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再告急

2010-11-25 05:17:38
救助希腊才刚刚过去6个月,欧洲再次陷入困境,这次是爱尔兰。于是问题再度出现:谁应该为这混乱局面负责?欧元—这个世界最大经济区的共同货币到底怎么了?

本报记者 马欢 综合报道

救助希腊才刚刚过去6个月,欧洲再次陷入困境。爱尔兰,这个欧洲小国的债务暴增,债券收益率大幅上升影响到了处于类似处境的其他国家:11月10日,爱尔兰的十年期政府债券收益率高达9%,超出德国债券6.2个百分点。

于是问题再度出现:谁应该为这混乱局面负责?欧元—这个世界最大经济区的共同货币到底怎么了?

谁是下一个爱尔兰

在分析看来,此次危机的罪魁祸首,在于爱尔兰。“爱尔兰对银行和资产市场疯狂的冒险行为关注甚少。房地产泡沫越吹越大,一旦看到问题的苗头,政府又错误地为所有银行债务提供了地毯式的担保,最终让纳税人来承担损失,”英国杂志《经济学人》表示。爱尔兰政府也不得不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买单:今年的预算赤字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32%。

尽管爱尔兰的问题主要由于自身造成,但其它欧元区也不容乐观,在救助希腊方面,欧元区国家的表现并不令人满意,它回避了一个明显问题,那就是希腊将永远无法按时偿还所有债务。另一方面,其它欧元区国家提供支持而紧急制定的临时方案同样充满缺陷:尤其是它对私人债权人太宽容了。一旦葡萄牙和西班牙加入到爱尔兰和希腊的行列,欧元系统将濒临崩溃的状态。

“一旦恐慌蔓延,各路投资方都不愿持有欧元名义债务,这对于欧元区未来和欧元本身来说无疑是一场灾难。继希腊和爱尔兰之后,葡萄牙和西班牙几乎铁定劫数难逃,多米诺骨牌随后将倒向规模更大的经济体,如意大利等等,这也是德国、法国等地区主导力量之前的最后一道防线。”投资研究机构ACF Consultantsz表示。

加拿大皇家银行的分析师表示,“谁是下一个爱尔兰?在爱尔兰政治前景仍有不确定性的情况下,且鉴于葡萄牙的财政情况,投资人正担忧它可能是下一个爱尔兰。”

德国弄得更糟?

尽管爱尔兰一直在危机边缘摇摆,但德国政府尝试修补问题的做法,似乎却把情况弄得更糟。

在2010年10月的欧盟峰会,德国总理默克尔提出了一项建议:任何未来的欧元区救助方案都应该包括一个有序主权债务破产的机制。也就是说,当主权信贷出现问题时,私人债券持有者要承受损失。然而,对于这项建议,德国方面并没有在峰会期间制定更加详细的措施。

面对默克尔的提议,很多人指责这位德国总理只是为了获得更多德国纳税人的支持,使得欧元区许多领导伙伴处于难以立足的境地。尽管德国官方坚持声称,他们推行私人债券持有者承担更多援助成本的行为,并不仅仅是出于本国考虑。

早在希腊危机之时,这位德国总理在几个月前一直拒绝为希腊提供具体援助,直到5月市场进一步失控之后,才被迫采取行动。

欧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丹尼尔·格罗斯表示,他所听到的针对柏林的愤怒言辞“很多时候是罄竹难书”。 “这是默克尔行动中的根本瑕疵。她没有料到的是市场不喜欢政治性体制。他们会作出预测,并且是模糊的预测,而不是理性的。”他表示。

在爱尔兰、希腊和葡萄牙方面正在努力制定下一年的紧缩预算的同时,市场动荡加剧,爱尔兰的困扰扩大到整个欧元区,甚至英国也头疼。

尽管如此,德国官方表示,他们对爱尔兰对危机的处理感到沮丧,爱尔兰官方对于未来走向并没有告知其他欧元区成员国,未来,需要更多时间去制定细节内容。

“我们不能因为德国想要一个坚挺的货币与平衡的预算而指责它,但作为最强大与信誉度最高的国家,它正不知不觉地将自己具有通缩效应的政策,强加于欧元区其它国家。德国民众不太可能认识到,德国的政策正对欧洲其它国家造成伤害,因为按照欧元的运行方式,通缩将会增强德国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但同时也会推动较弱的国家陷入更严重的衰退,加重他们的债务负担,”乔治·索罗斯在为英国《金融时报》撰写的文章中表示。

谁来拯救欧元

尽管有欧元无法挺过这次主权债务危机的种种说法,但它应该可以艰难渡过难关。尽管边缘国家出现了麻烦,但是按照富国的标准,欧元区作为一个整体而言,公共债务水平并不是非常高。

据悉,11月10日,葡萄牙完成了今年的筹款计划,增加销售12.5亿欧元的六年和十年期债券。虽然葡萄牙有更多债务需要延期,但它的目标是明年预算赤字达到GDP的4.6%,比起爱尔兰还少一半。而据摩根士丹利的消息称,爱尔兰的债务管理机构已经储备了200亿欧元的现金(而葡萄牙已储备100亿欧元)。这些资金足以有效地支持爱尔兰在贷款需求和债券兑现上撑到明年。

不仅如此,爱尔兰和葡萄牙都希望,其大胆削减预算赤字的努力能安抚债券市场,并可以明确融资的渠道。11月4日,爱尔兰政府宣布,将在2011年削减总额为60亿欧元(为其GDP的3.8%)的计划预算。紧随它的是一项在2012-2014年度90亿欧元的进一步削减措施。其具体的内容将在本月晚些时候,公布在四年经济规划中。

“爱尔兰政府已经大幅地降低了支出,但明确的是,税率仍保持在原来水平。爱尔兰政府利用税收杠杆降低财政赤字是非常可取的,”法国财长拉加德表示,他还否认了市场对爱尔兰主权债务危机以及恐慌情绪蔓延可能会导致欧元解体的担忧,“欧元区的解体是不可能的,目前我们必须进行财政巩固,并重新建立全世界各种货币之间的平衡,并始终为保卫欧元区经济而努力。”

尽管这些处于危机中的管家都能暂时渡过难关,但对于欧洲和欧元来说,真正的问题是,面对不同竞争力的各国,缺少可靠的计划处理出格的国家,比如德国和法国,相比之下,那些相对弱势的国家,由于货币无法贬值,由于财政紧缩,增长前景可能更加糟糕。

“对于欧洲来说,真正的问题是它希望希腊和爱尔兰的情况接二连三缓慢地发生,还是愿意采取除政府救助之外的措施专注于经济增长。”《经济学人》表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首个国产单抗登陆欧盟 复宏汉霖回A再加码
7500亿复苏基金悬而未决,“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考验欧盟
IMF下调2020全球经济增速至-4.9%,美股开盘疯狂跳水
双重打击欧洲自顾不暇,中欧投资协定谈判遭遇重重阻力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