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小学球场上的洋教练:让国安球员的儿子都大开眼界

2017-05-02 01:03:39
北京的一个早晨,丰台区第十八中学附属实验小学五年级(1)班的同学们惊喜地发现,他们每周一节的足球专项课上,来了一位洋教练。

时代周报记者 马欢 发自北京、广州

北京的一个早晨,丰台区第十八中学附属实验小学五年级(1)班的同学们惊喜地发现,他们每周一节的足球专项课上,来了一位洋教练。

30岁的西班牙人丹尼尔·隆帕特(Daniel Llompart),在第一节课上,用刚学会没多久的中文和孩子们打招呼:“大家好。”

作为全国校园足球发展最好、定点学校最多的城市,北京市在校园足球的发展走在全国的前列,这里也是最早在校园里引进外籍教练的城市之一。2015年,由市政府聘请的10名洋教练第一次亮相中小学校园;2016年,又有11名洋教练进驻。除了政府聘请的外国足球老师之外,很多学校还通过多种方式引进了更多的洋教练。

现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在担任北京市委教工委书记期间,就曾力推校园足球的发展。2015年,苟仲文出任北京市青少年校园足球领导小组组长,这一年,北京市教委研究制订《推进校园足球发展三年计划》,拟投入5000万元用于中小学足球教育。聘请国内外的足球专家、高级足球运动员、教练参与校园足球发展是北京校园足球布局的重要一部分。

而在一名外籍教练的眼中,这里的校园足球正在发生怎样的改变呢?

让国安球员的儿子开眼界

前国安球员谢朝阳的儿子谢博宣也在五(1)班里。由于父亲是职业球员,谢博宣比他的同学们看起来更加专业—他穿了一双专业足球鞋。

“我很小就看球了,也喜欢踢,我爸教我踢球。”谢博宣说道。不过,这个“熟悉职业足球”的孩子,在外教的课上还是大开眼界。

外教课并没有孩子们想象中那样复杂,反而有很多游戏式的动作,比如需要两个孩子手托球跑动、互相传球移动。原来自己一个人踢的足球,变成了同学们一起玩的游戏。“我觉得隆帕特的课更好玩儿。”谢博宣说道。

下课后,孩子们被问到是否喜欢这位外教,很多孩子跑上来七嘴八舌:“喜欢,他真帅,我觉得他像C罗!” “他(外教)是不是踢过国家队,他是哪国人,美国?荷兰?”……

隆帕特曾代表Revillagigedo FC和Trasona FC两家俱乐部征战过西班牙职业联赛,持有欧足联A级教练证书,在西班牙有超过10年的青少年足球执教经历。如今,他是北京睿泽云涌(北京)体育文化有限公司(下称“睿泽体育”)专门为北京市的“校园足球海外引智计划项目”聘请的外籍教练。

睿泽体育,是北京一家从事青少年运动教学与培训内容开发的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教育部组织实施“校园足球海外引智计划”以来,已经有上百名来自欧美足球发达国家的教练来到了中国的校园。他们当中的不少人,是通过类似睿泽体育这样的公司聘请而来的。

2015年,《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印发实施,教育部开始大力推进校园足球,同时也启动了海外引智计划,支持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35个市(州)聘请了146名外籍校园足球教师到中小学开展校园足球教学工作。2016年,又聘请了115余名高水平外籍足球教师到国内中小学校任教;据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王登峰介绍,2017年,海外引智计划外籍足球教师的人数将达到120名。

对于使用和推荐学校的选择,王登峰介绍,由城市选定学校来聘用,签订合同,由当地管理。教育部负责工资等资金支持,整个的合作协议、具体工作内容会有原则性要求。

“我现在教的孩子年纪大多在6-12岁,他们每周有1-2节足球课,我的职责是准备教学训练课程,教会他们基本的足球技巧。当然,要让他们爱上足球。”隆帕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外籍教练的教学方法比我们先进多了。”哈比足球的一位教练说道,这是一家专注于“本土化”青训教练培训的机构,“我们很多传统教法太死板了,不像是教人踢球,更像教人做整齐的‘足球团体操’,他们的足球,经常是玩一节课,就能让孩子们学到很多技巧。”

