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南克连任美联储主席 美国“大管家”苦寻美国“出路”

2009-09-03 06:16:44
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在任期尚有半年的情况下,再次获得了总统提名,这既是对他过去一年多救市工作的肯定,也是奥巴马确保政治稳定的需要。但一些专家认为,奥巴马的提名就好似“一位犯有治疗不当之过的医生,正因发明了一种神奇疗法而受到人们称赞”。下一个四年,伯南克将不得不为自己传统的经济学理论、激进的救市政策一一付出代价。

从白宫版本的本·伯南克的身上,似乎能看到美国好莱坞超级英雄的影子:一介平民的英雄偶遇险情显露绝技,一鸣惊人后因自身阴暗面陷入迷茫,但最终迷途知返,挽救人类或国家于危亡。

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名伯南克连任美联储主席时,丝毫不吝惜赞美之辞,不介意它暗自契合了《钢铁侠》、《超人》等电影的情节。

“作为一个对‘大萧条’起因有着深入研究的专家,我敢肯定伯南克本人此前从未想过,他在有生之年还会遇到第二次萧条,并且还是作为决策者的一员来应对这样的危机。”奥巴马称赞伯南克拥有深厚的专业背景、过人的勇气和创造力,有能力完成作为美联储主席的使命。

过往四年,作为美国经济“大管家”的伯南克以激进手段阻止了美国经济的系统性崩溃;下一个四年,寻找退出机制,抑制印刷美元可能导致的恶性通胀,力保美国的世界经济霸主地位,成为他难以避开的“第二季任务”—那些美元正是他激进救市计划的产物。

白宫的“造神行动”能否成功,无疑有赖于美国经济未来4年的表现;克林顿的一个人成功之处便是塑造了格林斯潘的神话地位,尽管后者的超级英雄形象现在已然轰然坍塌。

第一任期功过鲜明

56岁的伯南克接替格林斯潘之前,是一位居于象牙塔之内的经济学家,受教育于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任教于斯坦福与普林斯顿大学。他可能是这个星球上,对“大萧条”最有发言权的人;有一件事,他很清楚:他不想看到另一次“大萧条”的降临。

但里根时代以来“市场比监管者更明白”的信条和华尔街的贪婪,还是不可避免地引发了全球性危机。

面对自己最熟悉又最担心的危机时,伯南克的表现并未让市场和评论家们感到满意。

“伯南克是一个学者,但现在不是当学者的时候!”20078月,电视评论员吉姆·克莱默抨击道。

伯南克2006年被任命为美联储主席,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他的学术背景。他当时在格林斯潘手下的一家储备银行担任行长,并短暂地出任老布什的经济顾问。他帮助创立了正统宏观经济学体系,认为中央银行应该主要着眼于防止通缩。当时,伯南克比格林斯潘更笃信利用货币政策制止资产价格泡沫的做法弊大于利。

这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伯南克和大多数宏观经济学家对于市场的假设,他们认为市场通常是“理性且有效的”。2005年,伯南克宣称:“最近的房屋价格上涨主要是经济基本面所致。”一位名叫杰雷米·格兰瑟姆的基金经理称,伯南克过于相信市场的有效性,以致看不到百年一遇的房产价格泡沫,因为这些泡沫在他的理论假设中根本不存在。格林斯潘被指在2001年金融危机过后撒下了低利率的种子,但提供理论支持的却是伯南克。直到次贷危机全面爆发的前几天,美联储还在担心通缩。

伯南克200811月接受《纽约客》杂志采访时,承认了危机初期自己的表现不如人意:“我和其他人在事件初期犯了错误—那时认为次贷危机是可控的。”

曾任美国财政部副部长的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约翰·泰勒等学者指出,伯南克的错误是将“银行偿付危机”诊断为“流动性危机”,导致在2007年和2008年相当长时间里,货币政策毫无起色。

伯南克之后的出牌止住了美国经济的急速沉沦。

“如果市场需要,联储局甚至可以派直升机直接把钞票撒到华尔街去。”他在2002年的这番话成为了现实。伯南克采取了“非传统的货币政策”,包括将信贷延伸至投资银行、支持商业票据市场、参与救助贝尔斯登与美国国际集团、承诺收购1.7万亿美元的公债等,大刀阔斧地推行激进的量化宽松政策,有效地拯救了处于崩溃边缘的美国金融系统。

“我是一名大学教授,”伯南克去年在国会力推7000亿美元救市计划时说,“我从未替华尔街工作……我唯一的兴趣就是确保美国经济的健康与复苏。”

“伯南克在极端困难的环境中,做了非常出色的工作,从而为他赢得了一个新的任期。”格林斯潘对继任者的评价,折射出美国政府对于伯南克的认可;美联储大手笔的华尔街巨头拯救计划也得到了市场的欢迎。

奥巴马提名暗含玄机

帮助伯南克赢得连任的,不仅仅是他过去一年中的出色工作。

“他(奥巴马)不可能提名其他人。”穆迪氏经济网的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说,“否则,对金融市场来说,这将是一次毁灭性打击。”

美国田纳西州众议员鲍勃·考克则认为伯南克没有背负沉重的政治抱负是一个优势,“他可能没有做到尽善尽美,但他的体内没有一个政治细胞,而这是一名美联储主席所要具备的”。

白宫官员认为,对于伯南克,白宫任何不信任的举动都会带来高昂的政治代价。“在经济复苏以及金融拯救行动仍在进行的情况下,更换一位主席,必然会增加不确定因素。”布什政府的经济政策发言人弗拉托表示。

