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强招了:“平安是福”喃喃不已

2009-12-31 15:03:17
号称重庆黑恶势力“最大保护伞”的文强,何时何地开审?对于这个外界高度关注的问题,重庆市高院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目前文强案仍处于侦查阶段,还没有进入诉讼程序,因此开庭审理时间不能确定;而鉴于文强职务比较高和案情重大,此案极有可能是异地审理。

20091012国内一媒体披露称,921,重庆市委党校一个处级干部培训班上播放的一段视频显示,文强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招供了自己的罪行,并写下《悔过书》请求组织原谅。

重庆市委党校教务处负责人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否认了该校曾播放过以上文强视频。但文强目前认罪态度良好,得到了重庆警方人士的确认。该知情人士108日晚向时代周报记者称,文强现在被异地关押在贵州,目前很配合专案组人员的审讯,“‘平安是福’成为他最近常向专案组人员感叹的口头禅”。

此前,一个接近文强专案组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文强最初面对专案组人员审问时态度强硬,向办案人员叫嚣:别想通过审问从我口中获得更多的东西!

“文强警帮”覆灭

现年53岁的文强,涉黑落马前曾任重庆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市司法局局长。9年前,他曾是显赫一时的打黑英雄。今年86日他在京参加全国司法厅()长座谈会时被限制行动,87日上午通过民航班机押解回渝,接受组织调查。926,他因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和涉嫌受贿等职务犯罪被警方执行逮捕。

和文强一起被执行逮捕的还有原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彭长健。此前,文强黑恶“保护伞”骨干黄代强(原刑警总队副总队长)、陈涛(原治安总队副总队长)、赵利明(原经侦总队总队长)、李寒彬(原刑警总队“打黑”支队支队长)等一批同案人员已被逮捕。涉黑落马的原交警总队长陈洪刚目前仍在“双规”审查中。

重庆官方发布的信息称,长期以来,文强伙同其“心腹”骨干黄代强、陈涛、赵利明、李寒彬等人,利用职务之便,涉嫌先后为王天伦、岳宁、龚刚模、谢才萍、王小军、陈明亮、马当和“亮点”等多个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团伙充当保护。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进行杀人、抢劫、绑架、故意伤害、组织、容留卖淫、开设赌场、非法拘禁、强迫交易、寻衅滋事等犯罪活动。

文强等人还涉嫌强奸、洗钱、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收益、非法持有弹药、帮助毁灭证据、高利转贷、伪造国家机关印章、伪造公司企业印章、介绍卖淫以及巨额受贿等多项犯罪。

文强团伙涉案者占据了重庆警方刑侦、治安、经侦、交警等重要部门,并在其中担任要职。与此同时,渝北、北碚、江北、南岸、渝中、垫江等区县公安局局长或副局长,以及重庆市公安系统一大批警员,均在重庆这次打黑风暴中因涉黑而应声落马。

重庆市目前还未公布此次落马的涉黑警员的人数,但警方内部人士透露“早已超过200人”。

重庆坊间称,这是重庆市继规划系统“窝案”之后,查处的又一个系统性窝案。此前重庆市规划局局长蒋勇,原规划局副局长梁晓琦,原沙坪坝区规划管理办公室主任、沙坪坝区规划分局局长、渝中区副区长王政,原重庆市规划局党组成员查红,原重庆市规划局建筑管理处联络员、市规划局用地规划管理处处长、沙坪坝区副区长陈明等人,均先后被查处。

而重庆警界窝案,其性质及规模(特指涉案人数及涉案官员的职务)远远超过规划系统“窝案”。

重庆版“雷诺探长”

重庆坊间已将文强比喻成重庆版“雷诺探长”。刘德华主演的“雷诺探长”,以香港原九龙总华探长吕乐为原型,吕乐在位期间率香港警方部分人员大肆敛财,其个人敛财5亿元。

文强并不逊色于吕乐。重庆官方消息称,文强和彭长健以及骨干成员等利用手中职权,徇私枉法、买官卖官、大肆收受巨额贿赂。侦查中一共查扣其涉案资产价值上亿元,尚有涉案资金转移海外正在追查中。

