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凤翔血铅事件:招商为何变招“伤”

2009-11-28 23:24:36
广受关注的陕西凤翔血铅事件在当地政府的努力下,各项善后处理工作正在展开,当地群众的恐慌情绪已基本得到缓解。陕西省宝鸡市政府8月19日上午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凤翔县长青镇铅污染区群众搬迁方案的规划设计工作已启动,将在广泛听取专家和群众意见的基础上启动搬迁。凤翔县长青镇目前已发现851名儿童血铅超标,其中174名儿童属中、重度铅中毒,需要住院接受排铅治疗。地处长青镇的东岭冶炼公司被认定为儿童血铅超标的主要污染源。陕西省环保厅副厅长王新荣说,陕西省环境监测站将协助宝鸡市对凤翔县长青工业园及其周边扩大环境监测,以排查污染范围,处置污染隐患。

“以前这里是粮棉高产区,现在却变为一个自我毁灭的地方。”

看不到快乐活跃的人们,农作物的叶子上有着枯黄的斑点,屋里没几天就落下一层黑色的粉尘。站在自家院子里,就可看见50外数个高高的大烟囱,陕西凤翔县长青镇孙家南头村村民屈智和一脸的愁苦。

曾经,清澈见底的千河在川道里欢快地流淌,村民依河居耕,如同宋画一样静谧安详。自从6年前,陕西东岭冶炼有限公司如一个灰色巨人一样突兀地横卧在村民密集区后,几乎难以察觉,这里的美景遭到破坏,更重要的是美景中的人,以及由人构建起来的质朴和谐的生活或许已经永远地消亡了。

无情的数据证明了这一点。连日来,凤翔县长青镇孙家南头村、马道口村、高咀头村数百名“儿童血铅超标事件”引发各界关注。

小镇之痛

“如果有可能,我愿意把心掏出来给大家看。请大家不要激动,相信政府,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县、镇的领导手持话筒轮番向堵路的群众喊话。

“出了这么大的事,群众心里有气,我们基层干部时常挨骂,甚至挨打,吃不好饭、睡不好觉,”孙家南头村党支部书记刘省祥说,“可咱只能忍气吞声,耐心做群众工作,希望大家能理解,告诉大家会有一个满意的结果。”

815日晚开始,尽管政府与村民一直在沟通,但未能说服所有村民停止堵路。混乱的场面最早发生在82日清晨。当天,一些情绪激动的村民围堵了东岭冶炼有限公司的大门,致使该公司不能正常生产。

7月下旬开始,长青镇马道口村、孙家南头村的村民带着小孩子去当地医院要求做微量元素检测,发现其中的儿童血铅含量严重超标。之后,自行做这种检测的村民越来越多。

“从众效应”源于当地一名儿童一次偶然就医:今年年初,马道口村村民苗建科的6岁女儿苗凡,整天喊肚子痛,不吃饭,“早上赖在床上不起来”,讨厌学习,最后语文、数学成绩分别为18分和19分,苗建科一头雾水,3月,他带女儿来到凤翔县医院,做血常规检查时,女儿被检测血铅含量超标,并被诊断为“铅中毒性胃炎”。

这一检测结果让越来越多的家长一下子惊醒了,因为他们的小孩“有着和苗凡相似的问题和缺点”,孩子们还有共同的毛病:十分健忘,且性情烦躁,“动不动打人”。

但接下来,医院竟对铅含量不再注明,医生避而不答的态度让村民非常迷惑。随后,村民纷纷带着孩子到宝鸡市的几家医院检测血铅含量,检测结果令村民大吃一惊,所有儿童的血铅含量均超过了标准。

血铅这一原本生疏的医学词汇,成了人们忐忑不安的话题。村民们处在焦躁、恐惧、愤怒的躁动中。

随着恐慌情绪的不断蔓延,当地政府劝慰村民保持平静,同时委托西安市中心医院医疗小组,对马道口、孙家南头两村14岁以下的731名儿童开展了权威血铅普查。

起先,因为距离东岭冶炼有限公司2公里以上的高咀头村,系“环评标准范围以外的区域”,但该村有15名孩子自行查出血铅异常,在数百村民的强烈要求下,政府最后扩大既定的普查范围,对高咀头村的28614岁以下儿童进行了血液抽样检查。

813日晚,凤翔县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高咀头村儿童的血铅检测还在进行中;而孙家南头村、马道口村731名儿童经血检,确认615人血铅超标,其中163人血铅含量在250-449微克每升,属中度铅中毒;3人血铅含量达到450微克每升以上,属重度铅中毒,需要住院进行排铅治疗,并承诺,治疗费用由县财政负担。

