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治疗“晕书症”

2009-10-22 07:24:52

有图书馆工作人员告诉我,先前调查“国民读书习惯”时,那些对“去年你读过几本书”作了尴尬回答的人,给的理由,一般都是“忙不过来”,“没有时间”。但是前两年出现了一个新的答复,大多是年龄不大的人给的:“我一看书就头晕”。为了健康而不读书,更是理由十足。

而且,他还告诉我,真有人走进书店或图书馆,看到一排排书架,就感到心口不适,呼吸憋气,需要赶快奔出去,以免晕倒。

我觉得这个情况很严重,所以特地在此报告医学界,请他们注意:“晕书综合征”听说是全球性的,却在中国蔓延扩展速度特别快。尤其是在青少年中,扩散迅疾,不得不引起警惕。从粗浅的观察来看,男性似乎比女性比例大,但是确切的统计数字尚未收集到,不便贸然下断语。

得此病的青少年,或许是被中国特色的成堆教科书和教辅材料气昏了头脑,看到文字就恼火。强迫读这些东西之余,除了QQMSN,除了网上的“浅阅读”,报上的明星八卦,其他什么书都不想读。

这个病在中国造成的危害很惊人,据调查,中国公民每年平均阅读量为0.7本书,日本为4本,韩国7本,法国11本。当然,“晕书症”在那些国家也是存在的,只是范围小得多。

在这个后现代社会,据说文化已经混成一片,没有什么文化层次之分、雅俗之分,全球化把各国文化都变成一个“奇观狂欢节”。有不少文化学家说,这是时代病,图像时代、影视时代,全世界的人,都离书本越来越远。也有人说:知识结构正在改变,不读书不等于没有知识。我这里倒是有个数字:中国人有“读书习惯”的,从几年前的7%,降到2004年的5%。而英国有“读书习惯”的,从1977年的54%,升到2002年的65%。

理论家妙笔生花的宏论,实际上掩盖了一个可怕的文化等级分野,而且是越来越严重的等级分野。

首先,各个国家之间,读书习惯差别很大。联合国对世界500强企业家的读书调查显示,日本企业家一年读书50本,中国企业家一年读书0.5本,差一百倍。中国企业家竟然是全中国国民的平均数,看来真是什么人都能当老板。正当联想收购IBM,南汽收购罗孚,百度胜利进军纳指,中国企业大踏步走向国际舞台时,这个读书统计,让人担忧中国资本的进军,会不会顺利。

在每个社会,读书出现越来越严重的阶层性:2002年英国统计,四分之一人读书5本以下,半数人读书5本以上,有四分之一,读书20本以上,两极分化严重。美国NEA调查,美国人中,有“读书习惯”的,全国平均为38%,但是南美裔移民中,只有26.5%。

这个调查还指出,有读书习惯的阶层,热心公益慈善事业,参加体育运动,比例超出没有读书习惯的二至三倍。

读不读书,体现一个人的社会地位,已经有大量统计资料证明。据很多后现代文化学家说,当代社会,是一个普遍“感性商品化”的社会,上层要保持上层品位,就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高香水的号牌、香槟的品牌、手提包的价格。

我看这些文化学家有点糊涂:读书与知识范围,是一个非常明确的阶层指标,而且这个格调区分“间隔”正在越拉越大。

我知道,抽象地谈“开卷有益”,已经说服不了当今的年轻人。但是我有一则统计,至少可以让中国舒舒服服患“晕书症”的男性青年,吓的坐起来认真听一下:伦敦《泰晤士报》近日报道,企鹅出版公司研究部调查两千名青年女性,85%认为,与她们聊天闲谈,或正儿八经谈情说爱的男人,如果大谈读过的书,谈话就更具有吸引力,更容易让她们“感到爱慕”。

或许,这是医治中国青少年“晕书症”流传的唯一药方。

作者系四川大学中文系教授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光大银行深圳分行联合《时代周报》开展 “书香光大•荐书达人”读书活动受热捧
光大银行深圳分行联合《时代周报》开展“书香光大•荐书达人”读书活动受热捧
我们分析了城市读书数据,终于明白为何垃圾分类从上海开始
我们分析了城市读书数据,终于明白为何垃圾分类从上海开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