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冲超 广药“假球”内幕初揭

2009-12-18 16:43:49
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时刻,整个广药俱乐部处于风雨飘摇之中。2006年8月路虎与广药队的那场假球,仅仅是广药队整个假球丑闻中的冰山一角。 “为了完成冲超,广药队绝不可能只在路虎队这场买球了。”一位知情者断言。在2006-2007年的40多场球赛中,广药队到底承担了怎样的“政治足球”重担?为了冲超,杨旭和他的战友们究竟制造了多少场假球?原本无心足球的广药集团在4年高达2亿元的投资过程中,究竟有着怎样的憋屈和苦衷?

1126这天,麦奇杰在广药集团办完了所有退休手续。当晚,几个老同事聚在一起喝他的“退休酒”。麦的一个朋友事后向记者描述说,麦当时在酒桌上兴致很高,说到在广药队这段经历时,大家纷纷向他敬酒祝贺,这位俱乐部前总经理十分感慨,说道:“还是不掺和的好,老天很公平,我现在安安逸逸退休多好。”

当前,除麦全身而退之外,广药俱乐部曾经和现在的所有高管,均被警方羁押在几千里之外的辽宁。

如今,随着足坛扫黑风暴的继续深入,广州足球圈很多人的命运将伴随杨旭等人,变得愈加难测。

三年前的那场球

3年之前的2006819日下午,广州越秀山体育场,广药队迎战山西路虎队(甲联第17轮)。虽已到下午4时,天气虽然略显闷热,但前来观战者却比平时多出很多。

“整个上半场,路虎队的懈怠表现令人惊讶。”1127,贾军(化名)向记者回忆道。这位资深足球记者、广州某报体育部主任分析指出,在上半场第17分钟到30分钟短短13分钟里,广药队轻松打进3球迅速以3:0的大比分锁定胜局。而整个上半场中,广药队四次获得单刀球机会,其中第25分钟拉杜卡奴的进球,是路虎两名中后卫关门失误,邹游的直塞令其直接形成单刀机会。

“十几分钟进3球和4个单刀球机会,太少见了。”贾军说。贾军承认球场上单刀球的机会随时都会有,但他认为“一个上半场就出现4次单刀球绝对少见”。

而到下半场,贾军就更为惊讶了,正常比赛中难得一见的失误,在路虎队中继续上演。第79分钟广药队外援拉杜卡奴的进球,源于路虎中场附近莫名其妙的丢球,拉杜卡奴得球时身边无一名球员防守,于是轻松破门。而舒马赫打进的第五球,也是因路虎中场明显的传球失误造成。路虎队最后仅靠外援雷纳托的一个点球,才勉强挽回了一点颜面。最后的比分是5:1,广药队大胜山西路虎队。

“毕竟我跑足球多年,了解广药队的实力,那天他们打得很疯狂,但就算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离5:1也还是有距离的。”贾军说。在次日的报道中,他婉转表达了自己的质疑。贾军当时判断,这场比赛存在猫腻,但他无法知道,这其实就是一个被精心设计的骗局。

另一位业内人士在一开场就嗅到了比赛的诡秘气氛:“不高明,做球的痕迹太明显了。我当时就想,肯定是广药队出大价钱买球了,否则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悬殊比分。”

但令这位人士感到意外的是,据警方最新披露,广药队只花了区区20万元就买到了这个大比分。

20万元的非常路径

“这不起眼的20万元,就是双方助纣为虐的结果。”1130,知情人一语道破深藏在20万元背后的玄机。

公安部虽然已于日前公布了杨旭花20万元买球的事实,但因其粗略而有节制的官方表达,导致其中的关键细节和隐匿在杨旭背后的相关责任人皆被模糊回避。

一周来,记者通过多方探访以期最大限度还原20万元买球的全过程。

当前已公开的说法是,在比赛之前,王珀打电话要王鑫去广州,通过教练丁哲和杨旭联系上,他们向杨旭表明只要广药队给王珀一些好处,就让路虎队输掉这场球。此说法表明,最初是王珀公然索贿才导致广药队被动买分。而实则不然,据知情者向记者透露,广药俱乐部之前就曾主动联系过相关中间人,将想买球的风放给山西方面,这才正中王珀的赌球下怀,双方由此一拍即合。

