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浩:较真委员的光彩与尴尬

2009-08-11 11:15:18
在中国,由“明星”而“委员”易,由“委员”而“明星”难。孟浩属于后者。 2006年,央视的一条孟浩与教育局工作人员对峙的新闻,让孟浩成为了“明星”,也惹来了争议,无论是他后来蹲点深圳亲抓小偷还是反对广州恩宁路拆迁,孟浩近乎“偏执”的较真劲,都展露无遗,众所周知。

29,元宵佳节。傍晚时分,华灯初上,广州天河广梅汕铁路大厦的员工大都按时下班,回家过这人月两团圆的节日。而809号房—孟浩的办公室依然很热闹。

刚做完心脏手术的孟浩,接待来访者的声音明显地在压低分贝—他原本是个大嗓门,但如今他不得不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心脏。

孟浩,广州铁路(集团)广梅汕铁路公司职员、九三学社广东省政法委员会副主任,2002年当选广东省政协委员,200812050岁的孟浩以904票赞成、2票反对的高得票率当选十届广东省政协常委。

广东省政协十届二次会议本月11日至15日在广州召开,孟浩认真地准备着提案,其中关于“假民校必须叫停”的建议是重中之重。元宵节的这天下午,孟浩请来了民办教育家信力建,为他的提案提供更加专业的意见。

较真较出的委员“明星”

孟浩的手里,握着厚厚一沓资料,其中就有退休的校长、教师给他写来的举报信,对公立名校办民校的现象提出了质疑,孟浩感到义愤填膺:“这是假民校,真掠夺!”他相信这种现象导致了公共资源的流失,也反映了政府在义务教育方面仍然存在缺位问题。

从事民办教育事业的信孚教育集团董事长信力建对此有切肤之痛:“‘名校办民校’是政府直接干预民办教育市场,做不到资产和教师身份独立就是‘假民办’,‘假民办’扼杀了真民办生存空间。”

对问题有了切实讨论之后,孟浩和信力建一致相信,这将是一个值得郑重提出的提案。

事实上,教育问题是孟浩持续关注的领域。2006年轰动一时的“孟浩事件”,缘由就是学生小华的择校费问题。

200682,孟浩收到由广东省电视台记者转来的一封紧急求助信,反映广州市荔湾区学生小华填报市一中公办公费志愿,却被录取为择校生,要多付4万元的择校费。

84上午,孟浩和电视台记者来到广州市教育局,出示了委员证并说明来意,有关工作人员当即表示主管领导不在。孟浩表示情况紧急,要求面见相关领导,被工作人员拒绝。几次交涉无果,孟浩决定自己上楼找领导面谈。结果一位工作人员大声警告:“如果硬闯机关大楼,我就要打110报警了!”半个小时后,广州市教育局办公室的林主任就工作人员的态度向孟浩表示道歉,并向孟浩就该考生的情况作了解释:教育部门没有责任,是求助的学生填错了志愿。

随后,中央电视台转播了广州媒体报道,孟浩求见教育局领导遭遇报警威胁一幕经央视传播,迅速升级为全国闻名的“孟浩”事件。舆论纷纷指责教育局的举动是“公权力的傲慢和专横”,也有网友发帖质疑孟浩“到底是在履行职责,还是去信访、说情”,并指有关媒体断章取义,炒作此事。

“孟浩事件”是孟浩无数次较真中偶然的一次,却使孟浩在一夜之间成为了新闻人物。

与此同时,“小华事件”却陷入尴尬。入学后的小华仍然接到学校催缴四万元学费的通知,孟浩一度想为小华发动捐款,但有关方面认为,小华本人对此事负有一定责任,没有妥善填好志愿,且有不必收择校费的非重点学校可供选择,择校费属于“奢侈消费”,不宜采用捐款形式,小华事件被搁置了起来。

小华入学半年后,学校方面发出最后通牒,再不交齐择校费,小华面临退学。广州当地媒体再次对此进行跟踪报道,这才使得小华获得社会捐助2万余元,自行筹款一万多,总算解决了小华的读书问题。时代周报记者向小华爸爸核实小华的学费问题,“不是说孟浩的坏话吧?”“哦,不是就好。”他最后放心地挂下电话。

“孟浩事件”让孟浩成名,也让孟浩受伤,这也许是几年前开始对政协职位较真的孟浩始料不及的。

早在200428,广东省政协九届二次会议开幕当天,孟浩率先向社会公布了自己的信箱和手机,藉此来收集民意。这样一个看似冒进的举动,缘于孟浩当选政协委员两年,却苦于不知从何收集民意,如何提出真正有代表性、有建设性的好提案。

有人曾经对他说,“政协委员就是个风光的名号,不必那么较真,”但孟浩却把这风光的名号当真了,每每接到举报信,他就不停地到当地调查。

“今年就算了,不要写提案了,你现在是保住命要紧。”说起他的身体累垮时,太太声音哽咽了。

孟浩并不理会太太的劝告,210,孟浩住进了东方宾馆,挂起“免打扰”牌,专心整理提案。

“挂号”人物孟浩不怕“招摇”

孟浩的办公室墙上,挂着他自己挥毫的大幅曾国藩《治心经》。另一面墙上挂着的是一位政协委员送给他的墨竹,题上了郑板桥的诗:“一枝一叶总关情”孟浩说,这都是他的性情写真。