重庆警方人士称,目前查实的文强房产共有8(其中4处别墅)。文强被“双规”后,专案组人员在其家中搜查时发现,他家中各个角落都藏匿有金钱,包括人民币、港币、美元、英镑以及金条,价值3800万元。

前段时间网上盛传文强“挖鱼塘”,藏匿2000万元赃款的传言,目前已得到重庆警方证实。“重庆打黑除恶阶段性成果汇报展”仍在继续展出,但重庆警方增加了新内容,其中之一就是将文强藏匿的这笔巨额赃款搬到了现场,把这些用油纸层层包好的成捆百元钞票堆成了一个八层小山。

重庆警方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了这笔账款侦破的细节:文强老婆在看了专案组成员向其播放的文强在外长期嫖娼的录像后,异常愤怒,继而揭发文强的赃款窝藏点,带领专案组人员前往重庆机场高速公路边一个深水鱼塘。在这个鱼塘底的淤泥里,专案组人员花了两天时间捞出2000万元赃款,“每一叠都用油纸包得很好,裹得很紧,没有一叠进水的”。

专案组人员还在文强的家里发现一个保险箱里放有40多块名表,每块价值都在数十万元。同时从他家里搜出国内外名酒近千瓶,其中茅台酒就有400多瓶,大部分是30年以上的老茅台,“简直可以开个茅台酒展!”

更让专案组人员瞠目的是,文强家里还藏有大量珍贵的文物字画。其中一部分已在“重庆打黑除恶阶段性成果汇报展”展出,里面包括三幅张大千的真迹,每幅价值都在千万元以上;还有一个由五根世界顶级象牙雕刻成的九龙雕刻,四枚恐龙蛋化石,以及一尊佛头。

据称这尊佛头来自世界文化遗产重庆大足石刻。2004年,大足石门山摩崖造像两尊石刻佛头被盗,案子至今未破,佛头也不知去处。重庆警方至今未对外解释文强家中那尊佛头的来历。

“目前已初步查明文强转移到海外的涉案资金就高达3000万美元。”重庆警方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文强涉案资产到底有多少有待进一步评估,“但可以肯定的是金额将非常巨大”,重庆市还将专门邀请国家文物专家到重庆对文强藏匿的大量文物进行估价。

重庆官方消息还说,文强道德败坏、包养情妇、长期嫖娼、赌博成性。“文强对14岁及14岁以下的未成年少女很感兴趣,”一位接近文强专案组的人士透露称,文强多次通过买春方式奸淫幼女。因此,重庆坊间一些人戏称文强为“大无畏的‘洛丽塔’(一本全球禁书的书名,恋童癖的代名词)实践者和一个用身体写作的人”。

“福兮祸兮碑”故事

文强在重庆市著名风景区武隆仙女山,拥有一座占地20亩、价值3000多万的双子别墅。对于该豪华别墅,当地传言:文强买地没有花1分钱,是武隆县一位主要领导白送的;文强建房子也没有花1分钱,是有建筑商替他免费建好的。目前,重庆市正就别墅的土地来源问题展开调查。

就是在这座豪华别墅院内,立有一块重达1吨多的石碑—福兮祸兮碑。文强将其作为镇宅之宝以避邪。在“重庆打黑除恶阶段性成果汇报展”上,重庆警方最近特意将该碑用车从仙女山运往设在重庆市公安局一楼的大厅,作为文强赃物展出。

重庆警方人士称,就是这块碑引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故事。

“福兮祸兮碑”底座为一只巨龟,龟背上还盘绕着一条蛇,碑的正面书写有“福兮祸兮”四字,龟、蛇分别代表福与祸;碑背后用篆体刻有“永安宫”三字。该碑本立于重庆奉节刘备托孤故址永安宫。

章武二年(222),刘备率20万大军东下,为关羽报仇,遭东吴大将陆逊火攻连营八百里,败归巫山建平,退守鱼复,改县名永安,行宫因此命名永安宫(现位于奉节师范学校院内)。刘备在战败的惨淡情绪中立“福兮祸兮碑”,置于永安宫门口,冀望祸福转换,自己的江山牢靠,功业永固。

