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华为全球云业务版图 “政务云”战略提速,打造新增长

2017-05-24 10:30:27
对于华为这个通信行业的巨型航母而言,云,毫无疑问是下一个战略和掘金点。然而在云服务这条赛道上,国内外皆有重量级玩家拳拳到肉互搏,后起之秀的华为云又将如何搭好班子唱好戏?

时代周报记者 王媛 发自深圳

华为正试图在全球飞速增长的云计算市场中找到下一个增长点。

美国咨询机构gartner认为,2017年全球公有云服务市场预计增长18%达到2468亿美元,高于2016年的2092亿美元。其中,云应用服务(SaaS)预计增长20.1%达到463亿美元,而未来这个市场将有15万亿美元的规模。

与此同时,云业务已被科技巨头们视作驱动业务前进的一个新的增长点。微软股价为此起死回生,亚马逊由于云业务的助力市值翻番。腾讯甚至为了得到厦门政务云中标的机会,对数百万的业务只报价1分钱。

华为此前发布的2016年年报显示,去年华为营收再创历史新高,总收入达521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2%,但华为净利润为371亿元人民币,同比仅增长0.4%。

华为创始人兼总裁任正非对云计算的期待是:让全世界所有的人,像用电一样享用云的应用和服务。

当全世界的通信行业传统业务普遍遭遇低谷期,任正非亦毫不掩饰他的反思和焦虑。素来低调的任正非,这半年来,则开始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政府与国际场合,发表与华为相关的重要言论,与各省领导,甚至各国首脑频繁互访。当中的原因,颇引外界关注与思考。

从掌门人马不停蹄地“拜码头”“搞建设”背后,不难窥见华为对“云”这门生意的觊觎。对于华为这个通信行业的巨型航母而言,云,毫无疑问是下一个战略和掘金点。然而在云服务这条赛道上,国内外皆有重量级玩家拳拳到肉互搏,后起之秀的华为云又将如何搭好班子唱好戏?

任正非密集各地走访

2017年元旦刚过,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总裁任正非便率领“超豪华”的华为高管团队,奔赴四川考察,拜会四川省委书记王东明,并与四川省政府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华为政府生意版图,再落一子。

据熟悉任正非的人士透露,这是任正非2017年出席的第一场商务活动。而双方合作的领域相当重磅全面,无不体现任对四川的重视程度以及战略布局。

据了解,签署仪式前,王东明会见了任正非一行,双方围绕四川电子信息产业发展基础、发展条件、发展前景等交换了意见。此次协议则确定,四川省与华为将在信息通信技术研发中心建设、云计算、大数据产业、信息安全产业、智慧城市、软件和信息服务业、智能制造、新业态培育、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网络建设、信息通信技术开放合作平台建设、人才培养等十个领域进行深化合作。

实际上,华为与四川省合作渊源颇深。华为董事长孙亚芳,便是毕业于四川电子科技大学。早在2000年,华为就在四川成立了成都研究所,经过17年的建设发展,成研所已经拥有上万名高水平研发人员,成为华为公司最重要的研发中心之一。与此同时,华为还与省经信委、泸州、眉山、资阳等签署了合作协议,共建云计算大数据中心。华为的产品与解决方案广泛应用于政府机关相关部门,并与四川省多所高校在教育科研领域展开了深入合作,联合进行信息化创新。

与成都研究所齐名的,还有另一个神秘基地华为西安研究所。

去年12月,刚上任半个月的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带队考察华为西安研究所并表态,西安需要华为,另一方面,西安也是华为进一步做大做强的理想之地。

根据公开信息,华为西安研究所自2000年设立,已走过了17年,目前员工总数约为1.3万名,是我国西部最大的研发机构,在华为乃至西部科技版图中意义重大。根据2012年的数据,西研所研发的产品占华为整个销售收入的30%。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整个西安技术思维浓厚,目前西研所工程师中有一半都来自西安几大工科高校西安交大、电子科大等,每年就业第一的单位都是华为,华为每年会在西安招聘1500多名大学生。

据西安媒体报道,去年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调研华为西研所时,曾对华为员工的办公情况印象深刻,点头赞赏。“每位员工的电脑桌上只有显示屏,没有主机。原来,华为的所有员工使用的是自己开发的办公系统—桌面云。这令办公更具效率。”

