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融合加速干部交流成突破口

杨凯奇
2017-01-03 00:28:49
观念差异是最关键的难点。张贵认为,河北的政治氛围相对守旧,“条条框框比较多”,交流干部可能需要打破一些僵化的思维定式与陈规。

时代周报记者 杨凯奇 发自深圳

2016年12月30日,张晓辉刚刚结束在天津工信委的挂职,回到河北的他很忙,每天手头上都有大量的事情。他是第一批从河北赴天津挂职交流的干部,在天津市规划发展处工作,并兼任着河北省工信厅政法处副处长。

“我(挂职)的作用是在天津和河北间沟通、联系、协调,”张晓辉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我在天津的工作是做产业规划。相比于本地工作,我感觉更重要的是把天津的产业规划和河北对接。”

2015年年底,也即挂职天津半年时,张晓辉参与开展了一个“京津冀产业对接会”,会上“分了好几个分会场,请了很多有需求的企业、有转移任务的企业”。张晓辉感到,在天津挂职的一年,虽然不再负责河北省工信厅的工作,但从事的事业还是和河北息息相关。

京津冀三地的干部交流不是简单意义上的干部交流,还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措施。

2015年7月,北京市、河北省相继召开市委、省委全会,审议通过了落实国家《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的实施意见,明确了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项目是基础,干部是关键,机制是保障”,京冀两地党委组织部门联合出台《关于围绕京津冀协同发展进一步推进京冀干部人才双向挂职的意见》,决定建立互派干部挂职长效机制,推动协同发展各项任务的落实。

随后开展的首批京冀干部交流为期一年,由北京、河北两地各选派100名干部。据了解,这是近年来两地规模最大、领域最宽的一次干部挂职互派。交流干部中,厅局级就共有25名。目前,首批京冀干部交流已经结束。

2016年开展的第二批京冀干部交流,领域则有所扩大。挂职岗位主要集中于科教、交通等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点领域,以及承德、唐山、保定、廊坊、张家口等环京重点区域。而国企、科研教育机构的干部在2016年也被纳入到京冀干部交流的范畴里。

“北京派出的干部以帮扶为主,河北到京挂职的干部以学习为主。”河北工业大学京津冀发展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张贵这样对时代周报记者总结京冀干部们各自的主要使命,“通过大批干部互派挂职,可以建立起两地干部协同发展、整体布局的大局观”。

“把河北作为第二故乡”

据新华社消息,2015年4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审议通过《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条例(试行)》《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会议。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习近平总书记曾在不同场合强调,要解决好北京发展的问题,必须将其纳入京津冀和环渤海经济区的战略空间加以考量,以打通发展的大动脉,更有力地彰显北京优势,更广泛地激活北京要素资源,同时天津、河北要实现更好发展也需要连同北京发展一起来考虑。

在此背景下,北京与天津、河北加强联系融合被提上日程表,干部交流则成为融合的突破口。

京冀两地的挂职目标非常明确,即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重大项目落地和非首都功能疏解,因此不论是提供挂职岗位的部门、地区还是参与挂职的干部人选,都与这一目标高度契合。

“挂职是省委组织部统一主导的。”张晓辉称。挂职的一年里,他就住在天津,河北的职责在挂职前已做了交接。

张贵介绍,京津冀干部交流是各部门根据双向挂职意见进行对口,“发改委对发改委,教育对教育,工信对工信”。

“对口的意义就在于项目对接、资源对接。”张贵表示,例如推动一个交通项目落地,北京和河北的工信、交通部门交流干部就可以处在一个平台,分享信息和资源,有利于项目的落实。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认为,京津冀干部交流不能免除“干部交流”的属性:“干部个人被选派交流后,为当地带去资源和能力的同时,也使自己获得了锻炼。北京的工作环境相对好些,到河北去,有利于他们更全面地发展。也有考察的意思在里面。”

2006年8月6日,《党政领导干部交流工作规定》由中共中央办公厅颁布,目的在于通过推进干部交流工作,进一步优化领导班子结构,提高领导干部的素质和能力,加强党风廉政建设,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央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部长赵乐际也指出,“开展双向交流任职,是优化干部成长路径的举措,是保持领导机关和基层联系的途径”。

对于交流干部而言,为期一年的挂职时间是一个关键期,能否干出成绩,将成为未来发展的砝码。但出成绩的难度也并不小,张贵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到河北挂职的京官面临四个难点。

观念差异是最关键的难点。张贵认为,河北的政治氛围相对守旧,“条条框框比较多”,交流干部可能需要打破一些僵化的思维定式与陈规。其次则是财政支持力度的差别。“同一个项目,在北京和河北得到的财政支持肯定不同,这有可能影响项目的走势。”再次则是信息,北京各种信息繁多,相对而言,河北则比较闭塞—这可能也会影响来河北交流的京官的发展机会。

解决难题,从融入当地开始。一年的交流时间对他们来说相当紧张,干部们必须尽快熟悉当地情况,刚一上任便开展巡回视察。2016年开始由北京市委政法委员会执法监督处处长挂职河北省司法厅副厅长的谢超,上任三个月内已经去过秦皇岛、沧州、保定等河北城市。

