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小青自杀亟需“第三方调查”

2009-12-03 11:46:43

11281231,被羁押在重庆市第二看守所的犯罪嫌疑人乌小青留下遗书后,趁同监舍被羁押人员午睡之机,避开监控录像,用棉毛裤裤腰绳,在内监门处上吊自杀。(中国经济网1130

一个“躲猫猫”事件就曾引发全国舆论的沸沸扬扬,而乌小青的“自杀”则更是引人注目了。这个乌小青可不是普通人,在进入看守所前,他系原重庆市高院法官进修学院院长、重庆市高院审委会委员(副厅级),而更早前,他是权倾一时的重庆市高院执行局局长,与他一起落马的还有原重庆市高院原副院长张弢。乌小青是重庆“打黑行动”中的重要犯罪嫌疑人,对他的看守不可谓不严密,而他的涉案金额不过千万,罪也不至死,他居然要“自杀”,而且在戒备森严的看守所“成功自杀”,不得不让人注目并生疑了。

如果由当地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组成调查组进行调查,结论不用猜测,我们大体知道几分,无非是“蜻蜓点水”般地提及相关人员的责任,甚至得出乌小青的自杀是“临时性自杀”也未可而知。我们不会忘记,“躲猫猫”事件刚出来之时,调查组得出个当事人是在玩“躲猫猫”游戏时不慎撞死的让天下人贻笑的结论;而南京婴儿死亡事件中,起初的调查组也是偏听偏信,得出医生没有玩网络游戏的结论。

我们有理由怀疑一个低级别并且是当地警方、检方组成的调查组会得出让人不能信服的结论,不仅在于自己人组成的调查总是会倾向于袒护自己人;也在于在如此戒备森严的看守所,他的离奇之死,有媒体已经提出了几点疑问:上吊为何近一个钟未惊动监友、犯罪嫌疑人的腰带是如何带进看守所的、裤腰绳能否承受其体重、自杀位置真的正好避开监控录像吗;而且,乌小青涉及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水不可谓不深—他涉嫌违规操纵拍卖重庆化妆品厂和奥妮化妆品有限公司的“三工场”65亩地,该土地为中粮集团旗下地产公司“中粮鹏利”成功购买,而“中粮鹏利”的老板就是重庆“黑老大”陈坤志。正如有网友说,文强是重庆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而文强的“保护伞”又是谁呢?那么,乌小青是不是也涉及更高背景的人物,是不是那些幕后的官员和黑恶势力让乌小青“自杀”了结,一了百了。果然如此,那么,我们就不能保证这些幕后的人物会不会出面干扰调查。

云南“躲猫猫”事件和南京婴儿死亡事件的成功终结,给我们提供了有益的借鉴。“躲猫猫”事件,云南省委宣传部组织了“网民调查团”介入,云南省公检机关成立了高级别的调查组,甚至最高检也派人监督,整个调查也是在媒体监督下进行;南京婴儿死亡事件的调查,也在后面做到了透明公正,媒体全程进行监督,有关方面也组织了媒体记者、网民代表、计算机专家、省级综合性医院医疗专家等中立人士的调查组,最终让事件水落石出。

所以,对乌小青自杀的调查,我们也希望公正的“第三方调查”,首先,我们希望由高级别的调查组,最好是公安部、最高检的联合调查组,或者是外省市的公安、检察机关组成的调查组;其次,我们希望这个调查组有中立的人士,不一定是网民代表,但可以由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其他社会人士的加入;最后,调查应当置于媒体的全程监督之下,调查的结论及时公布,做到调查程序的公正、透明。我们必须高度重视对乌小青自杀的公正调查,公正调查或许就是推进重庆的“打黑除恶”斗争深入持久开展的最好契机。

作者供职于江西省赣州市人民检察院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华润置地城市更新,从物理空间改造到社会价值重构
胡润发布《企业社会责任白皮书》 民企成精准扶贫重要力量
武汉科大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将“五险三金”整合为“三险一金”
全国人大代表张天任:信息化运用助推诚信社会建设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