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死亡医生”绝密档案

2009-08-10 14:00:53
“海姆有一个爱好,就是检查囚犯的牙齿,”科尔说道。如果囚犯的牙齿漂亮的话,他会把囚犯杀死,然后割下头颅,把它煮烂直到剩下颅骨。然后把这些颅骨作为自己和朋友桌上的装饰品。

20世纪的最后几十年,开罗玛迪娜旅馆的住客总是能看见高大健硕的“塔里克大叔”每天准时出门锻炼。

每天早上,他穿过开罗车水马龙的街道,走15英里的路来到著名的爱资哈尔清真寺,接着向商业区装饰华丽的格鲁比咖啡店走去。在那里,他通常会给朋友或邻居买几块巧克力蛋糕,然后再买些小糖果派给附近的孩子,大家亲切地称呼他“塔里克大叔”。

塔里克是个摄影发烧友,脖子上总是挂一台照相机,却从不让别人帮自己拍照。原因可能是,这位慈祥的塔里克大叔,其实是二战其间有“死亡医生”之称的阿里伯特·海姆,希特勒精英党卫军里的一员。

二战期间,海姆在家乡奥地利的毛特豪森集中营担任狱医,杀害并折磨了成百上千的犹太人及反法西斯人士,得到了“死亡医生”的绰号。

海姆被控在不实施麻醉的情况下为囚犯做手术;把健康囚犯的器官取走,然后看着他们死在手术台上;把汽油注射进囚犯的心脏或其他部位;把至少一名受害者的脑壳拿走作为纪念品。二战结束十多年以后,人们才知道他曾在德国的矿泉旅游胜地巴登经营一家妇科诊所,他的太太和两个儿子也在那里生活。1962年,在调查人员来到这里逮捕他的时候,他逃走了,从此再没回来。

1962年逃脱德国警方的拘捕以来,海姆已经逃亡了47年。

公文包揭秘

一个满是灰尘、搭扣已经生锈的公文包,静静地躺在开罗的仓库里,差不多已被人忘记,但里面却藏着海姆一生的秘密。

埃及人多玛在自家的旅馆发现了这个公文包,并将它交给《纽约时报》和德国电视二台。多玛称公文包的主人塔里克已于1992年逝世。

公文包里面有一份发黄的档案,一些密封的信封(装着海姆的信件和医学实验结果),财政记录,以及一篇画了线、写有批注的德国杂志文章。这篇文章讲述了对海姆的追捕和缺席指控。这些文件里,有的署名“海姆”,有的则是“法里德”,但更多的用后者。他还用塔里克·侯赛因·法里德的名字申请了埃及定居权,但登记了真实的出生日期1914628,以及真实的出生地奥地利拉德克斯堡。

“我从父亲那里了解到,他(海姆)当时在开罗得到庇护”,海姆在开罗的牙科医生和密友里法伊的儿子证实说。

从埃及官方得到的一份经核准的死亡证书副本证实塔里克·侯赛因·法里德已于1992年逝世。“父亲皈依伊斯兰教以后,就改名为塔里克·侯赛因·法里德”,海姆的儿子吕迪格说道。在巴登的别墅里,53岁的吕迪格首次向公众承认海姆弥留之际,他就陪伴在床边。

“那会儿刚好是奥运会,房间里放着一台电视,他看着电视节目能分散注意力。当时父亲已经病入膏肓,肯定很痛苦”,吕迪格说道。他继承了父亲的基因,长得很高,脸很长。他轻声地、谨慎地说着话,脸上带着哀伤。据吕迪格所说,海姆于1992810因直肠癌逝世,他去世的前一天,正好是巴塞罗那奥运会闭幕。

百万赏金缉凶

吕迪格说从姑母处知道了父亲的去向,但为了不给父亲在当地的朋友带来麻烦,他当时并没有马上到埃及与父亲团聚。因为随着纳粹战犯逐渐离世,他父亲的过去显得更为敏感。

在政治风气改变后,前纳粹在埃及很受欢迎,这些前纳粹士兵为埃及提供了许多军事技术上的协助。吕迪格说,父亲告诉他埃及还有其他的纳粹军人,但海姆尽量不与他们接触。

尽管如此,人们还是惊异于海姆竟然能成功地躲开了全球追捕他的人,而且还与朋友家人保持通信,并在很长的时间里从欧洲获取稳定的经济支持。据说大部分钱来自他的已经离世的姐姐赫塔·巴特。

