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宗海砷污染风波再起

2009-11-28 23:14:42
半年前,云南阳宗海污染事件,一时成为舆论焦点。2008年10月22日,26名政府官员被问责、12人免职,阳宗海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1月22日,当初被锁定为主要污染源的澄江锦业工贸有限公司,向有关部门提起了关于重新操作阳宗海全面砷污染鉴定的申请。然后,多个环保部门的新检测版本出来,有的说水体没有砷,有的检出低于标准值……事态复杂了。到底是此前闹出一起学术乌龙事件?还是有人想造假翻案?抑或藏着地震淅出有毒物质等自然秘奥?阳宗海污染事件,突然再起波澜。

“没想到我们会是砷污染的主要责任人,我们没有这个能力。”26,澄江锦业负责技术的老总王光军说。

阳宗海污染事件定性半年后,这名河北籍高级工程师依然坚持认为,澄江锦业不该为阳宗海的污染负主要责任。

122,王光军和澄江锦业的委托律师向负责阳宗海砷污染案件侦查的澄江县人民检察院正式提出,关于对阳宗海的砷污染源进行全面系统的科学分析和鉴定的申请。

在这份申请中,澄江锦业对半年前云南省环境科学研究院出具的《阳宗海水体砷污染事件的鉴定结论》以及相关附件,提出了诸多质疑。而这份由云南环科院出具的鉴定结论以及附件,正是处理阳宗海砷污染事件的依据性文件。

据公开资料,去年10月,云南省政府掀起的阳宗海砷污染问责风暴,一次性问责了26名政府公务员,以认定澄江锦业为阳宗海砷污染的主要污染源,在这些关键节点上,云南省环科院的这份鉴定都被作为主要依据提及。

“阳宗海污染事件,是省环保局组织专家调查论证的,后来包括对澄江锦业以及阳宗海周边一系列的处理,都是按照上级单位意见和规定办理的。”29,澄江县环保局工作人员说。

《阳宗海水体砷污染事件的鉴定结论》以及相关附件,就是云南省环保局组织的专家得出的最终结论。

“从阳宗海污染事件发生,到确定我们是污染源,并进入司法程序,我们认为在过程上有很多地方都有不合理的地方。”澄江锦业王光军说,这是他们提出重新鉴定的原因。

被审视的过程

 “我们知道阳宗海砷污染,是去年79日,接到政府通知,不能再取用阳宗海的湖水的时候。”28,留守厂房的澄江锦业总经理李耀鸿说。

据李耀鸿介绍,20086月,环保部门到工厂检查过几次,并提出整改意见,“还以为是例行检查,我们饮用水都还是从阳宗海里提取”,后来才知道是检查砷污染。

200885,云南省环保局召开阳宗海水体砷污染研究会,会上通报了阳宗海砷污染的过程。

据上述会议报告,200710月以前,阳宗海水体砷污染检出率不高,200710月以后,水体中持续检测到砷污染物,且浓度值较以前出现明显异常升高的现象。

20084月以来,水体中砷浓度持续上升,6月份超过三类水质标准。716,砷浓度值超过五类水质标准。730,全湖平均值为0.116毫克/升,超过五类水质标准0.16倍,类别为劣五类。

在这次会上,云南省联合调查组确定澄江锦业为主要污染源。

一个事实是,在这次会议上,玉溪市环保局发言提到,专家应该对阳宗海砷污染转折做出科学解释,并认为污水渗漏作为锦业公司主要污染途径,需要相关详细地质资料,而且澄江锦业公司废水池中污染物含量和阳宗海湖边泉涌点污染物含量,“除砷一致外,其他污染物特别是氟化物并不一致,建议专家认真研究。”

这次会议,并没有公开报道。

阳宗海污染事件,最早的公开报道是《2008昆明市环保简报第21期》提到,819,我局会同玉溪市环保局、呈贡县环保局、宜良县环保局开展阳宗海流域环境专项检查,“云南澄江锦业工贸有限公司已于2008716全面停产至今”。

这篇文章,于2008825由环境保护部网站全文转载,开始引起媒体关注。

200894,春城晚报发表关于阳宗海污染报道,报道了澄江锦业被停产的过程。

随后,全国媒体开始铺天盖地地报道阳宗海污染事件,成为仅次于三鹿奶粉的新闻事件,并引起云南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高度关注。

20081022,云南省监察厅通报阳宗海水体砷污染事件相关人员的责任追究情况,26人被问责,涉及两名厅级干部、9名处级干部、其他干部15人,其中12人被免职,玉溪市副市长陈志芬责令引咎辞职,省水利厅副厅长陈坚通报批评。