当王珀的代表来广州与杨旭谈价时,面对“死守”的威胁时,杨旭显得气定神闲,称绝不会出高价买球。“最初开价高于80万元,后见广药队了解他们的目的,最后就20万元意思了一下。”知情者说。

对广药队而言,出不多的钱获得5:1比分,既赚了积分,又助长球队士气。对王珀等而言,他们可以借这个大比分结果,让赌球的赢面更大,赢盘概率更高,通杀通吃。事实上,王珀等人在比赛当日投注某赌博网站,牟取了数倍于20万元的暴利。

但对杨旭来说,这20万元却不是小数,他必须向足协和俱乐部汇报,得到默许后才能实施。虽然广州体育局局长刘江南在公开回应中称,体育局对杨旭行贿买球毫不知情。但知情者却向记者透露,当时的广州市足协负责人孔茂盛,应是最先的知情者和默许者:“杨旭向他汇报是必经程序,如果孔不同意,杨绝不会操作。”

1130,面对记者的采访要求,孔茂盛以“我不好说,正在开会”为由拒绝。

据记者调查,20万元行贿款当时的获批路径是,先由杨旭打一个正式书面报告,说明20万元的用途为“俱乐部赛事奖金开销”之类,然后直接越过总经理麦奇杰,送到分管财务的副总经理吴晓东手上,再由董事长陈志农签字后,由俱乐部财务提出现金后直接交给杨旭,最后由杨旭亲手交给中间人,再由中间人转交王珀等。“这20万要经过层层上报审批,需要一帮人都签字后才能最后到杨旭手里。”知情者说。

两年冲超“假球”疑云

刘江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在冲超的压力下,那两年难免出现急功近利的做法。”刘所说的“那两年”,实为2006年和2007年,2006年广药队冲超失败,2007年冲超成功。

业内人士认为,广药队在2006年就开始花冤枉钱买分冲超,到2007年自然会愈发紧张,“继续花钱买分,这是不言而喻的事情”。

日前,公安部业已查明,王珀、丁哲、杨旭等人自2006年以来先后利用商业贿赂的方式,对国内“中甲”联赛个别场次比赛结果进行操纵。很显然,杨旭在当年所涉行贿买球的赛事,绝非广药对路虎一例。

2006年“中甲”有13支球队,广药队在主教练戚务生的带领下,共打了24场比赛,1536负,积48分,仅获联赛第三名,冲超失败。

知情者披露说,就在这一年,在王珀之前,杨旭还在其他比赛中“做球”,曾但任过广东雄鹰队总经理的钟国健与杨旭和吴晓东等人形成“做球同盟”,钟是中间人角色,钟与杨早在2002年前就相识,自杨主掌广药队之后,两人过从甚密,此时钟与地下赌球公司早有来往,又因吴晓东乃陈志农跟前的红人,可直接代表陈表态,一来二去,三人数次联手。

“客观上看,杨旭参与做球更多是为广药冲超。”业内人士评价。

一般情况下,因主场赢球概率高,大都选择在客场做球。在价格方面,如果明知对方利用比分赌球,就会只出小钱,如果遇到对方是强队又有冲超愿望,其价钱就会远超20万数倍。

“具体出多少,要根据对方球队的实际情况和是否用于赌球两方面来定。”知情者说。

2006年冲超失败后,陈志农、杨旭一干人被集团全部换掉,俱乐部由宁智雄接管。

2007年的冲超格局是,2006年最强的两支队河南建业与浙江绿城已冲超成功,遭到降级的几支球队根本不是广药对手。而且,沈祥福来后,新买了5个球员,广药队是一枝独秀。

