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强受审在即 审前准备低调神秘

2009-12-03 11:49:19
鉴于文强案影响大,深受海内外关注,重庆市对此案特别重视。知情者透露,重庆市高院已为该案专门成立了审理筹备组,筹备组人员是从全市抽调遴选的精干法官,“公开开庭审理前将组织各方进行案件审理的模拟演练。”重庆律师界资深人士称:“文强的辩护律师不是本地律师,可能是来自京城的精英。”文强案的案情如何,等待文强的将是怎样的一个结局?这已成为外界最大的关注热点和悬念。

1127,重庆市第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召开。在这次会上,文强的重庆市司法局局长职务经表决被正式免去,接任者为文强老同事林育均,他们曾同为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

两个月前的926,文强因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和涉嫌受贿等职务犯罪被当地警方执行逮捕。

近日来,时代周报记者从多种渠道确认:文强,这位在“扫黑风暴”中落马的重庆前高官,不日将在重庆本地接受公审。

确认的一个事实是,文强案已由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五分院向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公诉。公开开庭审理的具体时间目前尚未确定。

文强案的开庭审理,无疑将再次吸引海内外目光聚焦重庆扫黑风暴。

文强案审理将演练

此前一直有消息称,鉴于文强职务比较高和案情重大具有特殊性,文强一案将选择在贵州进行异地审理,后重庆方面最终决定将案件“回归”。

重庆市原本定于11月审理文强案,但因涉案人数众多,案情复杂,该案曾被重庆检方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最近才由重庆检方向重庆第五中院提起公诉。

文强案的公审将在12月举行,但具体时间尚未确定,目前各方都在为开审做充分准备,且低调而神秘。“我们有同事就在专案组,但他们最近忙得很,打他们的电话却一直关机。”重庆警方一人士说。重庆市检方、法院系统也禁止内部人员私自向外界透露有关文强案的信息。

“数罪并罚,文强极有可能命将不保。”重庆一警方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说,一是文强受贿数额巨大;二是他是重庆黑社会最大的“保护伞”,涉嫌包庇、纵容6个黑社会性质组织团伙进行杀人、抢劫、绑架、故意伤害、组织容留卖淫、开设赌场、非法拘禁、强迫交易、寻衅滋事等犯罪活动;三是文强涉嫌强奸。

此外,文强还伙同其心腹骨干,涉嫌洗钱、掩饰隐瞒犯罪所得、非法持有弹药、帮助毁灭证据、高利转贷、伪造国家机关印章等多项犯罪。

 “文强对自己的处境非常清楚,所以他为保命一方面坦白交代,检举揭发他人;另一方面积极悔罪。”重庆市检察系统一位官员称。但另一位重庆检方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文强受贿金额并没有此前社会传言的特别巨大——接近亿元,“目前经确认的只有1000多万元”;但强奸罪的多起证据已固定。

第二轮扫黑审判启动

重庆高院人士表示,和文强一样在“扫黑风暴”中落马的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彭长健案、重庆市高院副院长张弢案,目前都已进入审查起诉阶段,也都将在重庆本地审理。

随着一系列涉黑高官的开庭审理,重庆扫黑“大审判”将进入新阶段。

1012日起,重庆启动“打黑除恶大审判”。杨天庆、钟永涉、李义、张波张涛兄弟、谢才萍、黎强等系列涉黑团伙案,至今已陆续在重庆市各中级法院开庭审理,除了黎强团伙案均已一审宣判。

第二轮打黑公诉已拉开大幕。重庆市检察院最新消息称,该市又一批重大涉黑案件将在12月上旬审理,分别在重庆第一、二、五三个中级人民法院陆续开庭。此次集中审理的有陈知益、邓宇平涉黑案;龚刚模、樊奇杭涉黑案;王兴强涉黑案;王天伦涉黑案。

“四大涉黑案均由公安部挂牌督办,涉及105名被告人将出庭受审。”重庆市检察院负责人说。

121,陈知益、邓宇平涉黑案已在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该案因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3人死亡、2人重伤、2人轻伤,是所负命案最多、社会影响极大的案件,公诉机关起诉26人,指控罪名22项。

根据安排,王兴强涉黑案127在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据重庆市检察院官员称,该案是目前提起公诉的涉黑案件中,首个指控犯有洗钱罪的案件,被诉人数22人。

龚刚模、樊奇杭涉黑案1215在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该案暴力特征显著,犯罪手段凶残,是查获涉案枪支、凶器最多的黑恶案件,被诉34人。该案案件材料2000余份,案卷109卷。

王天伦涉黑案1120检方向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起诉当天法院即组织精干法官组成合议庭,各项开庭的准备工作就绪,拟于12月上旬审理。

“爱丁堡枪案”新解

事实上,随着系列涉黑大案的起诉、审理,一些蒙在重庆扫黑风暴中的神秘面纱也一一揭开。“爱丁堡枪案”就是一例。

今年63日凌晨,重庆江北区爱丁堡小区门前,44岁男子李明航被人近距离连击两枪致死。案发后,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亲自勘验现场,侦破此案。仅10天重庆警方抓获吴川江、张孟军、付仕培等3名持枪作案嫌犯。同时落网的还有50多名涉枪、涉黑犯罪嫌疑人。该案被称为今年重庆扫黑风暴的首战。

当时侦破的案情称:重庆万州人吴川江因贩毒认识了李明航。2002年,吴川江从李明航处购进海洛因70,转手获利后决定把生意做大。他东拼西凑弄来6万元,并将这笔钱打进李明航指定的银行卡,不料李卷款“蒸发”。去年秋天,吴川江在重庆市解放碑偶然发现开着宝马车的李明航后,便邀约同乡张孟军、付仕培对李进行了追杀。

但随着这次扫黑公诉的推进,“爱丁堡枪案”有了新解释。重庆市检方最新发布的消息称,该枪案实为重庆黑老大龚刚模、樊奇杭策划实施。

“(爱丁堡枪案)并非一起简单的‘黑吃黑’案件。”重庆警方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进一步透露了“枪案”内情:

枪案死者李明航,实际上是重庆赫赫有名的黑老大陈明亮手下的一员干将。一次在重庆渝中区大世界酒店(重庆黑帮集会地),李明航和重庆另一黑老大龚刚模引发争执。李骂龚为“万州猪”(龚老家在万州),这让龚刚模这位在重庆江湖颇有地位的大哥脸面顿失。

随后,龚命令手下马仔,采用高科技手段定位跟踪李明航,并于63日凌晨将其成功枪杀。李被杀后,其老大陈明亮决定为他报仇,遂组织人马准备对龚刚模帮实施反扑。

陈明亮号称重庆最富有的黑老大,经济实力雄厚,其团伙成员众多;龚刚模手下成员多数有前科劣迹,成立“杀人生产队”,配备有冲锋枪、手榴弹等武器。两大黑帮的火拼,眼看一触即发。

重庆市公安局获悉两大黑帮将火拼的信息后,当机立断率先在全国掀起了“扫黑风暴”。65,陈明亮和一帮马仔在重庆大世界酒店内被抓获。稍后,龚刚模涉黑团伙也全部覆没。而这两大黑帮的累累劣迹,即将在扫黑“大审判”中得到进一步昭彰。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2月社会信贷需求普降,M2增速8.8%仍高于预期
北大报告:近亿个体户解决了2.3亿就业,贡献了34.4%社会消费
武汉红会应及时主动回应社会关切,莫让“质疑红会”成习
迪马股份的重庆速度 48小时成立千万级慈善信托助力抗击疫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