据凤翔县常务副县长何宏年向媒体通报,截至815日晚,有154名中、重度儿童入院治疗,其中,县人民医院95例,中医院29例,长青镇和陈村镇医院各15例,尚有12例没有入院治疗。

与此同时,宝鸡市卫生部门抽调市中心医院等4家医院的8名医务工作者组成专家组,针对每个患儿研究制定了药物排铅方案,分类实施排铅治疗。

815日下午6,时代周报记者来到陈村镇中心卫生院,住院部二楼系专门收治铅中毒儿童的区域,但这里的病床全空着。一位护士解释说病人可能出去吃饭了。

在医疗卫生领域日益市场化的情况下,住院排铅治疗似乎遇到尴尬。“排铅治疗的小孩一天打一瓶维生素C,我们急着想知道高血铅症的救治知识,都快成神经病了。”在凤翔县医院,一些家长因为每天要花几十元的陪护费用,因为无法坚持,想中断治疗回家。

刘阳的儿子、13个月大的齐硕,是重度铅中毒的孩子之一,是尚未入院治疗的孩子。她说:“孩子太小,担心排铅后会有后遗症。所以,没有证明安全之前,不敢尝试。”

与此同时,凤翔铅中毒的儿童中,血检报告显示,有的孩子还发现有镉指标异常。据称,锌、铅金属的开采和冶炼是镉的主要人为污染源,目前还未找到体内排出镉毒的有效方法,其毒性危害很大。对小孩未来影响的忧虑,让许多家长一下子慌了神。

招商变成了招“伤”

815日晚,当地政府通报称,东岭冶炼有限公司的铅排放是造成此次血铅超标事件主因。

来自环保部门的材料表明:东岭冶炼厂厂界东北距孙家南头村一、二、三、九、十组200,西北距孙家南头村四、五组100,西南距孙家南头村六、七、八组700,东南距马道口村八、九组1000,北边距孙家南头村小学300

“看看这数据,就知道这是多么的不明智,是招商变招‘伤’的典型。”当地人这样评价道。而一个高污染的企业是如何到人口稠密的小镇怀抱?

地处关中西部的农业大县凤翔,是近几年来陕西经济迅速发展的“明星县”之一。因为资源匮乏,又无明显区位优势等原因,凤翔县曾是典型的人口大县、财政穷县,2002年之前,县地方财政收入仅为5000多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只有1600元。

这之后,凤翔县大力招商引资,决心向工业县转型。但与西部各地一样,苦于先天不足,很难吸引到先进的、无污染的高科技企业。

“为了钱,为了发展,我们曾经绞尽脑汁。”县里一位干部介绍说,“最后经过努力,从东岭集团争取来的东岭项目解决了我们的发展问题,成了我们的救星。”

东岭项目包括30万吨铅锌冶炼、70万吨焦炭、40万吨轧钢3个子项目,计划总投资40亿元,占地3000亩,建设周期5年。被凤翔县称为“招商引资的历史性突破”、也是“造福子孙后代的好事”。

而对东岭集团来说,由于彼时铅、锌等金属价格成倍飞涨,该项目也是继续做大做强的一项战略举措。

东岭集团于1988年创业,其前身是宝鸡市东岭村村办的一家黑白铁皮加工铺,后来在传奇人物李黑记的带领下,靠借凑了10万元起家,从生产市场紧俏的铁钉、镀锌铁丝,发展成了一个钢铁贸易和有色冶炼为主,以焦化生产、钢铁冶炼、金属制品加工和房地产开发等诸多产业为一体的集团公司,到2000年,集团拥有总资产15亿元,在“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排名第38位。

东岭项目也被看成是“为长青镇办的一件实事”。一期工程投资16亿元,建设10万吨铅锌冶炼、70万吨焦炭项目,近1000亩的项目用地采取先租后征,原计划20038月动工,但“三全其美的好事”从一开始就受到长青镇村民的强烈抵制,计划受阻。

“当时建厂时村民都反对,都知道这是个高污染企业,因为有人到外地打工在这样的厂里上过班。”孙家南头村三组的刘彦生回忆说,县上专门印发了一本宣传册,称东岭项目按世界一流水平进行规划设计,整个工程用于环保方面的投资达1.63亿元,是符合国家标准的高科技环保型花园式企业,不会对人民群众生产生活造成影响。