今年1月7日,就在成都考察的3天后,任正非又奔赴陕西省,拜访西安省委书记娄勤俭,并与政府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双方将在大数据及云计算产业、新型智慧城市建设、企业管理与文化等方面加强合作,共同推进陕西产业转型升级。

然而,素来低调的任正非,却开始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政府与国际场合,发表与华为相关的重要言论,与各省领导甚至各国元首频繁互访。


“云政务”版图全球路径

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任正非的足迹获悉,今年以来,任正非先后见了四川、陕西、山西、广东、浙江和湖北这六个省的省委书记和省长,去年年底还先后见了贵州和江苏的省委书记和省长,每到一处,华为均与当地政府达成了战略合作,而云计算、大数据、智慧城市这些领域则成为双方合作的关键词。

去年11月,任正非在“老家”贵州会见了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并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云计算大数据应用发展、物联网和智能制造建设、智慧城市和平安城市建设等方面深化合作、共同发展。华为将投资80亿元在贵州建数据中心。

华为内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华为在贵州的云计算数据中心项目建设稳步推进。今年3月份,华为大型云计算数据中心已经进入到贵州偏远山区—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这个州的一把手则是明星官员、原央视著名主持人张政。 

在另一个“老家”广东,华为与政府的合作亦是紧锣密鼓,意义重大。

今年2月23日,广东省政府与华为在广州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省长马兴瑞以及任正非出席了协议签署仪式见证签约。根据协议,签约双方将在促进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智慧城市等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研发及广泛应用、融合应用等方面加强合作,共同推动广东在创新驱动、智能制造、信息化、产业转型升级等方面先行先试,加快建成全国领先、具备较强国际竞争力的现代产业体系。

2月底,湖南省省长许达哲在广东省省长马兴瑞的陪同下,到华为深圳总部考察。随后,任正非在行中拜访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省长车俊,并称华为将在浙江投资华为全球培训中心,加大华为杭州研究所研发投入,建设制造云平台、大数据、智慧城市群。3月份,湖北省政府与华为公司在武汉签署战略协议,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省长王晓东、省委副书记兼武汉市委书记陈一新,共同会见华为公司总裁任正非,蒋超良对华为的成就、战略思维、方法论、执行力表示高度赞赏,华为将加大在湖北的研发投入,助力湖北智慧城市软硬件产业发展,加强信息化人才培养、云计算大数据应用等领域的合作。

据华为2016年年报显示,目前,华为与中国30多个城市形成战略合作,构建了一张覆盖全国各省的云服务资源网络,成为中国政务云市场的领先者。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成为国内地方政府的座上宾,任正非还亲自飞往多国,拜会了新西兰首相、泰国总理等,提出了加大海外投资,在海外发展云业务的想法。华为云出海战略布局与野心凸显。

在5月份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华为二号人物、董事长孙亚芳在北京接连会见了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埃塞俄比亚总理海尔马里亚姆•德萨莱尼以及塞尔维亚现任总理、候任总统武契奇。孙亚芳与武契奇会谈时,围绕塞尔维亚ICT战略和国家数字化转型进行了深入交流。华为方面与塞尔维亚教育及科技发展部部长姆拉丹•萨尔科维奇签署了面向未来信息与通信网络建设的战略合作协议。

5月14日,肯尼亚总统乌胡鲁•肯雅塔率肯政府代表团参观华为北京研究所并与华为轮值CEO郭平会谈时,双方就未来在ICT基础设施建设、政务云平台建设、公共安全、智慧城市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当天,华为与肯尼亚政府签署了关于建设政府云服务基础设施项目的合作协议。

同一天,巴基斯坦规划部部长阿赫桑•伊克巴尔在北京公开邀请华为在巴基斯坦设立研发中心,希望通过华为在当地建立研究中心的举动帮助该国进行技术革新。

今年3月下旬,任正非在会见新西兰首相比尔•英格利希时就已经放出了重磅消息:将在新西兰建立云计算数据中心。据悉,华为将在新西兰投资4亿新西兰元,折合人民币约为20亿元,用以建设数据中心和两处创新实验室。其中,该云计算数据中心将在未来2年内建成,并可能会和当地企业实现共联。此前,华为亦通过大手笔投资,赢得了英国、澳大利亚以及加拿大政府和市场的欢迎和信任。

2月15日,任正非在泰国总理府拜会泰国政府总理巴育上将时,则强调了希望能增加在泰国的投资力度,加强与泰国通信科技的开发合作力度。

年报显示,截至2016年底,华为联合500多家合作伙伴为全球1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客户提供安全、可靠、高效的云计算解决方案,覆盖政府及公共事业、运营商、能源、金融等行业,共部署了超过200万台虚拟机和420个云数据中心。

Cloud BU浮出水面

当传统的通信业务开始进入到行业发展的低谷期之后,如何突围成为重中之重。在任正非搭好戏台子之后,后起之秀的华为云战略又将如何落地唱大戏?