玉溪市、澄江县环保局局长都给予免职,其中,澄江县原环保局局长马德芳目前仍在拘留中。

两天后,云南省省长秦光荣在阳宗海水污染治理现场办公会上表示,力争用三年左右时间将阳宗海水质恢复为三类水质。

随后,锦业公司董事长李大宏、党支部书记李光明等三名企业责任人涉嫌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被批准逮捕。

据云南省有关部门的专家预计,要彻底治理好阳宗海水质需要35年,花费的资金在40亿-70亿元。

迟来的听证

20081216,澄江县司法局主持听证会,澄江县环保局局长张咏代表行政机关,与澄江锦业委托律师马军,就“阳宗海有没有污染”、“锦业公司是不是主要污染源”的问题进行了当面对质。

相比于2008916澄江县人民政府已经下达关闭锦业公司的通知,以及1022云南相关部门已经公布的问责通报,这次听证会显得有些动作迟缓。

在这次听证会上,马军提出阳宗海污染事件处理在行政、司法程序上存在一些步骤紊乱问题,并指出“锦业公司已经存在多年,但环保部门在日常的检查中,从来没有对其提出过整改意见。”

对于程序问题,张咏解释说,阳宗海水体污染事件发生后,为了避免事态进一步扩大,保证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因此对锦业公司发出了依法进行关闭的通知,而不是行政处罚决定。

随后,马军指出,阳宗海真正的污染原因不能确定。

其证据为,20086月,阳宗海水的砷含量为0.055毫克/升,而政府公布的20087月阳宗海被污染后的砷含量为0.16毫克/升。

也就是说,阳宗海水里的砷含量在一个月内剧增,按阳宗海6亿立方米的水量计算,相当于一个月向水里投放了近70吨高纯度砷。

企业根据公布的数据,计算出阳宗海水里的砷含量为90-120吨。

按政府相关报告,阳宗海污染主要是由澄江锦业造成的渗透性污染,那么按渗透出水点泉水出水量计算,要使阳宗海水达到这样的砷含量水平,需要20-50年的时间。

因此,在听证会上,马军提出阳宗海污染可能另有其他原因的说法。据《生活新报》报道,张咏认为马军的说法都是假设,没有任何事实依据。“这就像在编一本《奥秘》杂志,我们也可以设想,阳宗海是被天外来物掉进去污染的。”张咏说。

在这次听证会上,澄江县环保局指出了锦业公司未经环保批准,擅自技改磷矿洗选项目、未按要求建立生活污水和生产污水处理站、未按环评要求建立雨篷、未作防渗透处理,最终造成阳宗海重大水体污染等三项违法事实,并公开了大量证据。

但锦江公司方都进行了否认,并在最后口头提出了重新进行鉴定的申请。

这场公开对质的听证会,并没有解决阳宗海污染事件背后污染源的争议。

与地震有无关系?

“阳宗海旁边还有电厂、铝厂,还有一片温泉度假酒店,最终责任落到我们一家企业头上,是无法接受的。”26,锦业公司王光军说。

锦业公司的说法,一定程度上也获得了云南师范大学化学化工学院教授李康龄的认可。

79岁的李康龄,早年曾供职于防化兵研究院,并留学前苏联,近二十余年,在滇池治理研究上耗费大量心血,并屡有独到创见。

李康龄表示,没有经过化学处理的煤矿污水不能排出,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其中含有大量的砷,容易对周边环境造成污染。

20089月,阳宗海污染事件引起广泛关注时,就有报道指出,阳宗海周边近20年的开发,也是“杀死”阳宗海的主要原因。

1990年以后,阳宗海周边开发加速。据《凤凰周刊》报道,春城湖畔度假村高尔夫球场为了使人工种植的草坪不长杂草、保持新绿,需要大量喷洒化肥、农药,如杀虫剂、杀菌剂和除草剂等等,所需的化学用品可多达几十种,所使用的药量高达农业用药的7倍。这些药剂很轻易被雨水冲刷,流向阳宗海。

阳宗海边上的云南铝业股份有限公司是云南的重点纳税大户之一,得到了大片山地,被村民指认一度向阳宗海排放如同啤酒白沫的工业废水。

“至今,该公司修建了一个连接阳宗海的排水涵洞,洞口高、宽均超过两米。”《凤凰周刊》去年的报道中称。

28,阳宗海边上,文中提及的排水涵洞早已被封死。

“阳宗海砷浓度在短时间内骤然升高,我认为还有可能是地质变动的因素。”王光军说,从他了解的情况,他判断阳宗海附近包括湖底,可能含大量砷。去年连续的地震,可能造成剧烈地质变动,导致大量砷溶入阳宗海中。

