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陵县冒名顶替案调查

2009-07-23 00:50:33

自己被丢了

马亚文31岁,2003年从陕西理工学院毕业,是西安一家研究所的财务人员,收入不菲,她喜欢自己的工作。

今年年初,马亚文欲乘坐飞机外出没能成行,原因是她还未办理二代身份证。这时,她想在补办身份证前,将自己的户籍及学历档案从高陵老家迁往自己的居住地。

430,马亚文委托父亲马四喜,前往高陵县人事和劳动社会保障局提取自己的学历档案,但马四喜查询后,发现女儿的档案不翼而飞。 “当时我和女儿被吓慌了。”马四喜回忆说,高陵县人劳局一位刘姓主任要他到县人才交流中心去找找,他风风火火赶了过去,没有。

20044月,高陵县为169名本科大学生安置工作,马亚文被分配到县一中任教,但她放弃了这一工作。

有人回忆说,马亚文的档案,已被高陵县教育局接收去了。他只好又来到了县教育局,一位姓丁的副科长告诉他,档案找见了,但被别人用过了。

马四喜当时的思维很简单,女儿的档案被人用过就用过了,只要找到就好。他要求把女儿的档案带走时,丁某说,马亚文的档案因为是带着工资过来的,须到县人劳局办理调档手续。

这时,高陵县人劳局主管人事的副局长屈某告诉马四喜,马亚文只有向高陵县教育局提出辞职申请,批准之后才可以办理调档手续。“这是天大的笑话,我娃根本就没到高陵任何一个单位就业,辞的哪门子职?”

之后,马亚文一家终于了解到,2006年,高陵县曾在教育系统招录了一批本科毕业生,包括马亚文在内的40位大学生的档案转入高陵县教育局,“都被安置了工作”。

马四喜多次找相关部门,却无法弄清有关真相。无奈,他给主管教育的副县长雷羡梅写了一份情况反映,怀疑女儿的档案被人盗用,有人假冒女儿之名混入教师队伍。

果然查实,确实有一位“马亚文”,从2006年开始当了老师,领着“马亚文”的工资。

有多少个马亚文

平静的生活里,隐藏着怎样一个黑色骗局?

在高陵县城关派出所,马亚文补办二代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时,户籍警称信息显示她的二代身份证已经办过了。

马亚文吃惊地发现,公安身份证查询系统里,自己的身份资料中的照片竟然是别人。“我看了两遍后,照片中的人我以前见过,是我同学的一个亲戚,叫郭敏,我知道她。”

郭敏是高陵县张卜乡人,自学考试取得大专文凭后,一直无事可干。据郭敏称,2006年年初,她碰见了一个远房亲戚胡立社,50多岁,是个远近闻名的能人。胡立社问她想不想找个单位上班,正为上班发愁的她当然求之不得。

“他说可按正式手续安排我当老师,但办事要跑关系,需要4万元,事情办不成就退钱。”郭敏说,她深信胡立社在社会上的能量。

2006年秋,胡立社要郭敏以马亚文的名义去县教育局报到时,希望得到一份工作的郭敏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被她拒绝,此时,她已先后四次给了胡4万元。

郭敏后来一直在西安打工,马亚文的档案到底被谁利用了?谁是真正的顶替者?

在高陵县陈家滩小学,确实有一个叫马亚文的老师曾来这里任教。校长雷榜柱称,她是持县教育局开具的马亚文任职介绍信,于20069月报到的,但后来,校方发现这个人还有个名字叫于蓓。

“我被人陷害了,我不是冒名顶替者。我只是在陈家滩小学实习了5个月。”在县城鹿苑镇的家中,戴着眼镜的于蓓显得单纯,遇事却很激动。2007年她通过公开招考当上了教师。

然而,据有关方面证实,从20069月开始,有人一直以“马亚文”的名义领着工资,直到今年5月,马四喜给县领导写信反映情况,这份工资才被叫停。

“纪委管不了的人”

据知情人士透露,长达两年半的时间里,冒名领取“马亚文”工资的,就是上述冒名顶替案的幕后操纵者胡立社。今年55日,胡因涉嫌另几起合同诈骗犯罪,潜逃四川成都,2009512,其被高陵县公安局缉拿归案。

胡立社供认,操纵他人顶替马亚文当老师的骗局是他本人干的。原本,胡立社一心想给“孩子的舅妈”郭敏办当老师的“大事”,还亲自到城关派出所办了一张照片是郭敏、个人信息是马亚文的二代身份证,孰料,后来郭敏不愿假冒马亚文的名字去报到。

煞费心机从有关部门办好的一个教师从业资格岂能作废?胡立社并不甘心,将目光盯向了于蓓,让于蓓代替“马亚文”在陈家滩小学当老师。

半年后,于蓓不干了,胡立社又找了一位民办老教师继续代替“马亚文”上课。

从一开始,胡立社手中就持有“马亚文”的工资卡,“是从马家湾教委领出来”,除了给顶替者发一点极少的工资,实际上,胡立社将自己隐藏其后,吃着“马亚文”的空饷。

“马亚文事件”已成为目前高陵县的切肤之痛。据悉,6月下旬,高陵县纪委、监察局对此案进行初核,据知情人士透露,经10天的调查,发现此案涉及相关部门的不少人,并“有纪委管不了的人”。

7月初,因为其中有党员和公职人员涉嫌犯罪,案件已经移交到高陵县检察院。很快便传出消息,县人劳局办公室主任牛国均被检察机关逮捕。

此前,对于“马亚文事件”,高陵的县领导批示要求严查到底。而纪委的一位干部表示,因为牵扯到“要处理很多人”、“案件复杂”,只能等司法机关侦查终结后,他们才会向社会公布案件真相。

但民间普遍担心,不及时向社会公众发布信息,那些为骗局和欺诈一路开绿灯的部门和相关人员,最后是否变成了“躲猫猫”了?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315消费调查报告:京东到家、盒马鲜生满意度高;德邦快递、百世快递等体验不佳
新城控股王振华猥亵女童事件传播数据调查
新城控股王振华猥亵女童事件传播数据调查
五年两轮高管涉案,上置46亿贷款或触发提前偿还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