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预算大总管欧尔萨格:希望我没闷死大家

2019-08-18 11:35:30

在奥巴马公布国家财政预算案时,身后站着一个戴眼镜的瘦高个,他与身边“娇小”的财政部长盖特纳形成了有趣的对比,让严肃的会议增添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轻松气氛。这个外表谦逊的男子后来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希望自己没有让这里的每一个人觉得乏味”。他就是把自己称为“内阁中的超级书呆子”的白宫行政管理和预算局局长彼得•欧尔萨格。

,美国总统奥巴马公布了他上任后的第一份预算,2010财政年度预算草案。尽管要到下个月才能出台详细内容,但从目前长达140页的预算概要中可以看出,奥巴马在刺激经济的同时也在努力削减财政赤字,而帮助他完成这份预算的最大功臣,就是欧尔萨格。

 

40岁的欧尔萨格是内阁中最年轻的成员,奥巴马的经济团队云集了个性鲜明、才智过人的经济学家,但欧尔萨格却荣幸地被总统称为经济团队的“螺旋桨”。他从人们记忆中低调的学者,摇身一变成了奥巴马经济复兴计划的说客。

从温和派到“螺旋桨”

上月,欧尔萨格代表奥巴马公布了3.6万亿美元的预算,并召开了财政责任高峰会,目的是缓解当前的经济危机并推进奥巴马的国内计划。

奥巴马承诺,在他的第一个4年任期结束时,即到2013年将美国政府财政赤字从现有水平减少一半多,即减至5330亿美元。这份预算草案估计,美国政府财政赤字在今年930日结束的2009财政年度将达到175万亿美元。

关于削减赤字的途径,欧尔萨格提到了四个方面:一是经济刺激计划的实施将促使经济复苏,从而使政府税收得到保障;二是布什政府为年收入超过25万美元的家庭提供的减税即将到期,同时,奥巴马政府正在设法堵塞漏洞,保证企业所得税税收;三是致力于缩小伊拉克等战争规模,相关开支将逐步减少;四是将取消不必要的和效率不高的项目和开支。

“我们面对的是一个严重的短期危机,这个财政赤字比我们一两年前预计的大得多。”欧尔萨格在一次访问中提到,“如果我们不作出反应,最终将遭遇财政危机。”

欧尔萨格自称是一个温和的经济学家,他反对布什将社会保障制度私有化的措施,他认为不断增加的医疗保险费用对这个国家的财政造成了最大的威胁。如果不加以控制,他担心医疗保健消费将变成下一个危机的诱因。

预算案的第二个特点就是改革医疗保健制度。奥巴马把医疗保健改革放在了一个优先重要的位置。目标是将医疗保健的覆盖面扩大到每一个美国人;然后是减少政府在医疗保健方面的投入。

长期以来,美国政府在公共医疗保健方面投入巨大。特别是随着“二战”结束后“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进入退休年龄并开始享受社会保障和医疗保健方面的福利,政府财政也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

舆论普遍认为,如果不对现行医疗保健制度进行改革,便无法真正减轻政府财政负担。

奥巴马在预算案中提出,在未来10年计划筹资6340亿美元,作为改革医疗保健制度的第一笔资金。这笔资金一半将来自向高收入阶层增税,另一半则由缩减公共医疗补助制度支付给医院和保险公司的费用产生。

在奥巴马明星级的内阁阵容中,欧尔萨格是最低调却发挥着最大作用的助手。

每天早上9点半,他都会和财政部长盖特纳、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萨默斯到总统办公室汇报情况。

“他从来不会走进来,然后说遇到什么困难,”白宫办公厅主任伊曼纽尔说,“他会告诉总统他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

“如果没有彼得在我们旁边,我真的无法想象我们竟然能在刺激经济案通过10天之后,就提交出财政预算计划。”

