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死结:一打“特使”也难解

2009-08-11 10:38:45

近来,有人质疑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是否犯了很大的错误,任命这么多的“特使”,像处理以巴冲突之类麻烦问题的乔治·米切尔特使。

但我认为现在的问题不在于她有太多的特使,而恰恰在于任命的特使还不够多。

对于以巴冲突问题,她可能需要至少半打特使。事实上,这场冲突现在已经演变成若干问题,可能需要集整个国务院之力才能解决。

除了米切尔以外,希拉里或许还想把比尔和切尔西也招来,让他们尝试去解决这个问题,一定也少不了吉姆·贝克和吉米·卡特。

天啦,她甚至可能会在国务院大堂里抓几个完美的陌生人:“嘿,想不想来趟免费的中东之行?”当然,了解一些历史知识会有所帮助,但现在更有用的是掌握生物学知识,例如变形虫是怎样不断一分为二进行分裂生殖的。

从哪里开始呢?

巴勒斯坦人现在分别居住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并分别被总部设在约旦河西岸拉马拉的世俗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和设在加沙的原教旨主义的哈马斯政府所统治。

但是哈马斯又进一步分为军事和政治两个派别,而政治派别再进一步划分为以加沙为基地的领导势力和以大马士革为基地的领导势力,后者则听命于叙利亚和伊朗。

我最多只能告诉你,加沙的巴勒斯坦人一方面在开罗与以色列进行停火谈判,另一方面却在欧洲谋求指控以色列犯有战争罪;在西奈挖掘新的隧道把火箭走私到加沙来袭击特拉维夫的同时,又尝试从伊朗筹集资金用于重建。

与此同时,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领导人正忙于公开收集食品和毛毯,以帮助所有那些在以色列入侵加沙时饱受摧残的巴勒斯坦平民,而私底下却要求以色列高级官员回答,为什么他们如此怯懦没有把加沙的哈马斯从这个地球上消灭干净。

然而此时,以色列政府却是总理、外交部长和国防部长各有一套不同的和平方案、战争战略以及在加沙实现停火的条件。外交部长和国防部长在选举上把彼此当做竞争对手。

这场冲突怎么会变得如此错综复杂?

首先,它持续的时间太长。约旦河西岸被道路、检查站和围栏把以色列的疯狂定居点与巴勒斯坦村庄分隔开来,弄得支离破碎,以至于巴勒斯坦人从耶路撒冷飞到巴黎竟会比从约旦河西岸北部的杰宁驱车到南部的希伯伦更快。

另一个原因是,每个主意都试过了,却全都失败了。

对巴勒斯坦人来说,泛阿拉伯主义、共产主义、伊斯兰教都来去匆匆,都没有在这里建立国家或实现繁荣。结果使得越来越多的巴勒斯坦人重新回归到对家庭、部族、城镇和部落的忠诚。在以色列,两个政权立即实现和平的解决办法已经随着奥斯陆和平协议的撕毁而破产了。

巴勒斯坦人口出生率的上升使得任何吞并约旦河西岸的计划都成为对以色列的犹太人特质的致命威胁。以色列撤出黎巴嫩和加沙地带之后发自加沙的火箭弹,对那些说单方面撤军是解决问题之道的人来说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所有这一切都导致了宗教信仰的复苏。《国土报》报道,一位著名的拉比在最近一次的加沙战斗之前由以色列军队首席拉比办公室发放的一本小册子上,提出了以下问题:“我们可能把今天的巴勒斯坦人和过去的非利士人相比吗?如果可能的话,那么可以将大力士和大卫的军事战术用在今天吗?做这样的比较是有可能的,因为过去的非利士人不是原住民,他们是外来的入侵者。”

到底谁想去修补这个难题呢?我宁愿养群猫,或者当塞恩的形象顾问,或者做个结肠镜检查,或者去当奥巴马总统可能要成立的吸纳所有“有毒抵押贷款”的“坏银行”的主席。毫无疑问,做上述任何一件事都会比去处理中东问题更有趣。

如果米切尔还是要迎难而上的话,那么,但愿上帝保佑他。

李莉莉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首例强制复牌背后 银亿系资本游戏死结待解
中国中东问题特使:中东的主人只能是中东国家
[社论] 财税改革要解央地关系死结
陷入死结的“剩女恐慌症”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