对抗大班、功课和语言

正式上岗前,为了更快更好地了解和适应中国校园足球的教学模式,隆帕特先在上海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培训。

和他在国外普遍遇到的小班教学不一样的是,中国校园足球的班级,一般都是大班授课,人数是他以前遇到的一倍。

“我教的班一般有40个学生,以我过往的教学经验来说,这个数字多了一些。在我们国家,一个班最多20多个孩子,小班教学的好处是你能够针对每一个个体作出具体方案。不过现在,我也只能针对中国的班级作出调整方案了。”隆帕特说。

为此,隆帕特在课前布置场地时,会先用不同颜色标志盘将场地分为四块,将学生分到不同的场地上训练。“分块教学,有利于学生观察我做动作,他们更容易模仿,当然也方便我看到每一位学生的学习情况。”隆帕特表示。

隆帕特观察到,年纪小的孩子非常热切地学习足球,他们也会模仿自己喜欢的足球明星; 大一点的孩子则要安静地多,隆帕特觉得,他们大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功课上。

“(足球课)对年纪小的孩子来说完全没有问题。”隆帕特说道,“可是大一点的孩子,似乎对足球没那么感兴趣—至少没有年纪小的那么喜欢”。

“我的任务之一,就是希望大家能够在足球中发现一些乐趣,我希望这些大孩子们上我课的时候,至少能够暂时忘却功课的烦恼。”隆帕特表示。为了提升孩子们的兴趣,他会尽量在自己的足球课上增加有趣的游戏和活动。

外籍教练普遍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是语言沟通。

隆帕特教的是小学生,大部分都不能流利使用外语。用英文教学的他,现场需要助教和翻译沟通,这给他的教学带来了一定的难度。“一开始学校非常重视,不仅提供翻译,还有不少体育老师拿着笔记本过来学习,不过到后来,有时连翻译都没有了。”隆帕特遗憾地表示。

即便如此,这位西班牙教练还是为每一堂课进行精心的设计。课前十分钟,该校的其他体育老师都在办公室里,整个足球场只有隆帕特一个人,手里抓着写满教学计划的笔记本。

足球课后,每个学生都争着与隆帕特击掌—显然,他的课程很受欢迎。

当然,强调学习兴趣的他,也不得不面对中国式的应试教育。

“在课程之外,学校会要求我针对考试作出一些练习。”隆帕特表示,“一开始我发现这些练习很无聊,不过后来我理解了,学校没有办法,也是为了考试。所以我会尽量平衡我的课程。”

隆帕特所说的考试内容,就是北京足球中考的内容,绕杆运球。2016年,北京将足球项目纳入中考体育考试的选测项目,考生可以在足球、篮球、排球3个技能类考试项目中任选一个参加考试,考试成绩将计入学生的中考总成绩。除了北京,郑州、芜湖、中山、福州、宁波等地也已经发文将足球纳入中考体育考试的自选项目。

早在2014年,北京市教委就释放出中考中增加足球考试的信号了。在更早的2012年,在青岛的“初中毕业升学体育考试选考项目摇号确定仪式”,就有学生代表摇出了“足球运球”为升学体育考试选考项目。这是中国教育历史上第一次将足球纳入体育考试的项目中。不过接下来几年,这座城市再也没有摇到足球考试了。

“绕杆运球是中国传统的足球考试项目,除了中考,大学也是这么考的。其实现在国外的足球早就不这么考了。”对此,哈比足球的一位教练表示,“这种考试并不能真正检测到学生的足球水平,我希望在未来,考试内容可以得到改进。”

2017年,北京中考的“足球运球”项目要求有新变化,不但从2016年的单程运球改为折返运球,距离也从30米增加到40米,连标志杆间的距离也由5米缩短到3米。

包食宿40天薪水3.6万元

在推进全国校园足球建设当中,足球特色学校是不能不提的一部分。

隆帕特执教的北京市丰台区第十八中学附属实验小学,就是教育部公布的2015年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之一。

《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提出,全国校园足球特色学校在5000多所基础上,至2020年达到2万所,2025年达到5万所。