专家李康龄根据多年研究经验,也认为阳宗海附近地下可能含有大量的砷,不排除地震变动,引起阳宗海的砷浓度骤然升高。

“阳宗海短时间内砷浓度骤然升高,是个很值得研究的问题。”29,李康龄表示,他对阳宗海污染主因,也持有保留意见。

但是,云南各级环保部门否定了地质变动造成砷浓度升高的说法。

“阳宗海附近耐火材料厂、阳宗海化工厂、度假村等都接受过相关调查,也都有环境违法的情况。”29,澄江县环保局方面介绍说。

作为阳宗海旁边诸多存在环境违法的企业之一,在相关部门出具的大量证据面前,澄江锦业员工依然感觉责任完全由自己顶了下来,是不公正的。这也是其屡次提出重新鉴定的原因。

“不治自愈”还是“久治不愈”?

“基层环保部门像地方政府养的猫,猫能不能捉耗子、捉几只是由政府部门说了算,不是环保部门说了算的。”阳宗海事件发生后,新华网一篇创造了“环保猫”论的知名评论中写到。

一个事实是,直至29,澄江县环保局工作人员仍建议关于阳宗海污染的问题,“最好是到政府办公室问一下。”

在当地专家眼里,环保不过是地方经济软杠杆的观点,在基层依然盛行。

“云南九个内陆湖,一多半污染了,不都是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路,去年轮到阳宗海了。”29,昆明当地一名环保专家说,阳宗海事件,不过是“企业三不怕、部分地方政府三不查”的缩影。

事发前,9次被环保部门查处,并没有被要求整顿的澄江锦业,在事发后被确定为主要污染源。

在环保部门提供的大量证据和资料前面,锦业公司员工仍然感觉自己不过是做了“替罪羊”。

“我们不过是个小厂,媒体一曝光,我们就被抓出来当了替罪羊。”26,王光军说。

跟锦业公司一样感到委屈的,还有被问责的基层环保官员。

据《南风窗》报道,听证会后,有一个自称是“玉溪一名环保工作者”的人在写给锦业公司委托律师马军的信中称,“我们玉溪各界对26名干部被问责强烈不满……所以长期以来我们玉溪的环保工作者注重阳宗海的大气监测,而没有进行水质分析,根本无法知道水被污染……”

113,澄江县环保局局长张咏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企业有能力做(鉴定)我倒是不反对,的确应该让所有人都明明白白、心服口服,假如再次检测后发现事情真的弄错了,那么就该给企业和各种受处罚人员平反。”

210,云南省环保局保局方面表示,目前省局还没有接到关于阳宗海污染重新鉴定的相关申请。

不过,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事实是,2008921,云南信息报报道宜良将投1400万善后污染的同时,发布喜讯,920日下午,昆明环保局称,经多点检测,阳宗海出湖河道的水体砷浓度正常,并表示昆明自来水供应正常。

随后,昆明市环境检测中心并没有在其网站公布2008年第四季度,阳宗海水体检测数据。

而云南省环境检测中心公布的2008年第四季度阳宗海水体监测数据中,水体仍为5类水,但主要污染物中没有砷。

29,省市两级环境检测中心都没给予记者明确答复,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数据已向环保部门汇报,但暂时不能对外透露。

针对上述情况,张咏曾表示,随着时间推移,湖水中的砷逐渐沉积,出湖水砷浓度正常并不奇怪,但水体检测数据检测都是由昆明市环保局负责,具体情况澄江县环保局并不了解。

对于数据中忽高忽低的砷指数,张咏的解释并不能让锦业公司以及关注阳宗海的舆论完全信服。

“如果现在检测结果水体污染物不含砷了,那么我们以及被问责的26名官员,当初是不是被冤枉了?26,锦业公司王光军说。反之,就是2008920日出湖水检测结果出了偏差,阳宗海湖水还能否做昆明自来水的备用地,就存在很大疑问。

“要么前后检测结果都是对的,阳宗海砷污染就真有可能是地质变动造成了的。”26,锦业公司委托律师郭庆说。

阳宗海是“不治自愈”还是走进跟滇池一样“久治不愈”的怪圈,目前尚未有答案。

本文感谢南风窗尹鸿伟大力支持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光大实业董事长朱慧民被查,疫情期间曾强调向环保与服务业转型
嘉麟杰与PrimaLoft签署合作协议 聚焦可生物降解环保面料
太平人寿与云南诺仕达集团达成战略合作
圣元环保:多效协同布局 业绩稳健高增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