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行债转股样本破冰 万亿级市场待喷发

2017-08-15 01:28:56
据一些证券公司分析师的研究报告指出,本轮债转股规模预计为1.7万亿元,预计对未来3年银行净利润增速提升幅度为每年2-3个百分点。

时代周报记者 刘丁 发自广州

8月8日,银监会下发《商业银行新社债转股实施机构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将本轮债转股的操作细则做了进一步明晰。与之呼应,8月2日和9日,建设银行和农业银行的债转股实施机构也在获得银监会的批准之后,正式挂牌开业,其名称分别是建信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信投资” )、农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

央行副行长范一飞说,债转股已经从试点转入规模推广阶段。自2016年10月试点初开时建行与武钢集团、云锡控股的百亿规模的债转股项目,目前,据银监会数据,各家银行已经与超过50家企业签订了债转股协议,项目涉及金额超过7000亿元。

在20年前的上一轮债转股过程中,以信达等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为实施主体的不良债权处置,使得全国国有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从1999年前后的超过62%,逐年下降到2005年前后的56%左右,超过八成债转股企业实现了扭亏为盈,国有商业银行的不良资产率,从1999年的39%下降到2005年前后的8%左右。巧合的是,上证指数刚好也是在2005年下半年开始反转进入大牛市,一路狂飙到超过6000点。

据一些证券公司分析师的研究报告指出,本轮债转股规模预计为1.7万亿元,预计对未来3年银行净利润增速提升幅度为每年2-3个百分点。

“债转股的全面铺开有助于降低企业的资产负债率,经测算,目前参与债转股的煤炭企业资产负债率一般可降低5-15个百分点,企业流动性的改善可避免正常类贷款转为不良贷款,降低银行的潜在不良率。”中债资信工商企业一部分析师李晓静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试点

8月2日,北京建行总行办公大楼里,出席建信投资开业仪式的云南锡业集团(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云锡” )董事长张涛笑容灿烂。

这家有着超过134年历史的企业,锡金属产量位居全球第一,其控股子公司锡业股份(000960)在2000年就在深交所挂牌上市。

但是,大宗商品价格周期性波动,发展过程中又积累了老国企的顽疾,导致云锡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生产经营局面困难。在1999年的第一轮债转股中,云锡也参与了,至今在云锡的股东中还有资产管理公司的身影。

2013年,云锡子公司锡业股份原董事长因涉嫌严重违纪被逮捕,随后公司出现财务崩溃状态:2011年到2013年,锡业股份毛利率从16.15%下滑到0.22%,净利润从7亿元下降到0.4亿元,进而达到亏损13.37亿元。

2015年,受公司连续亏损的影响,云锡的评级被中诚信国际下调,从“评级展望稳定”调降为“评级展望负面”。

云锡痛定思痛,调整锡业股份管理层,更换了一批生产经营出身的高级管理人员,2014年8月正式剥离了亏损的铅冶炼业务,调整战略,回归锡金属主业。

但根据云锡网站数据,当时云锡的资产负债率还是高出行业平均水平近30个百分点。在债转股之前,云锡总资产500亿元左右,总负债350亿元左右,资产负债率高达83%。

2016年3月,李克强总理在两会新闻发布会上提出“通过市场化债转股的方式降低企业的杠杆”,随后,市场对于债转股的预期不断升温。

据媒体报道,云锡从2016年4月前后,就在内部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债转股工作组,与建行的相应工作组对接,云锡觉得这是机会。

2017年3月,当云锡债转股落地之后,云南省副省长董华到云锡调研时,曾评价说:“云锡有办法。”

根据云锡网站,百亿资金全部到位后,将降低云锡负债率15个百分点。2017年上半年,云锡扭转了长达50个月的亏损局面,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29%,盈利5.3亿元。2017年7月11日,中诚信国际将云锡的主体信用评级恢复,上调为“评级展望稳定”。