白宫办公室主任伊曼纽尔、财政部长盖特纳以及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萨默斯均建议奥巴马再次提名伯南克,值得一提的是,萨默斯此前被认为是接替伯南克的热门人选之一。

据白宫官员透露,奥巴马大约在一个月前作出了留任伯南克的决定,并在10多天前的一次会议上,将这一决定告知了伯南克。

奥巴马既消除了市场的忧虑,也延续了此前四任总统的一个做法:留任美联储主席。里根1983年再次提名民主党人保罗·沃尔克,后者第一次提名者是吉米·卡特。共和党人格林斯潘第一任期处于里根任内,后来先后被老布什、克林顿和布什留任。

有趣的一点是,这次提名公布的时机经过了精心挑选。伯南克的任期到明年年初才结束,而且对外宣布提名决定时,奥巴马还在休假期间。

美国双周刊政治杂志《美国观察》道出了其中的玄机:稀释当天其他消息的冲击效应。当天一同公布的还有中期预算评估,该报告显示,美国今年的赤字将达到1.5万亿美元,未来10年的赤字总额将高达9万亿美元。这对于奥巴马政府来说,是一个再糟糕不过的消息,尤其是医疗改革方案也处在激烈争辩的节骨眼上。

下一个四年一样艰难

连提名都描上了政治色彩,这对伯南克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认为,伯南克的第二任期将与第一个任期一样艰难,而且下一个四年他将面对更多的政治挑战。美国经济目前的复苏十分脆弱:通缩—而不是通胀—至少在一年内将是伯南克面临的一大难题。但是经济增长的迹象必然带来货币紧缩的压力,伯南克必须顶住压力,同时不能放松对通胀的预防。

有数据显示,在过去一年的激进政策下,美联储自身的资产负债表急剧扩张,资产规模从不到1万亿美元增加到2.3万亿美元,重要的是里面包含了大量“有毒”资产。未来四年里,在给其他金融机构“解毒”后,自身的“消毒”将是不得不面临的现实。

《经济学人》的文章称,一旦美国经济进入稳定复苏阶段,失业率下降,伯南克就将被迫提升利率,收缩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此举必然遭到国会以及奥巴马本人的攻击。此外,他必须创立新的货币体系,取代目前只关注低度通胀的体系。美联储可能还必须介入市场,以阻止新的泡沫形成。此举与收紧货币政策一样,同样不会受到欢迎,糟糕的是,美联储目前在公众印象中已经是千疮百孔。

根据盖洛普公司的调查,美联储的支持率只有30%,低于其他任何一个联邦机构,也远低于自己在2003年获得的53%的支持率。

尽管伯南克通过参议院的提名听证应该不成问题,但相对于2006年仅1票反对的情形,这次可能会遭遇一些小浪花。

“世界需要的是能预防问题的央行行长,而非专攻危机后损失控制的央行行长。”摩根士丹利亚洲主席史蒂芬·罗奇称,奥巴马的提名是一项非常缺乏远见的决定。“这就好像一位犯有治疗不当之过的医生,正因发明了一种神奇疗法而受到人们称赞。或许,这位病人需要一位新医生。”

 

 

克鲁格曼:

谨防“严肃综合征”

(对于本·伯南克再次获得提名),总体上讲,我很高兴。伯南克在这次危机中做了很出色的工作——他可能比任何处在他位置上的人更激进、更富创造力,这其中,一方面是因为他是“大萧条”的专家,另一方面是因为他认真地汲取了日本“失去的十年”带给世人的教训,因而理智地做好了应对流动性陷阱的准备。

但是,我仍然有一个疑虑,不过不是针对伯南克,而是这次任命所包含的象征意义,这即是说,它似乎不幸地再次确认了“严肃综合征”的存在,这种病症的核心特点便是认为循规蹈矩的错误行为优于突破常规的正确(举措)。

基于此,只有当你提出入侵伊拉克计划时,你才被认为严肃考虑了国家安全问题,即使对此计划存疑的人都是完全正确的;只有当你全面驳斥反对布什主义者的言论,你才被认为是一个严肃的政治评论家,即便那些言论后来被证明全部是正确的;而且,只有当你无视房产泡沫的警告以及未来危机的担忧时,你才被认为严肃对待了经济政策。

正因为如此,本·伯南克去年的表现值得表扬,在我看来,没人能够替代他的位置。祝贺你,本。

 

斯蒂格利茨:

告别美元霸主地位

近日,我们得知美国今后的债务总额可能达到9万亿美元。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没人喜欢巨大的赤字,但是奥巴马总统继承的是布什政府的经济烂摊子,清理工作必然付出昂贵的代价。

我们的预算赤字、美联储庞大的借贷项目以及其他金融债务,将加速我们正在经历的一个过程——美元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受到削弱。

多米诺效应是显而易见的:巨额赤字引发市场对未来通货膨胀的担忧;市场担忧导致美元走弱;两者结合将破坏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角色。

美国必须在国际货币体系重新构建的过程中表现出应有的领导力,提供应有的帮助,而不是仅仅把头埋在沙子里。我们可能更乐意维持美元称霸的旧体系,但是这已经成为历史。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美国突发签证新规,“劝退”风险下37万中国留学生何去何从
远超预期!美国6月非农大增480万,但疫情复燃抑制美股涨幅
组建豪华团队,耗资1.5亿,RELX悦刻产品美国上市申请进展迅速
脸书危机:一场关于政治正确的“滚雪球”运动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