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力中美“议会外交” 佩洛西大转身

2019-08-18 11:44:42

在近期空前紧密的中美“议会外交”中,一个人的身影若隐若现。 南希•佩洛西,这位曾经“逢中必反”的美国众议院议长,在5月低调访华时一改常态,抛弃人权问题谈环保,更称自己是“带着友谊而来”。尽管后来被问到美国有何具体措施阻止全球变暖时佩洛西显得有点不知所措,但她的中国之行释放出一个信号:布什时代的价值观外交已经被奥巴马时代的实用主义外交所取代。

今年5月,佩洛西率美国国会众议院代表团访华,3个月后,美国前众议院议长纽特·金里奇率对外政策理事会代表团又踏上了这片土地。本月,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应佩洛西的邀请,展开为期6天的友好访问,这是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20年来首次访美。如此频繁的交往预示着中美关系怎样的未来呢?

对此,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所长袁鹏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吴邦国委员长此行是近20年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首次访美,它的意义不亚于两国首脑的会晤。尽管中美两国政府之间的关系日渐融洽和密切,但人大常委会和国会的关系相对发展滞后。此次继佩洛西5月份访华之后,吴邦国委员长回访,把两国议会之间的交流推向了新的高潮。”

这其中,首先发出友好信号,推进“议会外交”的佩洛西,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对华态度大转变

过去提到佩洛西,总是与“人权”、“反华”、“藏独”等字眼联系在一起。

现年69岁的佩洛西从1986年首次当选美国联邦众议员以来,一直在中国问题上持强硬立场。

但让人意外的是,早前佩洛西访华时却舍弃了她“钟情”的议题,转向环保与能源合作等方面。对于这种转变,佩洛西在接受《华尔街邮报》采访时解释说,她之前对人权问题的执著完全源于自己议员的身份,但现在她是议长了,必须为整个国会说话,需要寻求一种稍温和的方式与中国对话。

佩洛西出身于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一个意大利裔政治家庭。父亲托马斯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是马里兰州政界名人,曾任5届国会众议员,也是该市首位意大利裔市长,人们都亲切地称呼这位在职长达12年的市长为“老汤米”。

“老汤米是一段传奇,很多人依然记得他薄薄的胡须、演说时挥动他那细长的手指,以及熨得服服帖帖的真丝领带。”马里兰州的政治观察家、汤米的好友布莱尔回忆道:“他年轻时就在自己的街区树立了名望,他懂得如何让尽可能多的人喜欢他。这一点,女儿南希像极了她老爸。”十几岁时,佩洛西就常常站在父亲身边,认真地帮父亲记录所有处理过的问题。以至于有人开玩笑地问她:“我们应该怎么称呼你呢?发言人小姐?”她则大方地回答:“不,市长有专门的发言人。叫我‘南希’好了。”

由于父亲是国会众议员的关系,佩洛西年仅4岁的时候就第一次走进了国会大厦,但再次来到这里,却是半个世纪以后。因为自嫁给投资银行家保罗·佩洛西,佩洛西就把家庭放在首位,尽管一直热衷于民主党的政治活动,但直到最小的女儿上了中学,她才愿意代表民主党竞选国会议员,那时她已经47岁。

在短短的20年间,佩洛西完成了从“从厨房到国会”的飞跃,于20071月,以233202票当选美国历史上众议院首位女议长。

筹款能力刺痛布什

实际上,佩洛西最初能够在民主党内部站稳脚跟,很大一部分归功于她出色的募款能力。佩洛西的丈夫保罗是一位有实力的投资银行家,夫妻俩拥有1600万美元不动产,这让佩洛西成了美国议会中排名前8位的富翁。在筹款宴会上,佩洛西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感谢上帝,给了我保罗。”

2008年的中期选举中,佩洛西再次发挥募款优势,为民主党募集的竞选资金就高达5000万美元,打破以往纪录,也为她连任议长创造了有利条件。

佩洛西的女儿在为《时代》杂志写的文章《我的母亲,我的总统》里曾提到:“当一份报纸的文章极力鼓吹她(佩洛西)在筹集资金上如何能干时,他(布什)把报纸撕成两半,然后在上面写道:‘请问问她:是否可以给我一些?’”

