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治对决:“任何人都比麻生强”

2009-07-23 06:01:55
日本首相麻生太郎21日正式解散了众议院,也意味着,日本政坛的决战正式打响。尽管千疮百孔的自民党目前大势已去,但麻生仍想孤注一掷,而党内围绕领导权的争斗也达到了白热化。

20世纪70年代,传奇的瑞典组合“阿巴合唱团”(ABBA)开始风靡全球。不少日本连续剧至今仍把阿巴的歌作为插曲。最近,危如累卵的自民党也借此幽了一默,声称“只有阿巴才能拯救我党”。当然,此“阿巴”非彼“阿巴”。前自民党干事长、“倒麻派”核心人物之一的加藤纮一解释称,ABBA就是“AnyBody is Better than Aso”。虽然自民党内部没有特别优秀的人物,但“任何人都比麻生强”。

对此,中国社科院日本问题研究所研究员高洪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这是“倒麻派”在打“诳语”。在他看来,去年以来,不管是表面的,还是水下的,倒麻运动都此起彼伏不曾停息。可是,如果真的让这些“倒麻派”上台,他们都未必比麻生强。

美女政治家加入“倒麻”

716,自民党干事长细田博之收到一份133名党内议员签名的请愿书,要求高层举行党内两院议员大会,决定麻生的去留。在签署者中,除了日本现任财务大臣与谢野馨、农林水产大臣石破茂和前总务大臣鸠山邦夫,颇引人注意的还有前国防大臣、“美女政治家”小池百合子。

小池曾是小泉纯一郎的得力女干将。日本媒体喜欢将她与曾担任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赖斯相提并论。去年,这位“铁娘子”得到小泉力挺,参选自民党党首,与麻生“正面交锋”。两月之后,当麻生政权颓势初显,她有意参与山崎拓、渡边喜美组织的“反麻生小组”,为“倒麻”推波助澜、积极奔走。

不仅如此,715,小池还在自己的电子杂志中,向麻生“开火”。她指责麻生在地方选举屡战屡败之后,“既不总结战斗的经验教训,也不改变战略战术,只会在那里盲目地高喊‘冲杀’。”同时,文章还认为,麻生急于确定开战时期,却拿不出“政治公约”这样的武器,就像“一拿到写有命令的红纸就迫不及待上战场的士兵”。

同日,中川秀直、加藤纮一、武部勤3位前自民党干事长也结成了“反麻大同盟”,开始“毫不留情地倒戈”。

715,加藤纮一接受朝日电视台采访,被问到“是否希望麻生首相辞职”时,“爽快”地回答:是!而中川、武部勤等中青年议员一直都是“逼宫”的主力军。东京都选举之后,中川在博客中写道:日本国民已经在地方选举中表达了对现任首相领导力的质疑,现在麻生最体面的做法就是马上辞职。而武部勤也表示:“为了响应国民的呼声,自民党应该先选出新总裁,再问信于民。”而在714的自民党议员会上,中川再次当着麻生的面批评其在不合时宜的情况下解散国会,认为“自民党需要人心一新,然后才能堂堂正正地临阵选举”,再次暗示麻生辞职。

面对咄咄逼人的反对派,“挺麻派”也给予了回击。717,细田博之在党总部召开记者会,宣布将不召开两院全体会议,取而代之的是两院议员恳谈会。这样中川“逼宫”便无疾而终,麻生逃过一劫。而在自民党地方支部,干事长也纷纷表示支持现任总裁。爱知县支部代理会长寺西学指出,“倒麻论”无异于“临阵脱逃”。他强调“全国党员应团结一心,谋求党的重生”。而在麻生的老家福冈县,自民党支部会长新宫松比古也批评称:“‘倒麻’的想法很荒唐。”他表示自己在解散众院举行大选一事上“对首相有着全面的信任”。

在“倒麻”和“挺麻”之外,加紧行动的还有“弃麻”一派。该派的主要人物渡边喜美和鸠山邦夫都是麻生的昔日盟友,但是,由于政见不合,前者退出自民党,后者退出内阁。716,鸠山与渡边举行会谈,探讨众院选举之后政党重组的可能性。在当晚的演讲中,渡边表示,“倒麻派”已遭“镇压”,“逼宫”的议员恐怕只有脱离自民党一途可走。