但村民还是看出了破绽:从宣传册上对东岭冶炼有限公司的介绍中回避“铅”字,只说项目为锌冶炼。

县里又组织村民代表到位于陕西凤县的东岭集团一家铅锌冶炼厂去考察,但村民代表不看打扫干净的地面,而是细看周围的树叶。该厂虽然建在人烟稀少的山沟里,也因为污染严重被村民阻止“停一停、干一干”,这次考察的效果适得其反。

东岭冶炼有限公司最终落户凤翔长青镇,曾让当地“引以为豪”,成为工业强县的一大支点。去年,这家冶炼企业共上缴税收1.23亿元,其中为地方财政收入贡献2400万元,占凤翔县地方财政收入总额的17%。长青镇也成了全县最富的镇。

16日中午,在孙家南头村,紫菜、大蒜、乌龙茶、海带等食品已经到位,正在该村的长青镇党委副书记徐焦桐把这些食品分发给非药物排铅的儿童。

蔫不唧儿的番茄架下,一只狗懒散地不肯动一下。村民屈智和巡视着家门前的川道,没有了鱼儿,再也听不到蛙鸣,每次他都非常沮丧。

这个工业化的小镇正以最惨不忍睹的方式为发展付出代价。但一位人士形容,当地政府要是赶走这个污染企业,就跟割自己的肉一样困难。

中毒恐慌情绪已经缓解

据了解,目前凤翔县启动“铅威胁区”居民搬迁工程,计划在未来两年内对东岭冶炼公司周边的425户居民实施搬迁。  

而一些搬迁本应在3年前进行。东岭冶炼公司总经理孙宏称,2006年建厂投产时,公司与县政府签订了协议,县政府承诺3年之内分3批将工厂周围500内住户全部搬迁。

至于没有按原计划搬迁的缘由,长青镇镇长蒲仪明解释,根据原有规划,村民搬迁新址选定在千河三阶地。但20079月,又有一个150万吨甲醇项目最终敲定落户在那里,因此发生冲突所致。

“到底是钱重要,还是生命重要?”据一些村民介绍,与东岭冶炼有限公司铅电解车间紧邻的孙家南头村部分村民,2006年就有搬迁的强烈意愿,镇上也曾考虑过,后来却把搬迁的主要任务交给村上来完成,但村上根本没有这个能力。

“一想到小孩子承担了因为保护环境方面的失职而造成的后果,身体遭到损伤,大人们的心就像针戳一样。”

据介绍,儿童之所以是铅污染的最大受害者,是因为儿童手口动作比较多,对血铅的吸收率可达50%左右(成人的吸收率只达5%-10%)。同时,由于铅一般蓄积在离地面1米左右的大气中,这正好是孩子呼吸的范围。儿童的活动量大,对氧的需要量大,代谢也快,所以单位体积内吸入的铅也较多。

记者走访时还注意到一个现象,凡是血铅含量较高的婴儿,都每天喝自家产的羊奶。

很多当地人都持这样的观点,425户村民确定的搬迁新址,尽管位于距东岭冶炼有限公司1.3公里外的陈村镇西街村的地界内,但并未完全远离污染区。

2004年因占地拆迁安置的99户村民距离冶炼公司一公里以外,儿童血铅超标的现象也有发生。距离东岭冶炼公司2公里以上的高咀头村,也有儿童出现血铅超标现象。

815日早,陈村镇的一些妇女抱着孩子到镇政府,要求对孩子进行身体普查,因为先前该镇也有儿童自行检测发现血铅超标现象。记者了解到,西街村三组的马超越、东街村一组的张一航发现血铅超标。在水沟村的村边,一家名为宝鸡天鑫工业添加剂有限公司的企业被附近村民怀疑从事铅锌冶炼。

经过当地政府的努力,长青镇铅中毒恐慌情绪已经得到缓解,但疑虑并未真正除去。许多家长纷纷为孩子转学寻出路。在孙家南头村七组,已经有15名孩子报名上外地学校,有的都选择了收费较高的民办小学住读。

在凤翔县纸坊镇一带,许多来自“铅威胁区”的年轻妈妈离家,带着小宝宝租房在这里生活,为的是让孩子躲开铅魔。

817,东岭冶炼有限公司全面停产。当日下午,宝鸡市市长戴征社表示,对于凤翔血铅超标事件很痛心,向受到影响的村民道歉,并承诺坚决关停肇事厂。

这意味着,这个西部小镇将有时间去思考如何应对发展中的问题。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生态环境部答时代周报:《土壤污染防治法》落地见效,涉
陕西辖区小额速调机制正式落地
孙乐涛:镀金时代的水危机
[时代议题] “拒绝”自来水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