谈及工作难度,张晓辉则显得比较轻松:“由于是对口,我去的也是天津的工业部门,工业有很多相通之处,所以上手也比较快。”

河北学习,北京帮忙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赴河北挂职的京官为河北带去了许多首都的资源。北京市大兴区副区长喻华锋到河北廊坊任副市长伊始,就为廊坊带去一份“厚礼”—大兴区与廊坊市签署《电子商务产业全面战略合作协议》。喻华锋表示,“两地携手,依托大兴的人才优势、要素优势和拥有1200多家电子商务总部企业的发展优势,以及廊坊的成本优势、空间优势,将两地打造成京津冀电商产业协同发展的示范区”。

而河北交流干部的活动,见诸报章的则以“参观调研”为主。例如河北省工信厅副厅长王学军挂职北京市经信委副主任,就前往北京计算中心进行调研;挂职北京市卫计委副主任的河北省卫计委干部保健局局长赵运涛赴曹妃甸调研等。

张贵认为,北京、天津的干部来冀,是帮助河北提升治理能力;河北干部到京津,是去学习治理经验,同时促进三地项目的对接、促进河北融入到京津冀一体化的进程之中。

“最理想的状态是人员自由流动。但现实的情况是,河北的人才向北京、天津流失严重,2015年有4万多人,之前只有几千个。”张贵在谈及京津冀干部交流的必要性时表示,“干部交流其实是官方主导、人才可以合理、有序流动的一个过程。这有利于弥补河北在人才方面的短板。”

在2015年的第一批干部交流中,这种人才流动还限于政府机关人士,到了第二批,则涵盖了国企及科研教育机构。时代周报记者查阅2016年京冀部分挂职干部名单时发现,北京新奥集团总经济师魏莉现挂职承德市副市长;张贵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一位北大的领导在此次干部交流中到河北大学任副校长,带来了很多北大的资源。

在京冀两地交流干部的共同推动下,第一批京冀干部交流在各领域成效斐然。交流半年,两地交流干部组织京冀交流对接活动60多次,促成合作机制和合作项目50多个。

竹立家认为,任期一年是限制京冀干部交流发挥更大作用的重要因素。他建议,未来可以探索更高层次、尤其是部门“一把手”的交换,考虑延长交流期限到一个行政任期,更好带动协同的规划实施。

京津冀融合发展的缩影

2014年2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主持召开座谈会,专题听取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汇报。他强调,京津冀协同发展意义重大,对这个问题的认识要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大家要增强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自觉性、主动性、创造性,增强通过全面深化改革形成新的体制机制的勇气,继续研究、明确思路、制定方案、加快推进。

张贵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根据《纲要》,2017年是京津冀地区协同发展完成“近期目标”的最后一年,“近期目标包括产业、交通、生态三方面”。其中交通方面因为可以按部就班,距离目标达成最为接近,而生态目标则显得颇为紧迫。

长期以来,京津冀地区处于“自家一亩三分地”的局面,这被视为该地区整体发展不如长三角、珠三角的主要原因。“京津冀有河北的工业和农业,北京、天津的服务业,天津的港口,为什么发展得如此不均衡?道理就在于不够协同。”产业规划研究者金心异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京津冀间的干部交流被视为该地区融合发展的关键。张贵表示,干部交流为河北打开了窗口和思路,起到了重要的桥梁作用。在这种条件下,京津冀地区人财物的流动性矛盾就更亟待解决。“京津冀规划的重点是转移北京非首都功能,关键在北京和河北。怎么解决北京的虹吸效应和河北比较落后的产业结构是一大难题。”金心异评价道。

张晓辉介绍,2015年通过的天津“十三五”规划,已经与河北进行了对接。“如果不进行产业对接,两地的产业就会起冲突。”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河北的产业结构近几年也在悄然间发生变化。2015年前,河北的第二产业以冶金业为主;2015年后则以装备制造为主,上升了一个台阶,对承接京津地区的产业转移影响深远。

“河北目前的困境主要是内外部的双重约束。首先是国际大环境不好,其次是环境破坏、效率低下强迫河北必须转型。”张贵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在这种压力下,河北积极承接北京的先进产能,如在河北沧州投产的北京现代、从北京整体迁移到河北黄骅的北汽制造厂等。另一方面,河北自身也在谋求突破,发展起一批超高压输电线路和光伏企业。

张贵介绍,河北正在寻找新的动能,包括大数据、新一代信息产业、物流业等。“从北京、天津来的交流干部,可以为河北寻找新动能提供信息渠道和沟通渠道,对河北乃至京津冀协同发展来说都是一个极好的契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两新一重”成民间投资的新突破口
物管上市企业突破30家,市值悬殊645倍,“重量级玩家”恒大融创也入场
精选层首秀:贝特瑞市值突破220亿,宝源胜知减持信披违规收警示函
屡获突破,排名跃升,康佳集团位列中国500强第186位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