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氏”执掌“欧洲合众国”

2009-11-26 05:30:26

旨在统一欧洲的《里斯本条约》113跨越最后一个栏架时,“欧洲合众国”正式浮出水面,确定新“家长”的筛选也随之展开。尽管当选“总统”(欧洲理事会常任主席)的比利时首相范龙佩是这一职位的热门人选之一,但他与当选“外长”(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的英国人阿什顿一样,同属国际社会中的无名之辈。

当然,形式上的统一毕竟是历史性的一步。整体实力日益上升的欧盟,为世界多极化的趋势增加了一份推力。

外界有些失望

“今天,我们选出了将带领欧洲走向未来的领导人。”1119,欧盟轮值主席国瑞典首相赖因费尔特在布鲁塞尔宣布。当天,欧盟27国领导人推选比利时首相范龙佩担任欧洲理事会常任主席,委任来自英国的欧盟贸易委员凯瑟琳·阿什顿担任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

但是,并非所有人的想法与赖因费尔特一致。

“担任比利时首相还不到一年的一个男人以及一位从未担任过公职的英国技术官僚被欧洲27国的领导人推选为欧盟的高级领导人……将如此重要的职位委托给范龙佩以及阿什顿这类无名之辈,显得有些怪异。”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对欧盟掌门人的选举颇有微词。

德国《明镜周刊》的遣词多了几分诙谐:“(‘知道范龙佩吗?’‘谁?’‘阿什顿呢?’‘我不知道!’)现在,‘谁’当上了欧盟总统,‘我不知道’成了外长。”

诚然,范龙佩担任比利时首相前,连比利时人对他都了解甚少。这位不喜欢抛头露面的经济学家,据称是位业余诗人,闲暇时喜欢开房车度假。《华尔街日报》发表过一首据称出自范龙佩之手的俳句:“头发在风中飞舞/岁月流转,风吹依旧/不幸的是,头发却没见多。”颇为写实,62岁的范龙佩确已谢顶。

与范龙佩类似的是,53岁的阿什顿去年被任命为英国驻欧盟贸易委员之前,只有最资深的伦敦政客才知道她的名字。据德国媒体报道,直到选举当天,阿什顿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候选人名单当中。

正因为两人的“不出名”,欧洲议会中出现了不少失望的声音。“欧盟领导人继续着削弱欧盟宪章的表演,”德国委员丹尼尔·科恩-本迪特抨击道,“欧洲正在沉没。”

合适的选择

不过,对欧盟27个成员国领导人,尤其是法德英三国领导人来说,这样的选择再恰当不过。

《里斯本条约》经过多重波折才勉强通过的事实,已经充分显露欧洲拼图依然存在着巨大的缝隙。除了大国与小国之间的地位之争,大国之间同样龃龉不断。

范龙佩当选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这次欧盟特别峰会,各国领导各自揣着心思聚到布鲁塞尔。“他们没想到(就总统人选)能达成一致。”《经济学人》杂志称。

尽管经过了冗长、繁杂的电话协商,但各国即便对于新设职位的具体职责都未能达成一致。英国首相布朗力推政治盟友、前首相布莱尔担任首位“欧盟总统”,声称这一职位需要一名重量级人物,他能够在北京或华盛顿“让交通停顿”。但其他国家,尤其是小国,希望这一职位不能赋予过大的权力,充其量担当欧盟峰会主席这一角色。

僵持不下的局面最后还是由英国主动打破。布朗政府发现了一个再明显不过的事实:几乎没什么人支持布莱尔,而对于主席式的“欧盟总统”却有着近乎一致的看法。英国不得不接受布莱尔已经出局的现实。

有分析称,承认法国与德国主导欧洲事务(英国有些边缘化)这一现实的同时,还需考虑欧盟其他成员以及欧盟整体的利益,选择三大国以外的人执掌欧盟,是一个稳妥的选择:既不会抢去大国领导人的风头,也能彰显一体化的宗旨。

“他们两人都缺少国际背景或经验,”欧洲政策研究中心一位负责人马尔科·因赛迪称,“但这是取悦所有人的一个做法。”

具备独特优势

当然,选择范龙佩与阿什顿,并不仅仅是取悦27个成员国。两人的资历在一定程度上也契合了欧盟现阶段发展的需要。

调停各方分歧,悄然达成妥协是范龙佩的优势之一。去年12月,准备退休的他,临危受命担任过渡政府首相,当时的比利时因为不同语种的政治派别斗争而陷于瘫痪状态。尽管他有些不情愿,但是他还是将平静带回给比利时人。

对于外界认为自己资历不够的看法,范龙佩心知肚明,“对于欧洲理事会主席的履历以及形象,已经有了大量的谈论。”他说,“但最关键的事情是对话、团结与行动。”

“我个人完全从属于欧洲理事会,我怎么想并不重要,我的角色就是寻求共识。”习惯于幕后修补工作的范龙佩,强调自己的新职位不是首席执行官,而是协调各方的中间人。

欧盟理想与现实的差距以及各国之间的“缝隙”确实需要一个扮演黏合剂的领导人。

阿什顿的当选与范龙佩有些许不同,一定程度上来讲,她是一匹“黑马”。英国现任外交大臣米利班德是各国的首要人选,但他考虑再三决定留在英国,利用英国混乱的政治局面积攒更多的政治筹码。

不过,阿什顿并非泛泛之辈。阿什顿出生于英国一个小城镇,她是家族中第一个读大学的女性。她通过自己的努力,在英国工党中不断得到提拔。1999年,她被布莱尔任命为上院工党领导人,为《里斯本条约》的通过做了大量工作。后来,她悄无声息地促成了英国与韩国的自由贸易协定而成功被任命为英国驻欧盟贸易委员。

针对外界的质疑,她回击称,自己拥有25年的谈判经历,并称将会利用自己知名度不高这一点来开展“悄然外交”,用结果证明自己是“这个职位的最佳人选”。“我是一个自大狂吗?不,我不是。”她说,“以我所做的事来评判我,我想你们会以我为荣的。”

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对此却有不同的看法。他在博客里写道:“将出任欧盟‘外长’的阿什顿在自己的卧室里摆放了一整套戴立克玩具(英国电视剧当中一个总是充满了邪恶意念的机器人)。”

不是政治动物

范龙佩与阿什顿得到职务的另一原因就是两人都是经过训练的经济学家,他们不是“政治动物”。“只有时间能说明,他们能够面对国际关注的压力。”德国《明镜周刊》称。

有分析认为,以经济为纽带走到一起的27个国家,需要更好的沟通渠道与协调人,只有这样欧盟才能与美国以及新兴的中国、印度等国进行对等的竞争。

接下来的两年半时间里,范龙佩将协调与27国领导人以及政府间的会谈。《明镜周刊》在文章中称:“他需要快速地树立自己的声望,从而不会沦为法国与德国的工具。”

但是,更为重要的工作属于信任欧盟外长。阿什顿的任务之一便是组建一支全新的欧盟外交团队,成员将达7000人,进而确立真正的欧盟外交政策。

“范龙佩与阿什顿真正的优势在于,外界对他们的期望值很低,因而他们能够比较轻易地完成任务。”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首个国产单抗登陆欧盟 复宏汉霖回A再加码
7500亿复苏基金悬而未决,“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考验欧盟
双重打击欧洲自顾不暇,中欧投资协定谈判遭遇重重阻力
紧张局势再升级,韩朝关系濒临“全面破裂”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