在教育部2015年发布的《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基本标准》中,核心内容有两方面:一是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把足球作为体育课的必修内容,每周用一节体育课进行足球教学;高中阶段学校开设足球选修课;把足球运动纳入学校大课间或课外活动。二是学校要广泛开展面向全体学生的课内、课外足球竞赛活动,建设足球俱乐部或兴趣小组。

特色学校将享有本地有关部门给予的有关校园足球教学、训练和竞赛、招生、经费和条件保障等方面的政策支持。国家也将对特色学校在校园足球教学、训练和竞赛、师资培训、选送学生培训等方面给予一定的支持。

“目前政府鼓励多种方式邀请外国足球教师来京任教,可以通过企业赞助,也可以通过政府聘请或学校自己想办法。”北京一位足球界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隆帕特没有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自己的具体薪水,只是表示,在西班牙算是兼职,在北京是全职工作,薪水“当然更高”。

此前,北京市教委相关负责人曾对媒体透露,由北京市政府引进的足球洋教练,每人40天的薪酬为税前3.6万元,此外,学校承担食宿以及聘请翻译的费用。按照足球界人士的说法,外教在学校教足球的薪水,“绝对不会低”。

“他们应该多支持自己喜欢的球队”

结束了在第十八中附属实验小学将近5个月的教学以后,隆帕特即将在北方交通大学附属中学开始新的足球教学之路,他即将面对的,是12-15岁的中学生。

通过几个月的观察,隆帕特发现中国学生和欧洲学生在足球上有明显的差距。“相对于国外学生,中国学生缺乏一些基本的身体技巧。他们当中大多数在基本运球和跑动上都有一些问题。我认为,体育老师们应该从小培养他们这些基本技巧。”他表示。

隆帕特说,这份工作最大的乐趣是看到孩子们的进步。“第一节课教的东西,也许他们很难接受,但是一个学期下来,你会看到孩子们的成长和进步,这是这份工作最美妙的地方。”他说。

2015年正式公布的《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给摸索中前行的中国足球指明了方向。在这份方案中,“校园足球”相关的内容被多次明确提及,成为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

更早的2014年年底,在国务院召开的“全国电视电话会议”上,也明确了下一步校园足球工作由教育部主导,国家体育总局等相关部委、单位配合的工作思路。

2017年3月12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记者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谈及校园足球工作进展时,表示,校园足球是总书记的嘱托,总书记非常重视我国足球事业的发展,这也是广大球迷的期盼。校园足球为中国足球提高竞技水平,开辟了一条人才成长的新通道。

在政策与资本的支持下,越来越多类似隆帕特这样的“洋教练”,正在走入中国学生们的足球课堂。

2015年,由教育部等六部委印发的《关于加快发展青少年校园足球的实施意见》指出,各地要引导社会资本进入校园足球领域。在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设立青少年校园足球发展基金,多渠道吸收社会资金。创新校园足球利用外资方式,有效利用境外直接投资、国际组织、外国政府以及其他组织的支持。

目前,为推进校园足球工作,中央财政在教育部设立了“青少年校园足球扶持专项资金”。各级财政也积极安排预算配合校园足球发展。

 “这几年,由国家体育总局负责校园足球工作,每年中央的拨款是5600万元。我们现在向财政部申请的资金是3.5亿元,财政部批复的可能不会有这么多,但校园足球的资金肯定要比过去多很多,这仅仅是中央层面的。有些省份也已经设立了地方校园足球的专项资金,” 对于专项资金,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体卫艺研究中心主任吴健博士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

 “洋教练”带来的不只是教学,更多的是培养中国学生的兴趣。“孩子们必须更加了解这项运动,他们首先要热爱它。在他们的业余时间,应该多支持自己喜欢的球队,多去球场上比赛,他们要知道,有时候足球训练和学习、绘画、音乐一样重要。”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火币大学于佳宁:北京出台新基建政策 区块链在数据交易等领域的应用即将爆发
滴滴为北京司机免费做核酸检测
北京应急响应调至二级,美团App可预约新冠核酸检测服务
中疾控专家推算北京疫情起止点:5月初出现,再过一个月左右平息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