在去年的华为分析师大会上,华为首次发布“全面云化”战略。华为提出全面云化战略的核心是从设备、网络、业务、运营四个方面全面改造ICT基础网络。

今年3月9日,华为轮值CEO徐直军发表“拥抱云服务,共建行业云生态”主旨演讲,将华为对云的构想重磅推出水面,宣布华为要进入公有云市场,并成立新的Cloud BU,2017年要招兵买马2000人。

4月12日,华为分析师大会上,徐直军更加清晰地描述了这个新组织:云服务已经成为了华为的基本商业模式, Cloud BU只有一个使命,就是把公有云打造好。

去年9月份,华为轮值CEO胡厚崑曾对外表示,华为认为云计算正在进入万马奔腾的2.0时代,目前云计算业务增长非常快,华为云计算将为华为贡献值高达100亿美元以上,成为华为下一个战略和掘金点。

而对华为来说,在竞争激烈的云赛道上,必须打造一支特种部队以求突围。

据了解,华为宣布成立的Cloud BU将会把原先分布在三大BG的云业务聚合新组建成为一个全新的业务单元。未来Cloud BU将面向三大BG,提供针对不同行业不同需求的云产品。就在徐直军提出成立Cloud BU当天晚上,郑叶来旋即收到任命,成为新任Cloud BU总裁,并兼任此前的IT产品线总裁。

华为常务董事徐文伟表示,华为成立Cloud BU是打造数字化华为的关键,这也是华为向行业数字化转型的基础。徐文伟表示,未来十年内,这个市场将有15万亿美元的规模。他还给出了华为的时间表:华为计划用3-5年时间打造数字化华为。

实际上,华为雄心勃勃抢滩云市场背后的原因不难理解,当传统通信业务逐渐遇到增长瓶颈后,云服务将成为华为寻求新增长点的一个重要方向。

华为此前发布的2016年年报显示,华为营收再创历史新高,总收入达521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2%,但华为净利润为371亿元人民币,同比仅增长0.4%。

与此同时,云业务已经被科技巨头们视作驱动业务前进的一个新的增长点。

近一个星期以来,微软的股价上到68美元/股,超过了分析者的预期,主要是受到了云计算业务的推动。而上次微软股价达到类似高度,还是在1999年。

云服务的霸主亚马逊,最新发布的2017年一季度财报显示,来自于AWS云服务的净销售额为36.61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25.66亿美元增长43%。亚马逊云服务业务利润极高,且增长迅速,推动市值翻番,备受华尔街看好。

国内云市场方面,BAT正在全力以赴,阿里云早在2011年正式上线,先发的优势,为阿里云争夺到了快速发展的窗口期,逐渐领跑国内公有云市场。此前腾讯甚至为了得到厦门政务云中标的机会,对数百万的业务只报价1分钱。

那么,在国内外皆有重量级玩家的基础上,华为在云业务上还能怎么玩?

一位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华为在云业务上有着自身的独特优势:一是公有云业务,并与全球运营商合作,携手运营商和商业合作伙伴打造生态,实现行业云化,而这就是华为Cloud Family战略,是区别其他公司的不同的公有云发展之路;二是与运营商的伙伴关系和线下服务行业企业的能力,华为多年的B2B业务,建设了巨大的服务网络和客户网络,而阿里和AWS以前主要业务是B2C或者类似B2C,虽然产品部分领先,但在给企业服务上,还是和华为有差距,综合起来可能并不是最优,这就是为什么华为云业务国内发力后,增速和份额增长更快的原因;三是华为本身就是设备商,华为可以提供基础设施、设备、运营和运维及服务,这种一揽子的打包服务就是基于自身的能力。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英国政府赢得OneWeb拍卖,为5G建设排除华为“上保险”
海普瑞坪山产业园获EMA许可 助力欧洲制剂业务版图加速扩张
入股这家直男追捧、罗永浩投资的App,百度电商版图再下一城
中兴自研5G芯片“接棒”华为, 但代工生产仍需依赖台积电和三星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