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惧怕官员的个人表达

2009-09-17 03:12:38

910,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副主任潘建成在北京表示,“中国取消户籍制度已是历史必然”,提出取消户籍制度、打破城乡分割的二元体制已是不可逆转的趋势。潘的言论随即被京城各大媒体转载并在网上流传。有意思的是,这边话音未落,那边的“官方声明”就出来了!910日晚国家统计局新闻办公室即发表声明称,关于“中国取消户籍制度已是历史必然”的言论纯属个人观点,不代表国家统计局。反应之灵敏,应对之迅捷,堪称国家统计局史上最快的声明。

笔者仔细查看了潘建成的言论,发现并无任何不当之辞,唯一“敏感”的话是“由于户籍的限制,农民进城后还是农民,享受不到城市人的待遇和社会保障,很难在城里定居”这一句。但这只是一个常识,国人皆知,只不过是从一个官员的口里说出来而已。

官员作为公众人物,其言论自然会受到更多的关注和要求。佩林在美国大选期间对奥巴马言辞稍有不恭,结果被媒体抨击犯了种族歧视的错误;哈佛大学前校长萨默斯也曾因涉嫌性别歧视的言论而公开道歉。但这并不是说,那些官员和体制内学者就不能在公共场合积极表达自己的意见,或者保持沉默,或者干脆像过去那样照本宣科,翻来覆去就是几句干巴巴的外交辞令。如果是这样,将更加不符合公众的利益。

实际上,除了所谓的新闻发言人,官员的个人表达当然不需要代表他所在的整个机构或单位。在美国,官员是最有言论自由,但同时也最没有言论自由的,无论他们发表什么言论,代表个人还是官方,如果言语不当完全可能被追究责任,但如果是不触及公共利益和其他个体私人利益的观点,在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护下,尽可畅所欲言。《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九条和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第十九条也均规定,人人有不受干涉的表达自由的权利。由是观之,潘建成的话没有任何“越界”之处,只不过是说出了许多人的心声,国家统计局有什么必要反应如此强烈呢?

国家统计局对官员的个人表达如此紧张,恐怕是看到了近有南京天价烟局长、陕西华南虎照林业厅官员“失言”的前车之鉴,远有中国古代官场噤言慎言,大伙闷声大发财之流俗。但二者自不可同等看待,在信息公开透明、表达自由受宪法和法律保护的现代社会,官员不仅有权利,而且有义务对社会不公的现象发表自己的意见。这样才是合格地履行了公民托付给自己的使命。

户籍制度之弊,天下人感同身受。作为一名纳税人供养的政府官员,难道替广大人民群众说句话都不行吗?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个人财富每天增长10亿!黄峥的这些思维值得学习
抗疫特别国债开闸发行,个人明日可认购
“无车家庭”摇号中签率可比个人高百倍,北京拟实施购车指标新政
李彦宏:加强对疫情期间个人信息的保护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