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如何处理我们的海量垃圾?

2010-03-18 02:42:40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居民生活方式从紧缺和节俭转向热衷于消费主义,在中国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度,中国政府也面临着处理迅速增长的海量垃圾的难题。原先简单的填埋处理,不仅由于其堆填区内的有机物分解会产生大量的强力温室气体—甲烷,严重影响环境而不宜使用,而且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的土地来堆填垃圾。今年6月份,北京市的官员们警告说,该市所有的垃圾堆填场都将在5年内饱和。随着垃圾堆填区又一次饱和的日益逼近,中国开始了一个庞大的垃圾焚化炉建设计划。

但这个计划受到垃圾焚化炉附近饱受污染之苦的居民的强烈反对。如同反对泉港城市污水处理厂的福建泉州峰尾事件一样,北京、上海和广州都发生了要求减少垃圾焚化炉排放和反对在附近建设垃圾焚烧炉的群体要求。人们对自己的生活环境的保卫意识日益增长,而对政府保护环境的信任则不断丧失。白云区太和镇李坑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这个几乎引进了当前全球最先进垃圾焚烧工艺和技术的项目,投产三年来,周边居民一直怨声载道,就是一句话:太臭了!针对环保产业本身所产生有害污染物的严重危害,他们再也不愿意“牺牲我一个,造福一大片”了!他们和峰尾的村民一样,明确提出:要么政府把我们这些居民迁走,要么是把这个害人的垃圾焚烧炉搬走!坚决反对再增建、扩建垃圾焚烧炉。

在对待庞大的垃圾焚烧炉建设计划上,我们应广纳民意,广集民智,经过博弈,最终找出科学的垃圾处理方法。

首先,垃圾焚烧处理到底是先进技术呢,还是落后而被淘汰的技术?

尽管垃圾焚烧技术由于其具有占地少和可以发电的主要优点,有过辉煌的阶段,但欧美、日本等使用焚烧炉最多最早的发达国家,目前都处于关闭垃圾焚烧发电的潮流之中。德国、荷兰、比利时、意大利等都早已相继颁布了“焚烧炉禁建令”或部分禁建令。我们为什么还要采垃圾焚烧这样一种低效能的技术呢?

其次,国人生活方式亟待改变,当建立生态的循环利用意识。

“赞成和反对焚化炉的双方都认同,应该通过提倡循环再用和减少包装来减少生活垃圾的产量。即使没有得到循环利用,仅仅是有效地对垃圾进行分类都能使焚化炉的排放更容易达到标准。因为焚烧单一成分时,温度可以被更精确地控制以减少二恶英的生成。”垃圾分类收集,分类处理,尽可能回收利用,尽可能减少处理量,这是所有垃圾处理技术都一致的意见。如果我们能够通过分类收集,使现有垃圾能够有30%回收使用,那么我们就可以延长目前的垃圾填埋场使用寿命30%。如果我们提倡减少消耗的节能减排生活方式,如坚持循环使用,反对不必要的一次性用具,再进一步减少生活垃圾的产生量,哪怕就是减少10%,都远比一个垃圾焚烧炉的处理量大得多!

最后,必须正视高效率的垃圾处理需要高成本的事实。

国外的专家指出,要垃圾焚烧炉达到肉眼都难以看见烟气,焚烧炉排放物中基本不含二恶英和其它污染物,每吨垃圾的处理成本几乎是一般垃圾焚烧炉的10倍。对于在本质上成为“享受国家补贴的混合垃圾小火电厂”的垃圾焚烧厂,必须严加看管,一旦“掺烧燃煤比例超过20%”,就坚决停产,直至它关闭,不再把“剧毒物质的提纯扩散到空中,然后把剧毒灰烬填埋留给子孙”为止。

综上所述,我们应该在城市垃圾处理技术上坚持提高垃圾焚烧炉的排放标准,严禁建设低水平的垃圾焚烧炉,加大对高水平垃圾处理技术研发和使用的投入!我们应该在城市垃圾处理政策上对目前一家一户收取垃圾处理费的政策进行调整,对每个垃圾回收站的垃圾量实行减排鼓励,对垃圾分拣回收减排企业给与减税和奖励支持,对居民分类收集垃圾的社区给与支持和鼓励。我们还应该对各种产品实行回收处理政策,要求企业承担起回收处理的责任,对产品的过度包装征收高额消费税,对企业回收产品给与退税鼓励。