身价飙升的钻石王老五

在行政管理和预算局,欧尔萨格领导着500名员工,他们负责分析支出和制定计划,影响着政府大部分的开销。“他的工作绝对不仅仅是一个会计。”欧尔萨格早年的导师,普林斯顿大学的经济学家艾伦·布兰德评价说。

在克林顿任总统期间,布兰德曾担任首席经济顾问的职位。“只要与钱有关,就必须通过预算局。没什么事情是与它无关的。五角大楼谈及它的目标时,不会提及预算局,但当它说想要多少主力舰的时候,就不能不提到预算局的局长,”布兰德说。

国会里的共和党人也许不一定赞成奥巴马的预算计划,但却对欧尔萨格这位温和的民主党人高度尊重。在1月份举行的听证会上,预算委员会最资深的共和党议员贾德·格雷格留意到,与会的每一个人都支持欧尔萨格和他的副手罗伯特·纳伯斯。

新工作让欧尔萨格成了名人,离过婚、带着两个孩子生活的预算局局长,突然成为了华盛顿最受欢迎的单身汉。《名利场》请来了著名摄影师安妮·莱伯维茨,为穿着牛仔靴的欧尔萨格拍摄3月号的封面。欧尔萨格回忆说:“拍摄时他们让我‘下巴抬起来,臀部抬高’,我就回答说‘别开玩笑了,我不会那样做的。’”

其实他也有随和的一面。他在儿子乔舒亚7岁生日的那天,把他领到白宫去参观,当作一份生日礼物。

但是当女儿莱拉生日的时候,欧尔萨格就遇上难题了。因为女儿9岁生日那天刚好遇上预算案公布,父亲希望女儿能把参观的日子推后,但女儿非常坚持。无奈之下,欧尔萨格只能遵守自己的诺言。“在预算案公布大家都忙得团团转的那天,我带着女儿到白宫过生日。”他叹了口气说道。

欧尔萨格是个马拉松爱好者,总是早上4点半就起来,在华盛顿岩溪公园慢跑,有时他会直接从他闹市区的办公室跑回位于友善山丘的家。

经济学可以说是欧尔萨格的家族事业,他在家里三个儿子中排行第二,父亲是耶鲁大学的数学教授。很小的时候,他就在父亲的电脑上啪啪啪地输入数字,也能计算出波士顿红袜队(美国一支职业棒球队)的击球率。他跟随父亲参加过许多国际性的学术会议,到过法国物理研究所、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和英国的剑桥大学等等。

欧尔萨格喜欢阅读传记,母亲里芭形容他是一个雄心勃勃、一丝不苟的学生,“他会提前安排自己的日程,在卡片上作详细的记录”。

1993年,以普林斯顿毕业生和伦敦经济学院博士的身份,欧尔萨格进入了白宫,当一名普通的职员,但很快就让资深的经济学家对他刮目相看。联邦储备金监察小组前主席格林斯潘对欧尔萨格深厚的知识感到惊叹,“他是我所认识的最棒的技术人员”。

在参与布鲁金斯学会的“汉密尔顿计划”之后,他于2007年到了国家预算案办公室,通过工作与国会众多人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而这些关系终于派上了用场,在欧尔萨格的游说下,3位共和党的议员态度有了改变,他们投的赞成票对预算案通过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但再出色的人也会犯错,在他上任的第一个星期天,他想试用一下办公室的壁炉,于是他点着了壁炉里的木头,谁知道,烟囱被堵住了,浓烟迅速涌进办公室,报警器立即响起,整栋艾森豪威尔行政办公楼的人被疏散。而这一消息也迅速登上了电视新闻的头条。

“我们不会再用那个壁炉了,都是我的错。”欧尔萨格懊悔地说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美国突发签证新规,“劝退”风险下37万中国留学生何去何从
远超预期!美国6月非农大增480万,但疫情复燃抑制美股涨幅
组建豪华团队,耗资1.5亿,RELX悦刻产品美国上市申请进展迅速
脸书危机:一场关于政治正确的“滚雪球”运动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