佩洛西与前总统布什的恩怨,在一段时期里曾占据着报纸的重要版面。两人在公开场合冷嘲热讽,被美国媒体戏谑地称是一对“欢喜冤家”。布什还曾说,希拉里、赖斯和佩洛西三朵“玫瑰”里,佩洛西的刺是最硬的。

布什执政期间,佩洛西公开反对“9·11”事件后所谓的“爱国法案”、反对成立国土安全部、反对推翻萨达姆政权、反对继续对恐怖分子实施监听、反对中情局对恐怖分子实施的调查、认为所谓“解放2500万伊拉克人民”是一项错误、认为“即使抓到拉丹美国也不会比较安全”。种种言行,让布什大为头疼。

但就如对华立场一样,她并不是逢布什、逢共和党人必反。

2005年,布什宣布了他的社会保障计划,很多民主党人认为应该立刻予以反击,但是佩洛西认为布什刚刚连任总统,此时与他正面碰撞,并不合算。她要求所有民主党人按兵不动,仅仅从舆论上予以反对。一些心急的民主党人担心公众认为民主党没有作为,每周都追问佩洛西什么时候能拿出具体的反对计划。“永远不会,这样的答案你满意吗?”佩洛西坚决地对一位民主党人说。

这也可以看出,不同的形势下,佩洛西的态度并非冥顽不变。她作出改变的标准即是她曾宣称的那句话:“作为议长,代表的是国会的声音。”

奥巴马关键的盟友

在佩洛西访华前夕,媒体曾担心她又会作出惊人之举。美国国际政策太平洋委员会委员汤姆·普拉特评价佩洛西时说:“她极少对北京有愉悦之情,通常是难以宽恕和彻底地怀疑。佩洛西女士难以轻松看待中国的和平崛起。几年前,在我同她的一次谈话中,她很坚决地认为由于中国自身的诸多问题、庞大的人口以及苦难的历史,该国不能免费享受西方的优待。”因此当听到佩洛西在北京说出“愿本着坦诚、开放的态度同中方交换看法,为发展两国关系发挥桥梁作用”的话时,我们有理由相信,她此次来华的目的除了谈气候变化,也有意改变中美之间的“气候”。

“佩洛西明显的态度转变与奥巴马政府的对华外交新重点不谋而合。”《华尔街日报》表示。奥巴马政府现在强调与北京接触,而不是在人权问题进行对抗。因此佩洛西和美国其他高层人物对中国的访问也旨在增强两国在诸多问题上的合作。

回顾过去,发生转变的不只是佩洛西。奥巴马本人曾提出过要求人民币升值的提案,并在竞选期间表示支持对中国进口商品增加关税,但当上总统以后,他还是回归实用主义,选择延续布什当年的做法,抓大放小,保持平衡。因此,作为奥巴马关键的盟友,佩洛西态度的转变也不难理解了。

在访问中国以后,吴邦国委员长也应邀访问美国,在中国受到高规格接待的佩洛西,在国会图书馆为吴邦国举行了欢迎宴会。这不但是佩洛西首次以美国众议长的身份在国会宴请外国客人,也是美国国会图书馆首次被用来举办宴会。

对于佩洛西耐人寻味的安排,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战略研究中心副主教授在接受北京卫视采访时表示:“国会图书馆在美国的研究、资料、档案系统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在这个地方宴请,套用中国人的俗话来说,非常够格。”

“美国国会事实上还是有很多的不同的声音,但是至少我们可以看到佩洛西和吴邦国委员长在这次会见中所显示的彼此融洽和协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起点。”朱锋说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王毅霸气回“怼”:美国的“滥诉”是“三无产品”
全国人大首场发布会,发言人“硬核”回应中美关系
马云全球捐献惹质疑,盖茨遭疫苗阴谋论……中美科技巨头“抗疫” 不易
英国首相进入ICU后病情恶化,外交大臣暂时“接力”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