据此,研究员王屏对记者指出,中川派与麻生派已经“两心”。不过,她同时也认为,这场党内势力分裂的结果可能是中川带领一部分党员,和小泽一郎当年一样,退出自民党,加入渡边的新党或者另立新党;也可能是麻生派与中川派各自拿出一份政治公约,由党内投票决定。

麻生拒当“甩手掌柜”

媒体中的麻生名号甚多:爱看人气漫画的“蔷薇麻生”、不拘小节、说话没谱的“毒舌麻生”、汉字水平极其蹩脚的“白字麻生”。近来,麻生又遭俄罗斯国家电视台奉送新称号—二战后最没人气的日相麻生。

到目前为止,麻生的内阁支持率最高时仅达到48%,不及安倍、福田两届内阁的63%53%,最低时曾跌至个位数9.7%,而大部分时候,一直在20%上下浮动。15日《读卖新闻》发表的最新数据显示,挺麻的比例仅为18.6%,不支持率则高达72.1%

虽然“没人气”的麻生曾多次遭遇“逼宫”,但与前两位“甩手掌柜”不同,麻生表现出的抗压能力让人称奇。与安倍和福田相似,麻生的世家背景也非常显赫。外祖父吉田茂曾多次出任日本首相,同时也是自民党的创始人;而岳父铃木善幸亦是前首相,自民党二代领导人。此外,麻生的妹妹还与皇族联姻,成为三笠宫宽仁亲王之妻。

尽管如此,麻生的首相之路却并不平坦。麻生曾四次参选,三次落败,最终凭借自己的政治分量,以小派阀领导人的身份,登上总裁宝座。

对此,高洪研究员指出,安倍与福田的政权来得容易,去得也容易,当局面无法扭转的时候,他们就临阵脱逃。但麻生的政权是靠自己奋斗而来,自然加倍珍惜。此外,麻生还曾是日本飞碟射击的国手,参加过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在高洪研究员看来,虽然比赛成绩不是很理想,但是,一个人若能够参加奥运会,他的心理素质、耐受能力一定是出类拔萃的。

事实上也正是这样,在地方选举五连败后,麻生虽然于713在政府与执政党联络会上做出道歉,认为自己对自民党的内部混乱负有责任,但同时,他大有“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决心,希望一拼到底,毫无辞职之意。麻生一再重申:“虽然结果令人遗憾,但毕竟是地方选举,与国政并无直接联系”,公开向国民摆出了一副“战斗到底”的架势。

不过,在研究员高洪看来,“只要首相不放弃,不辞职,‘倒麻派’就不至于夺选。”麻生完全可以遵照既定方针,按部就班,解散国会,安排自民党的后续,届时带领自民党背水一战的还将是这位“史上最没人气首相”。

纵观一年来的历程,对于麻生来说,执政困难是常态,而且目前的局面也不是满盘皆输,只是险象环生而已。虽然党内的批判声如野火般蔓延,但相当一部分官员仍然持观望态度。否则,“墙倒众人推”,麻生也不可能在相位上“苟延残喘”一年之久。况且,与“人人都比麻生强”的口号相反,“倒麻派”中实际是“无人能比麻生强”。担任首相的人选一般是经济部门的重要大臣,然而反对派中却以党内干事居多。至于小池百合子,她主张反共、亲台、联美,带有右翼色彩。去年,小池参选党首失利,就证明了她比麻生更不讨人喜欢。

 

这样看来,其实“倒麻派”很难撼动相位。然而,“倒麻运动”事实上已经给自民党留下了严重的安全隐患,党内的分裂已经显而易见。尤其在距离大选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这种状况对自民党来说,显然是凶多吉少。

     对此,研究员王屏对记者指出,如果继续揪斗,谁也拯救不了自民党,因为“一个团结的自民党尚不能与民主党分庭抗衡,更何况一个分崩离析的自民党”?



    关联文章  森本敏:防卫省新鹰

              石原慎太郎的“政治黄昏”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日本终于开启“认真模式”,“V字型复苏”仍困难重重
花样年“再创业”,希望尽快回到行业前50强
华人眼中的日本抗疫:日本人发烧还坚持上班呢!
时代投研 | 2020医改政策趋势分析报告:三医联动顶层设计,催创新强监管并举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