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交近攻 工行图霸“战国时代”

2009-10-15 04:03:19
工行收购标的大多位于发展中国家和地区。这可能代表了中国银行业未来走出去的方向。由于受自身资金实力及管理能力限制、进入发达国家银行业的高难度甚至是意识形态壁垒的阻挠,中国银行业将发展中国家和地区作为自己的并购重点,或许是一种比较符合自身实际及外部现实的明智选择。

中行副行长朱民在9月初举行的第三届中国银行家高峰论坛上表示,全球的银行业正在面临一个根本性的结构性的调整。银行业的黄金时代过去了,正在进入一个新的战国时期,谁是未来的赢家,谁是未来的输者,到今天还不能下判断。朱民说,“我们都会在未来的混战当中找出和定位自己。”现在这个判断正在变成中国银行界的真实行动。

929,在大陆和香港双重上市的中国工行召开董事会会议,审议并通过了关于收购泰国 ACL 银行(在泰交所上市,下称:ACL 银行)股权的议案,在满足若干条件的前提下,公司拟就 ACL 银行所有股份向其全部股东发起自愿要约收购,预计自愿要约收购将涉及的总对价最多约为182.90亿泰铢(约合37.18亿元人民币)

这是工行在境外征途中的最新手笔,也是第五次境外收购。此前,工行已收购了印尼Halim银行90%的股权、澳门第三大银行诚兴银行80%的股权、南非以资产规模计最大银行Standard BankSBKJ.K20%的股权以及华比富通银行的零售及商业银行业务。

并购受制多重约束

由工行的收购目标所属区域可以清晰地看出,收购标的大多位于发展中国家和地区。这可能代表了中国银行业未来走出去的方向。由于受自身资金实力及管理能力限制、进入发达国家银行业的高难度甚至是意识形态壁垒的阻挠,中国银行业将发展中国家和地区作为自己的并购重点,或许是一种比较符合自身实际及外部现实的明智选择。

工商银行的市值规模目前已超过1.5万亿元人民币,成为全球市值最大的上市银行。但这一结果某种程度上是西方发达国家的金融企业遭遇了历史性金融危机所致,而且规模上的第一并不代表其综合实力就达到了第一。国际商品投资大师罗杰斯曾在中国亲身体验了本地银行的服务后表示,中国银行业的水平离国际水准还相差甚远,因此,他将很少沾手中国银行业上市公司的股票。

银行业作为服务业中的明珠和精华,其服务水准、经营管理水平和市场对其品牌的认同度直接体现了一家银行的核心竞争力及综合实力,而这也是一家银行在对外并购时所要考虑的最首要的因素。如果一家银行超出自身能力去收购与自身并不匹配的对手,轻者会出现在收购的初步接洽阶段就会遭到冷淡对待和拒绝,重者是即使实现了收购,也难以消化整合并购对象而浪费资源。

除了体现量力而行的原则外,进入发达市场银行业的高壁垒也是中国银行业海外并购所遇到的另一难题。以日本为例,其对外资进入国内银行保持高度警惕,并设置了相当严格和苛刻的条件,因此,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一个国家的哪家银行成功在日本占据一席之地。本来在日本已经有了一定气候的花旗银行,最后却由于自身后院起火而不得不从日本全面退却。

再比如美国,政府介入非金融领域里的并购已经司空见惯,中国企业不乏其例,而对金融业的保护就更不用说,在此次美国金融危机中,数家金融机构在事实上已处于破产的情况下,美国政府也是宁可以纳税人的钱拯救,而不是向国外有富余资金的国家伸手要钱。美国政府为何甘愿走国有化的道路并冒被攻击破坏市场原则的风险,原因无它,就是为了能够将国家的金融自主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其实,撇开发达国家不谈,对银行业这一关系国家金融及经济命脉行业的绝对控制,几乎是所有国家的一致取向。即使在WTO规则下,所有成员国都将向其他成员国开放金融市场和金融业,但在具体开放过程中,在与外资银行有关的政策规定中,存在着诸多或明或暗的歧视及限制,很难在短时间内真正实现一国金融业的市场化竞争。