孟浩不避讳“吹嘘”自己,不过这也给他带来了压力。太太说,如今的孟浩,有点骑虎难下,很多事情不做不行了。

很多人说孟浩太招摇了,公开联系方式、像明星一样接受各大媒体采访。对此,孟浩并不否认,他坦陈:“我爱出风头,爱跟媒体合作,我发现这样能够更好开展政协工作。”

的确,“孟浩事件”之后的孟浩,所到之处不再“无人识君”了,但似乎也并未带来太多好处,反而使孟浩成为了“挂号”人物。

“怀疑是公民的权利,释疑是你的义务。我就是带着这样的信念去恩宁路看看拆迁这个事情的。当时我制止了媒体报道,不然就会弄出第二个‘孟浩事件’。”孟浩对恩宁路拆迁问题至今不能释怀。

“如果会议上有机会发言,我一定当着汪洋书记的面大声念这条手机短讯,让他知道下面的镇政府、县政府是怎样强行拆迁的。”孟浩在家里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时,激动地掏出手机念短讯。

2008年底,孟浩带上媒体到广州市恩宁路调查西关老屋拆迁问题。希望了解情况的孟浩找到了街道办,街道办主任以“到点了,要开会”为由欲离开,孟浩说:“你懂不懂规矩,我是向你反映情况。”街道办主任默不作声,冷眼以对。

不一会儿,孟浩手机响了,广东省政协工作人员给他打电话:“赶快走,赶快走!”孟浩无奈之下离开了。

孟浩来自基层,自己提着文件袋坐公交车、地铁去开政协会议。孟浩建议市交委领导去坐坐公交车,用孟子的“知其非义,斯速已矣,何待来年” 督促官员及早解决羊城通月票实施引起的问题。

20082月,孟浩路过深圳火车站地铁口时被盗6000元,报警无果后孟浩决定亲自蹲点捉贼,追踪治安盲区。与孟浩一同前往深圳火车站的,还有广州当地多家媒体的记者。此事经媒体报道,孟浩再次成为焦点人物,各方有弹有赞。

孟浩“携媒体打天下”的举动已不是第一次出现,引发舆论风暴的“孟浩事件”,也是因为有电视台记者随行被一些评论指为“作秀”、“挖坑”。但是,对孟浩来说,这样的“作战”方式让他感到“双赢”,他说他不怕“招摇”,“只要能办成事”。

委员身份背后的尴尬

没有善后的“孟浩事件”之后,孟浩也开始了对工作程序和工作艺术的反思。这一方面有孟浩对自己脾气急容易好心办坏事的反思,另外一方面,孟浩对政协参政议政途径单一的尴尬局面有了切身体会。

20071029,孟浩第三次就“电子眼”检测问题致信广东省公安厅,希望车辆测速设备接受定期检测,检测结果向社会公布,接受群众监督。

早在半年前的2007312,孟浩曾就此问题向省政协提交过相关提案,先后几次打电话给省政协和省公安厅了解该提案的办理情况。

就在这份提案提交后,广东省公安厅于20074月购买了44台测速设备准备在全省使用。孟浩随即致函省公安厅表示:如果让会引起误判、错判的“电子法官”继续执法,不仅百姓利益受损,政府公信力也会受损。

200710月,广东省公安厅对提案给予答复。1025,孟浩委员函复省公安厅,对答复表示不满意,理由是:答复对“公开测试并向公众公开测试结果”的具体建议没有任何回应。

像这样得不到正面回应的提案,确实不少。孟浩意识到,作为政协委员,单靠一己之力打抱不平未必就能够申张正义,尤其越来越多的矛盾最终要诉诸专业能力解决,寻求专业机构合作更为有效。

在梅州一铅锌矿厂污染村庄农田事件中,孟浩委托广东省生态环境与土壤研究所对当地水体进行调查和评价,该所得出了与当地职能部门相反的结论。

在同样曾经是政协知名委员的王则楚看来,孟浩多年来致力于反映社情民意是值得充分肯定的,但王则楚也对时代周报记者坦言:“但这仅仅停留在‘反映民情’这个阶段,远远还没谈得上‘参政议政、民主监督’。举个例子,政协并没有参与到《珠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决策当中,政协不知在哪个层面或者渠道监督国家四万亿怎么花。总之,政协离在政治文化、军事外交的重大方案的参政议政,还很远。”

致力于公共行政领域研究的华南师范大学副教授唐昊指出了“政协委员”身份的尴尬:“在一个利益群体争夺日益激烈的社会结构中,政协越来越有被边缘化的可能—论政治权力,它无法与政府机关相抗衡;论与普通民众的关系,由于政协的选举机制与人大不同,又缺乏和选民的直接互动。政协的危机是中国民主监督制度的危机。要破解这个危机,就需要把政协权威和民主政治的发展方向结合起来。”

但对于孟浩来说,无论是光彩还是尴尬,他像是已经出发的“堂吉诃德”,不能停止战斗。

“政协不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地方,而是要发挥参政议政、民主监督的作用。和谐社会就在眼前,不是说已经实现了。而是通过社会各界的努力还有我们政协的努力,和谐社会是看得到的、可待的。”孟浩用手捋一捋花白的头发说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公布第一批对美加征关税商品第二次
全国政协委员调研哈啰出行把脉共享出行新阶段
证券基金业成立文化建设委员会,易会满作动员讲话
证监会并购重组委员徐建军:去年A股上市公司并购重组规模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