但在如此背景之下,广药俱乐部高层仍然紧张万分,继续花钱买球。

据知情者透露,当时有赌球公司经常从中鼓捣制造紧张气氛,不愿轻易放弃这块肥肉的掮客们,往往在赛前就向广药队放话:“你们的主场我们可能打不过,但到客场时我们肯定死守。”言下之意,如果你想放心赢球就拿钱来。业内人士分析,赌博公司了解到广药队冲超的政绩需求后,就“投其所好”。

正是因为2007年的大肆行贿买球,导致俱乐部现任总经理宁智雄在本月初被辽宁警方羁押。而俱乐部中和宁配班子的其他高管,除后来者邹琦外,均相继被辽宁警方控制。

“几天前宁智雄还在闹辞职,没想到马上就被警方控制起来了。”知情者告诉记者。

熟悉广药俱乐部人事架构的一位人士指出,如果仅仅只涉及到2006年杨旭行贿案的话,就只需要控制陈志农、吴晓东等人:“怎么可能还要把2007年上任的宁智雄等一帮人也控制起来呢?这肯定是在查2007年冲超行贿买球的事。”

2008年和2009年两年的中超联赛中,广药队分别获得第7名和第9名。“这个成绩是凭实力打出来的,在中超联赛中做球不太可能。”广州日报一足球记者说。

“忍者神龟”的苦衷

一推再推,直到杨旭“行贿买球”案尘埃落定后,广药集团董事长杨荣明决定将“退出足球”的报告,正式呈交给有关部门。

在广州体育局看来,广药集团选择在这个节骨眼上退出,实属釜底抽薪,有点不顾大局。但匿名接受记者采访的一位广药集团办中层说:“广药其实已经没有退路了。”

当前的广药集团已被广州足球弄得一身是屎,并且“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曾派驻俱乐部的所有高层,现悉数被警方羁押;为冲超投入的两亿元巨资,换来的却是因“行贿买球”遭到中国足协降级的处罚。最让杨荣明感到沮丧的是,这次突如其来的丑闻,直接导致广州市和广药集团整体蒙羞。

据说,近日在一次中层干部会上,有人自嘲说足球让广药成了“冤大头”,会场顿时鸦雀无声。会后有人纠正说,应喻为“忍者神龟”才更恰当,毕竟,在这漫长的四年中,广药集团独立支撑着这个耗资巨大的俱乐部,为广州足球作出了巨大贡献。

其实,“冤大头”一说,用在广药“挥金如土”方面的表现,也颇为合适。

广药俱乐部在阵容的扩充上,素来毫无节制,公开数据显示,俱乐部四年来花费2亿多元。

依照中国足协规定,一个球队可以买5个内援,3个外援,财大气粗的广药队往往把这个“政策”全部用完。2006年共买5个内援、3个外援,共耗资2500万元左右。2007年沈祥福来后,又买了5个内援,且带来一个教练班子,花费至少在2000万元以上。

在当年“政治足球”的冲超高压之下,广药俱乐部上述慷慨的“做法”和“玩法”,被认为是一种保险系数更高的手段。

众所周知,自2005年广州足球被写进政府五年发展规划之后,广药集团就从广州市领导手里接过振兴广州足球的重担。成功冲超—从此成为广药必须全力以赴完成的政治使命。

广药一位人士向记者表示,广药高层非常明白,搞足球和卖药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意,垄断国企去搞足球永远没有优势:“说句实在话,如果把投到足球的钱用来投到电视和报纸上,效果可能差不多,但我们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挨骂。”

广药集团市场部一位人士承认,广药从来就没在足球经营上动过脑筋,球队“广药”这个名字就是实例。“广药”两字,实际上为广东所有的药厂都做了免费广告。他说:“如果集团真正研究足球的市场经营,怎么会为球队取这样一个名字呢?”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疫情下的粤西小城:早早取消的春节足球派对
一个记者众筹出书的背后:“足球文化是沙漠,我以前不信,现在信了”
发改委推21城建足球场,激发社会力量参与是关键
越秀山体育场与一座城市的足球记忆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