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寻求中美贸易争端的双赢之道

2009-10-29 02:13:24

1029,第二十届中美商贸联委会会议将在杭州举行。

21日由美国商务部、贸易代表办公室和农业部联合主持的有关中美商贸联委会会议的记者吹风会上,当与会的美国官员被问及“是否将人民币汇率问题纳入本次会议议程”之时,他表示“没有说不谈,也没有说会谈”。

这种外交辞令的回答很圆滑,但是考虑到就在几天前美国劳工和制造业团体还在敦促奥巴马履行选举承诺将中国正式认定为“汇率操纵国”的大背景,这种含糊其辞的态度其实已经表明人民币汇率问题不太可能成为本次中美商贸联委会会议的主要议题。而在今年730日结束的中美两国间首次内阁级别的战略与经济对话会议上,美国也没有将人民币汇率问题作为一个专门议题进行讨论。

美国趋向于淡化要求人民币升值的主张,这是一个好的信号。因为当它决定不再去努力孵化一颗石头之时,那么就有可能在其他方向上为解决中美贸易不平衡作出实质而有效的突破。

回顾历史,可以发现当美国的经济面临巨大逆差而难以为续的时候,美国有三种调整手段可供选择。其一是劝说或迫使其他国家调整宏观政策;其二是美元贬值;其三才是调整美国国内政策。三种手段之中,第一种选择是对美国最为有利的,因为迫使他国调整宏观政策的本质是转嫁美国进行经济调整的成本。历史上,美国曾经成功地实行过第一种手段。在1985年,由于对日本的巨大贸易逆差无法平衡,美国逼迫日本签订了“广场协定”导致日元升值。而众所周知,“广场协定”的最终结果是美国对日贸易逆差得以平衡,但是日本经济也从此陷入“失去的十年”。

美国要求人民币升值,其实就是试图在解决中美贸易不平衡的问题上故技重施。不过既然有了日元升值的前车之鉴,中国不可能会答应美国对人民币大幅升值的相关要求。另一方面,金融危机使得美国经济对来自中国的支撑有了更大的依赖,这也使得中国对美国的不合理要求的反制力量得以强化。当一种措施的反制力量强大到能使双方同归于尽的话,这种措施就不太可能变成现实。因此,日元广场协定的故技现在难以在中国身上重演。

本次即将在杭州举行的中美商贸联委会会议被媒体赋予了较多的含义,因为11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将访问中国因而本次会议被普遍视为奥巴马访华前的商贸热身;而作为奥巴马就任总统后第一次举行的中美商贸联委会会议,媒体更是把这次会议看作是观察奥巴马政府贸易政策取向的一个契机—从就职至今,奥巴马尚未就贸易政策问题作出任何主题演讲,美国国内对奥巴马在贸易政策上和稀泥的态度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不过奥巴马政府很可能在贸易政策取向上继续含糊下去。一边是全世界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的呼声,一边是国内工会势力在不断施压敦促他利用法律规定的贸易救济措施限制外国进口,在这种情况下和稀泥可能是最佳选择。

不过观察本次中美商贸联委会会议的主要议题,可以发现中美在清洁能源上合作的重要性正在增加。如果回顾奥巴马的竞选过程,可以发现新能源计划构成了他施政纲领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后发表的获胜演讲之中,他说“我们要掌握新能源,创造就业岗位”;而在他公布的8250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之中,能源项目的投入超过了500亿美元。某种意义上来说,奥巴马试图创造一个新能源产业来改变美国。

现在,我们忍不住猜测奥巴马是不是又在试图使用新能源这张王牌来解决中美贸易争端,毕竟新能源产业预测中的价值达到几十万亿美元。在这几十万亿的增量面前,中美目前数万亿的累计贸易不平衡可以轻松地被稀释。

“做的蛋糕足够大,就能自动解决分蛋糕的冲突”,这也许就是奥巴马解决问题的思路。我们不确定这个思路能否成功,但是仅仅是这种谋求双赢的尝试就值得欢迎。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中美汽车碰撞大比拼 一国产就变“软壳蛋”?
中美汽车碰撞大比拼 一国产就变“软壳蛋”?
跨国公司、供应链、贸易…新冠肺炎疫情会否影响全球经济?
抗击疫情之际,中美关系走向缓和!对美加征关税减半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