光反对在自己家园附近建设垃圾焚烧厂、污水处理厂这不是办法。就处理中国目前海量的城市垃圾而言,最需要的是更好的垃圾收集方式,以使垃圾得到更有效更可靠的处理。而这是一个需要全民共同努力的过程,必须使“对循环利用还没有表现出兴趣”的国民认识到:只有改变“没人真正在乎环境”的状况,只有真正减少排放,我们才会不受焚烧垃圾的臭味之苦。

 作者系广东省政府参事

背景链接

焚化炉将构成全球危害

凯斯·布拉德希尔(KEITH BRADSHER

在深圳,这位于中国东南新兴的现代城市中,矗立着两座巨大的灰色建筑—由私营公司建设的龙岗垃圾焚化厂。它的两座焚化炉排放的烟气在一英里外就能闻到,居民们要求减少焚化炉的污染排放,并反对在附近建设第三座焚化炉的计划。

随着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生活垃圾排放国,中国开始了一个庞大的焚化炉建设计划。但在这些焚化炉焚烧垃圾的同时,它们也会排放污染物,特别是损害人体神经系统的二恶英和水银。

最近,一项基于卫星观测数据的大气研究显示,这些污染物,特别是像二恶英和水银这些难以降解的污染物,它们的危害并不只局限在中国。这些污染物可以通过大气环流,穿越太平洋上空,到达美国沿岸。

中国的焚化炉完全可以做得更好。在与龙岗相对的深圳市的另一端,由国有市政工程公司建设的宝安垃圾焚化厂,排放如此之低,以至于肉眼都难以看见烟气。政府的测试表明,宝安焚化厂排放物中基本不含二恶英和其它污染物。

但是,宝安焚化厂处理每吨垃圾的成本是龙岗焚化厂的10倍。宝安焚化炉和龙岗焚化炉在技术水平上的巨大区别,显示了社会的一些矛盾之处。由于缺乏统一标准,各地建设焚化炉的技术水平差异巨大,甚至像深圳这样在同一城市里也是如此。中国政府的管理者们讨论收紧焚化炉的污染物排放标准的需要,已经有几年之久。

一项由华盛顿大学和伊利诺依州阿贡涅国家实验室的联合研究指出,北美湖泊中六分之一的水银污染物来自亚洲,特别是中国。这些水银主要来自燃煤发电厂,其次就是垃圾焚化炉。一些重金属污染物如镉,在焚化炉排放中含量也相当高。

2005年一份世界银行的报告警告说,如果中国大建焚化炉且不限排放,世界范围内大气中的二恶英含量将迅速翻倍。此后,中国放慢了焚化炉建设并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排放,但目前世行的跟进报告还有待完成。

堆填方式也会产生环境危害。一间提供各种环境危害损失测定的能源咨询公司,麦克依维恩公司的董事长罗伯特•麦克依维恩指出,堆填区内的有机物分解,会产生大量的强力温室气体—甲烷。他认为,相对于焚化炉的污染物排放,特别是像宝安焚化厂这些技术先进的焚化炉来说,垃圾堆填区产生的甲烷才是对中国更严重的问题。

美国的焚化炉排放标准已达到接近欧洲的标准,然而中国的管制标准仍然允许焚化炉排放比欧洲标准多10倍的二恶英。一位北京官员透露,收紧焚化炉排放标准的程序已经停滞了三年。这位官员透露,几个部门都认同收紧二恶英排放标准的必要性。他们的分歧在于,一个要求关停超标焚化厂的权力,而另一个希望保留对焚化厂项目的审批权力。

摘自纽约时报 2009812 王泳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国家发改委:将采取五大措施促进消费回升
政协委员孟丽红:让专业公司来垃圾分类
梁建章戴斌联合撰文:要环保也要旅游
每天至少1起未成年性侵案发生,该怎么惩罚这些人间垃圾!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