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全球化样本:在这里,“中国速度”重塑“意大利制造”

2017-04-18 04:58:11
如何解释普拉托现象,用意大利托斯卡纳地区贸易机构负责人马克·兰迪的说法,这是“贸易全球化”带来的。

时代周报记者 马欢

意大利托斯卡纳大区,距离文艺复兴中心佛罗伦萨仅25公里,有一座仅有20万人的卫星城—普拉托(Prato)。

这里曾是意大利的传统纺织名城,也在全球化的影响下一度衰落。中国人的到来改变了这个情况,在短短十多年的时间,靠着高效率和低成本的制造让这里的服装业焕发了新生。

据统计,1989年以前,在普拉托的中国人只有38人。如今,保守估计至少有6万名中国人。

今天的普拉托已是欧洲华人移民最密集、经济增长速度最快的地方之一。根据普拉托官方统计,普拉托移民企业截至2016年底发展到8879家,其中华人企业为5676家,大都从事纺织品制造销售和原料供应。

“普拉托是一个独特的地方,企业仍保持着极大的活力和发展潜力。特别是移民企业数量的持续增长,不但改观了企业经营模式,而且引发出了极大的创造性。”当地工商管理部门负责人表示。

熟悉的温州话

走进普拉托,经常会搞不清究竟是在意大利还是中国。

当公车驶出旧城墙外,你会发现,昔日的意式林荫大道,早已变成了繁华唐人街,恍惚之中仿佛穿越到国内某“城乡结合部”。

这里有中国餐馆、理发店、学校、旅行社,甚至婚庆一条街,华人把国内的生活几乎100%复制到了这里,桑拿城、KTV,人们在公园里下棋、打牌、跳广场舞。

事实上,当地几乎所有的工厂、商店和酒店,都由中国人在运作。

有人开玩笑说,在普拉托,你坐上公共汽车后会发现,除了司机是意大利人,乘客都是中国人。一些中国方言比如温州话,更是成为了普拉托华人的常用方言。

在NHK纪录片《意大利品牌中国人造》中,片子开头就展现了普拉托的一条街道,街上到处是中文牌匾。工厂里,中国工人在缝纫机方阵中忙碌,产品挂上“Made in Italy”(意大利制造)的标签。欧洲各地的服装销售商蜂拥而至,有用卡车拉货的大商人,也有用轿车后备箱拉货的小商贩。

在中国人到普拉托开工厂之前,当地的数千家意大利小服装厂用意大利面料生产意大利制造的品牌服装,当然,也会雇佣一些中国工人。

这些中国工人大多来自温州。他们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来到普拉托,通过在意大利人的纺织厂里工作,迅速掌握了整个生产流程。

没过多久,他们开起了自己的服装厂。和意大利人的工厂不一样的是,他们不用意大利面料,而是从中国运来便宜的面料,大大降低了服装生产的成本。现在,普拉托服装业有30%的用料以上来自中国。

短短十年,普拉托的华人服装厂超过了意大利人开的服装厂。这些服装厂利用看起来不太规范的出口管理,向中国出口数百万件价格并不昂贵的意大利品牌服装。

他们甚至争取到越来越多的欧洲市场,打入欧洲服装品牌,比如Primark、H&M和Topshop。

从普拉托华人工厂出来的服装并不贵—2欧元的女式衬衣、12欧元的外套,利润却十分可观。当地服装机构估计,该行业的年营业额达20亿欧元,相当于该地区纺织业营业额的一半。

贸易全球化的结果

如何解释普拉托现象,用意大利托斯卡纳地区贸易机构负责人马克·兰迪的说法,这是“贸易全球化”带来的。

“这些生气勃勃的新企业正在迫使当地尚存的意大利企业对商业前途作重新思考。”兰迪表示。

当欧盟对于本地制造商的贸易保护逐渐褪去、本地高品质制衣厂为了和外国廉价商品竞争开始裁员之后,来自中国的企业主租用了废弃的意大利仓库建立自己的工厂。

人们于是发现,华人具备传统意式制造所缺乏的速度、效率和高生产力。

“普拉托华人服装业定位为中低档,以低成本形式参与市场竞争,企业服装生产周期时间短,可以随季节变化随时调整”,深入普拉托采访后,德国记者默里克分析道,“许多人质疑为什么短短十几年普拉托华人数量增长如此之快?华人从作坊式的加工厂瞬间变成服装市场的重要操盘手?应该说,华人勤劳、迎合市场需求能力是一个方面,这与当地的政策和社会经济需求是分不开”。

默里克强调,普拉托华人经济在当地社会经济中所占的比重将越来越大。这些劳动力解放了普拉托的意大利人,让他们从以做工为生的工人变成了以收租为生的地主。

托斯卡纳大区主席罗则表示,假如普拉托的华人全部离开,普拉托经济将会受到极大影响,城市有变为“鬼城”之虞。

移民融合仍不易

华人给普拉托带来的不仅有效率和繁荣,还有一些问题。

当地不少华人工厂会使用黑工,还存在走私、偷税漏税、劳动剥削和生产安全等问题。意大利媒体曾报道,一家服装厂里20人没有工作签证,工厂内部违法改造成宿舍,其中有人一年多没出过工厂。工厂里搜出的“来路不明的现金”装满大纸箱,工人月薪只有几千元人民币—不及意大利人的1/10。

当地官员表示,这类作坊许多只运作短短两年时间,然后关闭换个名字重新开张,以逃避税务机关检查。另外,尽管警方可以勒令非法入境者在5天内离境,然而并没有办法确保。

除此之外,很多拿着三个月旅游签证的人到意大利一呆就是几年,不赚到足够多的钱不会走。

意大利人和华人融合因而愈发艰难。意大利人天生的热情、乐观,并不被当地华人认可;而华人的勤劳拼搏、白手起家,也让意大利人感到神秘又害怕,指责华人抢了他们的“饭碗”。

近几年,随着整治力度的加强、华人守法意识的改变、华人社团与意大利NGO组织的努力,以及当地政府出台的政策,两者的关系才有所缓和。

2016年2月,当地华人社团自发组织了“反对暴力”游行,有将近2000名华人参与。对此,普拉托副市长表示,很高兴见到中国人第一次公开发声。

这一年3月,普拉托首个双语网络电台Radio Italia-Cina(意大利-中国的网络电台)也开始广播,由华人和意大利人志愿者共同运营。发起人是一名意大利人。

重塑意大利制造

如今,在普拉托开服装厂的中国人将目光放得更远,尽管传统的意大利制造不再具有成本优势,但在世界各地,尤其在中国,意大利高级品牌的昂贵和优雅,仍然有很大的市场和需求。

普拉托的华人服装生产商许霖认为,意大利商人只要好好利用机会创新,在目前的经济环境下,他们照样可以成功。

许霖说,意大利服装公司无法与中国服装厂在价格上竞争,因为意大利服装使用的面料较好,更注重传统美学,虽然他们也外包生产,但在生产链的末端把关严格。

甚至有一些华人服装厂,还请意大利人去当他们的设计师或其他重要职务,与此同时,也有越来越多年轻的中国人到意大利学习时尚设计。

“托斯卡纳手工制造的女装是世界上最好的服装,它的制作者是世界上最有创意的。”意大利女装设计师艾玛诺·切维诺说。她正在北京和上海为自己的品牌分店作准备。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不设GDP增速目标科学合理
中国经济淡化增速,以保促稳
划重点!政府工作报告13个指标勾勒中国2020年目标
两会专访 奇瑞尹同跃:建立中国汽车技术新标准,把握市场竞争主动权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