但这块碑并没有带来好运。刘备住在永安宫里,忧愤成疾。章武三年(223)春,刘备病情加重,星夜派人赶到成都,召来诸葛亮商议后事,将国事、家事嘱托完毕,刘备便一命归天了。“永安宫托孤”的悲壮典故由此而来。

文强别墅院内的这块碑并不是来自永安宫的文物。文强向专案组交代,它实为仿造品,是别人送给他作为别墅的镇邪之物。

据重庆警方人士透露,文强向专案组坦言,他一直以来并不知道这块碑的涵义及历史渊源。送礼者当时逢迎文强说,在古代,只有帝王将相这类位高权重之人的住所才可立这种碑,以树功德,龟、蛇代表了帝王将相;而文局长就是当今中国的重臣,适合立这样的碑。

文强说他当时听了送礼者的这一番话很是得意。但走过这块碑,侧身看到“永安宫”这三个不认识的篆体字时,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这种感觉稍纵即逝,后他欣然将碑竖于别墅院内。

专案组后来在文强别墅内查获此碑,也对其涵义及历史渊源感到陌生,于是请相关专家对它进行了辨认和考证,方知以上历史典故。重庆警方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专案组人员把这块碑的历史典故向文强转述后,文强哑然失笑,唏嘘不已:想不到这碑早已预示了我今天的命运—气数已尽,到了交待“后事”的时候了。

“目前文强被异地关押在贵州息烽,因为案情重大,专案组人数众多。”重庆警方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说,文强专案组共有5个小组,其中三个小组的组长分别来自中纪委、公安部和辽宁警方,各项侦查、审讯工作仍在紧张地进行。

 

 

相关新闻

重庆涉黑案开审 “黑老大”恶行陆续曝光

1012,重庆打黑风暴正式进入第二阶段,司法审判拉开大幕。从12日起,重庆“涉黑涉恶”系列案件在五个中级法院陆续开庭审理。

此次“涉黑涉恶”系列案件审判将创下重庆法院审判历史多项“之最”。重庆官方发布消息称,其个案被告人数少则近十人,多则六七十人,个案涉案罪名多达十余项,个案庭审时间最长将达十五六天。

重庆涉黑案开审首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和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分别开庭审理杨天庆等9人“涉黑”案、刘钟永等22人“涉黑”案。13日起,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审“开县一霸”李义涉黑团伙案;14日起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文强弟媳谢才萍涉黑团伙案。

以上受审的四大黑帮,每一个都罪行累累。重庆市检察机关指控杨天庆及其团伙有组织地实施故意杀人、故意伤害、强迫交易、敲诈勒索、放高利贷、暴力收债等违法犯罪活动,涉案罪名多达十项,涉嫌犯罪时间跨越八年。

刘钟永涉黑团伙被指控的罪名包括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等11项,其中主犯刘钟永被指控8项罪名。

李义涉黑团伙拥有成员28名,作案时间跨度长达8年,以暴力、威胁和其他手段有组织地进行了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强收保护费、强行罚款、聚众闹事等违法犯罪活动。

谢才萍团伙先后开设赌场网点近30个,还实施控制赌客、殴打警察等非法拘禁暴力犯罪。

目前,杨天庆团伙案已在12日审理完毕,但未当庭判决。其他3件“涉黑”案都还在审理当中。

1019日上午930,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将开庭审理被告人张波、张涛等人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开设赌场、寻衅滋事、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故意毁坏财物一案。

重庆市高院有关人士表示,首批涉黑案件开庭后,将有更多案件陆续进入审判程序,法院任务将很艰巨。但时代周报记者从该人士处了解到,以“江湖大佬”陈明亮、龚刚模、岳宁、陈坤志、岳村等为首的多个涉黑团伙,目前尚无具体的公审时间表。

而在司法审判的另一边,作为扫黑最前线的公安机关进入了攻坚阶段,侦破工作一刻没放松,审讯黑老大更是通宵达旦。重庆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称,该市7000多名打黑民警放弃国庆大假,每天工作16小时以上。目前打黑战线正在按步骤向区县推进。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华润置地城市更新,从物理空间改造到社会价值重构
胡润发布《企业社会责任白皮书》 民企成精准扶贫重要力量
武汉科大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将“五险三金”整合为“三险一金”
全国人大代表建言:未成年人防性侵教育这一课亟需补上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