落地

8月2日,对张明合来说,同样是独具意义的一天。在这之前,张明合的头衔是建行债转股项目组负责人、建信投资筹备组总经理;在这之后,他的头衔是建信投资总裁。

张明合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介绍,建信投资这个新机构的人员来自建行的各部门,包括总行、分行、子公司等,涉及客户、风险管理等各业务条线。

“工作组通过从总行取得的大数据,分析客户信息,用模型筛选出资产负债率、行业指标等相匹配的企业;之后,具体操作人员与潜在客户接触,开展谈判,一般要求将企业上级主管单位拉进来,并且评估其管理团队,主业前景等。”某位接近建行债转股项目组的券商分析师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云锡集团目前面临行业周期,只是遇到暂时性困难,建行看好其发展前景,但目前的关键是要帮助企业降低资产负债率和财务负担,改善公司治理,让企业的潜力可以得到有效挖掘和发挥。”张明合表示。据报道,此前建行对云锡的贷款有40亿元左右,因此,对公司情况非常了解。

具体的操作方式为:成立规模为100亿元的有限合伙基金,其中,由建行方面和云锡方面共同担任普通合伙人(GP),负责基金管理运营,承担无限责任;由建行渠道中募集的各种资金担任有限合伙人(LP),即不负责具体经营的投资者,LP包括保险资管机构、建行养老金子公司的养老金、全国社保、信达的资管子公司、私人银行的理财资金等。

这100亿元资金的投向,根据张明合介绍:“分为5个小项目,主要用来还债,也包括对一些项目的增资,不管哪种形式,钱最终都是以股权形式进入公司,帮助公司降低负债率。”

其中一笔资金,用来购买云锡旗下锡业股份子公司华联锌铟的股权。根据计划,建行拿出资金认购的股权比例不超过15%,但建行提出了一系列具体的要求,包括:完成某矿区扩建工程、综合回收项目、某矿区开发项目,采矿贫化率不高过4.7%,采矿损失率不高于2.5%等。另外,在投资人完全退出前,每年必须向股东进行现金分红,分红金额不得低于当年净利润的10%;满3年后,这笔股权由锡业股份以现金或发行股份的方式回购。除此之外,建行还将向公司派驻董事,参与公司治理。

截至2017年7月底,建行已经与41家企业签订了总额5442亿元的市场化债转股协议,到位资金488亿元,独占鳌头,相比起来,农行和工行的债转股框架协议签为2000亿元左右。

市场化烙印

“建行的指标相当具体,没有一点马虎眼可打,政府没有干预,这一轮债转股,完全是市场化谈判结果。”云锡相关人士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说。

相比起来,1999年的债转股,资金来源是财政部和央行,由财政部提供400亿元资金成立信达等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后由央行向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提供6041亿元贷款,再由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向国有银行发行8200亿元金融债。

此外,1999年的债转股,是由国家经贸委推荐企业名单,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制定债转股方案,再报政府审核,实际上是由国家经贸委主导。当时,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以账面价值收购了国有银行1.4万亿元的不良贷款。

而根据8月8日银监会下发债转股征求意见稿,本轮债转股市场化倾向、商业银行主导明显。例如,实施主体应满足的条件是,“1. 应由主出资人商业银行作为申请人向银监会申请;2. 实施机构的注册资本一次性实缴货币资本不低于100亿元”。

另外,实施机构可以发行金融债券募集资金用于债转股、自有资金开展存放同业、拆放同业、购买国债等,也可以申请成为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向合格社会投资者募集资金。

“债转股的资金来源主要为通过市场化募集的社会资本,如理财资金或其他金融机构的出资。”中债资信工商企业一部分析师李晓静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债转股执行过程中,或许将遇到困难包括:随着供给侧改革、产品价格回升,企业盈利能力及现金流情况改善,对高成本债转股资金的接受度将下降;部分企业资金的落实进度较慢,或打击企业债转股热情。” 李晓静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健康中国”建设样本调查:中国太保构建“健康态”生态圈
聚焦“六保” 建行广东省分行搭全球平台稳湾区外贸
建行一季度业绩超预期 资产不良率与上年持平
旧改广州样本:政府全程主导 房企以小博大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