海航从1000万起步创造了上千亿的资产是个奇迹。而索罗斯基金在中国的第一个投资项目就是投海航,巴菲特旗下的Net Jets私人飞机公司也做得很好。有人说航空业不赚钱,其实只有赚不赚钱的公司,没有赚不赚钱的行业。象东星这样的民营航空公司,做区域航空公司,走支线、把旅游等产业链结合起来是可以做的,春秋航空就是这样的例子,吉祥航空做得也不错。而奥凯的问题主要是团队的问题,我们看好并会一直关注航空这个领域。

人民币基金是大势所趋

时代周报:您投资的项目中,PE、第一块是VC,和自投的比例大概是多少?

汪潮涌:公司现在有三块业务,VC包括外资的VC,人民币的VC;第二个业务是境外的PE,也是中国第一家在伦敦证券交易所公开上市发行的PE基金,主要投资在能源、资源这些企业;第三块是自投,类似于做企业一样。比例的话,大概是VC20%PE40%、还有40%的直投。

时代周报:现在,许多民营企业家也在转身做PE,您看好这种融资行为吗?

汪潮涌:民间融资活跃,我觉得这是一个趋势。第一代企业家很少愿意把自己钱交给别人去打理,第二代不想做了,或者做实业太忙,就把多余的资金拿出来交给专业的人去打理。我们的人民币基金中就有国内的民营企业家参股。这个问题的关键是管理团队要有实实在在的业绩,但是目前国内PEVC这块有出色记录的团队实在是太少了。

时代周报:过去中国PE/VC的资金主要来自欧美金融市场,未来是否会转向以人民币为主?

汪潮涌:人民币基金是大势所趋,现在也是一个很好的发展契机,因为国内的资本市场,无论是发展的规模,还是融资的规模、水平都相当可观。但是在国内发展人民币基金还是面临退出机制不够完善的障碍。

时代周报:中国PE/VC行业目前存在哪些问题?您有何建议?

汪潮涌:中国PE/VC行业目前确实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说法律问题,国内合伙企业法不承认有限合伙人的概念,在国内很难组建合伙制基金,而国际上的私人股权基金都是合伙制的,这就涉及到一个双重税收的问题。只有解决了国内“合伙制”与“公司制”的合作机制问题,那么才能破除一个在国内发展人民币基金的大障碍。

另外就是对LP(出资人)身份的确认。中国现在大多LP的弊病表现在,出资人不愿接受管理分离的模式,大部分投资公司的股东也想在管理公司做股东,LP也想在GP公司里占股份。这样一来,必然降低GP的收益,同时也降低了GP投资决策的效率。无论是国企还是私企都存在同样的问题。只有合格的LP,例如社保基金、保险公司、FOF、有钱的私人家族等的大量出现,人民币基金才会壮大,PE才有大的发展。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房企们的多元发展,碧桂园创投牵手保利资本设50亿产业链基金
风投捂紧钱包 硅谷裁员求生
大客户摇身变股东,碧桂园创投5亿输血帝欧家居,年营收曾涨707%
疫情无碍风投青睐 三个在线保险融资过亿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