均瑶转身 王均金沉默“起飞”

2009-08-24 17:49:35
张起淮称,目前奥凯航空各股东已就相关问题达成初步若干条协议,正在进行最后协商,“消息绝对准确”。

第一家起飞的民营航空公司以稍显怪异的方式创造了第一家停飞的纪录。

被业界称为“千万不要跟他聊航空,一说就停不下来”的王均金虽然在奥凯停飞事件上选择了缄默,但绝不意味着他会放弃为均瑶集团规划的多元化调整、航空业为主的战略。

奥凯停飞背后,折射的是均瑶集团大转折的契机,偶然中透出必然性的停飞,正显露了王均金重整手中的航空资产,让均瑶集团重新起飞的决心。

为何出此一招

“为什么要用主动停飞这种极端方式,我真的搞不明白。”1216日,奥凯航空总裁刘捷音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出自己的困惑,“我跟王董事长沟通过,我特别不同意停飞的决定”。

刘捷音说,奥凯航空每天的流水收入在200万元左右,停飞损失太大了。何况这样的名声落下了,将来复飞后再拓展业务、申请贷款会更难。

奥凯停飞也把此前隐身幕后的股东均瑶集团拉到前台。20063月,均瑶集团受让奥凯交能投资有限公司部分原股东所持71.43%股权。而奥凯交能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奥凯航空63%的股权,从而使得均瑶集团间接控股奥凯航空。

1211日,大小股东双方都用公开发表声明的方式将矛盾公之于众。在外人眼里,已经求助于司法途径的股东纠纷很难不会传输到公司经营层面。

这种被称为“自废武功”式的决定是如何作出的?解决股东之间的矛盾难道只有停飞这一条路?截至发稿时,均瑶集团没有回应时代周报的问询。

此前,外界传闻称,均瑶集团此举是为完全掌控奥凯航空,并将之客运业务与旗下子公司吉祥航空的客运进行融合。不过,均瑶集团新闻发言人王忠对此予以否认,“吉祥航空与奥凯航空不存在整合一说,均瑶集团也从未这样想过。”

但均瑶内部人士称,停飞事件是因为王均金的指示在奥凯航空那里得不到执行,而且奥凯客运一直亏损,现在停飞是为了把吉祥航空好的那一套做法复制到奥凯,让奥凯将来更好地起飞。

均瑶原本希望吉祥航空、鹰联航空、奥凯航空这三家航空公司能够整合,实现航线、人才、机队等各方面资源的共享,短时间内令民营航空板块迅速成长,并最终打包上市。

刘捷音强调,股东之间的关于公司经营理念上的分歧不是关键问题。他认为,均瑶集团要收回奥凯的管理控制权,其实完全不必用停飞的手法来解决。

已达成复飞协议?

虽然已被董事会免职,刘捷音还在行使总裁的职责,处理奥凯航空停飞后公司面临的一系列具体问题,1216日下午6点,他还在开会。

“现在我每天的工作有三大块”,刘捷音有些疲惫地说,“第一,处理停飞后跟乘客、旅行社等各方面的遗留问题;第二,每天例行到库房车间检查,公司的财产不能出问题;第三,积极为复航做准备。”

1215日,奥凯航空按照民航部门指令正式停航的日子,记者来到该公司位于北京方庄的总部大楼,各色人等仍旧正常往来。

公司负责公关宣传的李伟表示,现在一切正常,没有新的消息可提供。

他调侃说,最近唯一不正常的,就是来访的记者特别多,他个人已经接到80多个电话,媒体发来的采访传真一摞摞的。

刘捷音说,希望奥凯航空尽快复飞,因为这关系到公司所有人的利益,800多个人,飞机不飞大家心里都不踏实。他更担心奥凯航空的未来:“出了这个事,哪家银行还敢贷款给你?”

中国政法大学航空与空间研究中心研究员张起淮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奥凯航空即使可以复飞,也要解决经费的问题,这就要看股东的支持力度了。对于均瑶集团来说,应该拿出大股东的实力来。现在的局面对均瑶集团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处理不好会波及到均瑶集团其他的公司。

张起淮称,目前奥凯航空各股东已就相关问题达成初步若干条协议,正在进行最后协商,“消息绝对准确”。

但刘捷音表示“没有听到这个消息,”他说,“即使能复飞,今年最好的提升业绩的机遇已经失去了。春运马上开始了,航空公司现在就得提前做好大量准备工作,如果真等到115日再说,那就完了”。

记者找到均瑶集团的律师,但得到“事件敏感,没有得到授权向媒体发布消息”的回答,可见停飞背后各方动作频繁。

原定于1216日下午3点举行的媒体见面取消,均瑶集团新闻发言人王忠给出的理由是:集团董事长王均金要参加北京和天津组成的联合调查小组会议。

这一切表明,苦心孤诣重整均瑶航空资产的王均金,尚在艰难的 博弈中。

均瑶脆弱资金链难“起飞”

1996年起,王均金便负责均瑶集团的航空业务,200411月掌管均瑶集团后,他更是把这份对航空的狂热渗透到集团向现代服务业全面转型战略中。

配合这一战略转型,均瑶集团动作不断。20056月,获准筹建吉祥航空,随后又成功控股奥凯航空,参股21.4%进入四川鹰联航空有限公司,未来还可能发起成立投资基金(PE)来进行航空业资源的投资和并购。

不过,随着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的加深,航空业的冬天也突然降临,均瑶集团虽然实力雄厚,但从事的行业都是资金密集型的,需要庞大的资金支持。

“均瑶集团旗下业务有五大板块,航空板块在亏损,房地产短期负债高,乳业在遭受行业打击后已经式微,奥凯停飞以及因注资不到位而引发的诉讼背后,表明资金链明显有问题。”1215日,招商证券一位长期研究均瑶集团的分析师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天相投资顾问公司航空业分析师张勋为记者算了一笔账,截至目前,均瑶集团投资于商业地产的资金在26亿元以上,远远超过均瑶集团的总资产,而房地产周期长,所需资金大,近几年发展不景气,收益率不会很高。

均瑶集团一高层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不管是航空、乳业还是酒店业,都是竞争非常激烈、利润很薄的行业,集团相当部分业务都依靠商业贷款支撑。

“大厦股份(600327SH)几乎成为大股东均瑶集团的提款机了。”招商证券航空业分析师郭东勇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一个事实是,连续几年来,均瑶集团旗下A股上市公司大厦股份(均瑶集团为实际控制人)的股权被反复抵押给银行,几乎没有间断。据记者统计,截至917日,大厦股份被质押的公司股权数合计为15592万股。这几乎是大厦股份大股东控股股权的全部。

“如此频繁、数额巨大的股权质押,本身就是大股东缺钱的习惯性表现。”张勋说。

16日,大厦股份董秘陈辉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电话采访时承认大股东质押股权非常频繁,“不过,这是上市公司正常的融资行为,大股东也有这个权力去质押自己的股权。”

抵押贷款获取的资金被投入到正在亏损中的航空主业上,这使得王均金非常不甘心。据均瑶集团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如果只是把其他领域的利润不断地投入到航空中去,并不理性”。

在和奥凯航空的矛盾公开化前,均瑶集团就在一直酝酿着旗下的吉祥航空与奥凯航空、鹰联航空整体打包,到海外进行私募。

如果均瑶集团私募成功,那么横亘在均瑶与奥凯之间的一切问题可能都会迎刃而解。但是,恰恰是因为私募失利、而且还有一个近半股本金没有到位的历史悬案,这样均瑶重组奥凯实际上是一场“资本较量”。

王均金和他的均瑶集团能否顺利“起飞”?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