上述自身及外存的现实条件基本上决定了中国银行业海外并购的选择范围和空间。

争夺亚洲

自此次金融危机以后,或者出于摆脱自身危机的需要,或者出于进一步扩张的需要,发达市场的金融企业巨头都将未来的发展重心转向了发展中国家。

深陷危机中的花旗银行,尽管其在美国本土的业务受挫并从日本及欧洲大举撤退,但其在拉丁美洲的业务则蒸蒸日上。619,花旗银行行政总裁潘迪特表示, “如果以交易量来衡量,我们今年所有的业务都将是最好的一年。”622,花旗行政总裁潘迪特表示,巴西是花旗增长动力的关键区域,在近三十年里,它一直为花旗提供着稳定的收入流。

除了拉丁美洲,亚洲也在花旗的重点发展区域之列。727,潘迪特表示,花旗不会从快速增长的亚洲市场撤退,即使该行在缩减其他地方的规模。“我们毫不怀疑,在未来十年里,亚洲将在全球增长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比例和位置。”在今年上半年,花旗集团旗下的Citicorp的利润的一半来自亚洲。潘迪特表示,中国及印度对花旗的未来至关重要。

安然度过此次危机的汇丰也将海外业务重点转向了东方。925,汇丰董事会在香港宣布,集团行政总裁办公室将于明年21日起迁往香港。汇丰集团主席葛霖称,“亚洲和中国是全世界的重心,也是我们业务的重心。”汇丰这样做自有它的道理,今年上半年,中国大陆和香港业务为汇丰贡献了近40%的税前利润。据预测,在未来5-10年,这一业务比例有望达到50%。此外,包括德意志银行、瑞士信贷和野村在内的许多银行,都将全球业务负责人的办公地点迁往亚洲。

工商银行的此次收购与国际银行业的并购趋势完全一致。而这也许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中国银行业不得不直面的残酷现实:在海外扩张空间本来就不大的背景下,自己不得不与海外强劲竞争对手在日益狭小的市场空间里展开争夺战,而且兵贵神速,机不可失。

其实,如果我们反过来想一下,既然海外大行在中国的业务利润都出现惊人的增长,而且都在大肆进入亚洲和中国,那么本来扎根在这些市场里的本土金融机构是否该想想:如何在自己已经占据主导地位的市场里巩固已有的优势地位,并不断提升自己的份额以实现本土市场收益的最大化?这一守势也许是与海外并购的攻势处于同等重要的地位。

助推人民币国际化

竞争形势固然严峻,但中国银行业的海外扩张也不是没有章法。工行的并购战略所体现出来的特点就是,紧跟经济形势的发展,因为金融活动与实体经济活动密不可分,经济活动的开展会对金融服务产生天然需求。

目前在东南亚一带与中国密切相关的区域经济合作包括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区及中国-东盟经贸合作。中国的参与使这些区域经济合作获得了巨大的推动力,而这同时也为中国银行业参与该区域内的竞争提供了天然优势,因为在中国和东南亚都有分支机构的中国银行业在资金结算及贸易融资上具有更大的便利。

如果我们将工行的并购行动放在人民币国际化这一更宏大的背景下来观察,可以更加显示出这些并购活动的战略意义。

200812月底,国务院正式提出对广东和长三角地区与港澳地区、广西和云南与东盟的货物贸易进行人民币结算试点;200948,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上海、广州、深圳、珠海、东莞开展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20097月,香港、上海和珠三角4个城市开展人民币贸易结算业务试点。央行行长助理郭庆平周三透露,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试点进行两个多月来,结算量已经达到7000万元人民币。

而在工行的五次境外并购中,港澳地区和东盟国家总共占据了四席。这与其说一种巧合,不如说体现了工行的战略意图,即与国家政策密切配合,在未来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中获得先机。工行在这些国家的战略布局为人民币在这些国家的流通和贸易结算提供了平台,客观上也会促进人民币在东南亚地区的国际化。

值得一提的是,工商银行A股将于1027实现全流通。届时限售到期的股份合计2360.12亿股,占解禁前流通A股数的1578.68%。虽然市场一致认为,作为大股东的财政部和汇金公司在解禁后减持的可能性较小,但在这一敏感时期出现并购交易的消息,则至少会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市场的担心情绪。而工商银行董事会决定于20091127日上午召开200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关于收购泰国 ACL 银行股权的议案等事项。这一时间安排颇具意味。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公益时间也有“银行”可存了!吉林省青年志愿者协会与亿联银行联手推出青年公益项目
激进并购负债高企 物美传二次IPO纾困
放宽银行资本债投资门槛 监管再度为险资解困
空降党委书记 民生银行变阵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