“比起南美洲,阿拉伯世界无疑是一个更好、更安全的避难所”,西蒙威森索中心的以色列籍负责人弗拉姆·祖罗夫说道。他一直在追捕海姆,去年7月还到了智利去搜集证据。对于海姆的“去世”,祖罗夫感到非常意外,他说对于那些提供海姆行踪或协助抓拿的人,中心会付给40-130万美元的酬金。

海姆唯一一次差点坐牢是二战后在德国被美军抓获,但最后被释放。军队显然不知道这就是臭名昭著的“死亡医生”以及奥地利调查者通缉的头号在逃战犯。1946年,德国投降不到一年以后,一个美国战争罪犯小组从毛特豪森集中营的囚犯约瑟夫·科尔处得到海姆杀害囚犯的证据。

一份录音材料记录着科尔的口供。“海姆有一个爱好,就是检查囚犯的牙齿,”科尔说道。如果囚犯的牙齿漂亮的话,他会把囚犯杀死,然后割下头颅,把它煮烂直到剩下颅骨。然后把这些颅骨作为自己和朋友桌上的装饰品。

祖罗夫说因为海姆只在1941年的秋天,在毛特豪森集中营工作了很短的时间,所以海姆很清楚知道没有一个被他折磨过的人能活着对他提出指控了。

德国调查人员表示,战争结束以后海姆非常小心翼翼地生活,让大家对他的警惕降低了。海姆是一个优秀的冰球运动员,但在冰球队的画像里,却没有他的身影。

调查人员还透露,海姆在柏林拥有一套公寓,正是出租公寓为他的逃亡提供了资金。

40年追捕无果

在斯图亚特的巴登·符腾堡州警察总部,现在仍挂着一个地图,上面用磁铁标示了目击者汇报见到海姆的地点。调查人员称从1962年海姆神秘失踪以后,他们就没有停止过追查,共追查了240条线索,排除了几个可疑人物。得知海姆病死的消息以后,追捕小组快马加鞭赶到了海姆在中东的藏身之处。

“有消息称海姆于1967年到70年代初在埃及担任军医”,小组的头目约阿希姆说,“但这条线索后来被证实是错误的。”

据吕迪格透露,海姆离开德国,在进入摩洛哥之前到过法国、西班牙,最后在埃及落脚。在德国《明镜周刊》于1979年刊登了关于海姆的犯罪报告之后,海姆给明镜写了一封信,信中说:“警察之所以没能抓住我,只是因为我当时刚好不在家。”但他到底有没有寄出这封信还不清楚,这封信现在仍躺在那个尘封的公文包里。

塔里克大叔的生活

在埃及,海姆与邻居的关系非常密切,这其中就包括多玛一家。马哈茂德·多玛的父亲经营着玛迪娜旅馆,在这里海姆度过了晚年和生命的最后时刻,公文包也是在玛迪娜旅馆发现的。

多玛说海姆能说阿拉伯语、英语、法语和德语。还学习古兰经,海姆其中一本德语的古兰经就是多玛帮他买的。

多玛今年38岁,在他记忆中的海姆是个慈父般的人物,“塔里克大叔常常给我买书,还鼓励我学习。他就像我的父亲,他爱我,而我也爱他”,多玛动情地说道。

他回忆起塔里克大叔买来球拍,把旅馆的楼顶辟为网球场。在那里,多玛常常和兄弟姐妹与塔里克大叔打球直到太阳下山。不过到了1990年,一向健康的塔里克大叔突然病倒了,诊断为癌症。

海姆死后,儿子吕迪格坚持要按照父亲的遗愿将遗体捐献给医疗组织。但这种做法显然很难在穆斯林国家施行。在穆斯林国家人死后必须马上下葬,人们也反对解剖遗体。多玛对捐献的做法也表示反对,他希望能把塔里克大叔葬在他家的墓地,安葬在自己父亲旁边。

吕迪格与多玛开着白色的货车,塔里克大叔按照穆斯林传统洗净、用白布包好的尸体,放在木棺里。多玛说他们贿赂了医院的一位公职人员才能把尸体带走,但埃及当局则表示,海姆只是被埋葬在一个普通的墓园,墓碑上留下一片空白。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陶勇医生恢复出诊:很平静,继续前行
平安好医生蹊跷换帅让人看不懂 如何盈利仍是难题
方蔚豪出任平安好医生董事会主席兼CEO
平安好医生回应“抄袭”传闻 产品系自主研发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