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最严核查来袭 中信证券压力山大

2016-07-12 02:00:32
执法行动将统一部署、协调联动、持续推进,全面覆盖IPO各个环节,全面覆盖发行人、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中介机构等各类主体,全面覆盖不披露、不及时披露、虚假披露等各种违法行为。

时代周报记者 盛潇岚 发自上海

IPO“史上最严财务核查”拉开序幕。

6月24日,证监会部署了IPO欺诈发行及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专项执法行动。“执法行动将统一部署、协调联动、持续推进,全面覆盖IPO各个环节,全面覆盖发行人、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中介机构等各类主体,全面覆盖不披露、不及时披露、虚假披露等各种违法行为。”证监会表示。

多位受访投行人士认为,本轮核查主要是让那些成长性差、业绩不稳定等类型的企业遣返,而本轮IPO核查或将比上一轮核查更为严格。目前,监管触角已往前延伸了,不仅是从事前审核的力度,还是事后问责的情况来看,监管力度都在加强,也加大了对中介机构的问责。而此次IPO核查,必然对手握众多首发项目的投行产生较大压力,目前,在证监会排队的近900个首发项目中,中信证券以48家IPO项目排名第一,远高于排名第二的广发证券。

上海一家大型券商投行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基本上覆盖所有的IPO在会项目,看有无造假的情况,重点针对那些净利润较低的、规模小、排队时间较长的项目。如果不符合要求会劝企业主动退出”。上述人士指出,“今年以来,无论是IPO还是并购重组审核都更加严格,全面趋严是趋势,将自家的项目全部复核一遍更保险,而监管层的核查范围应该还会覆盖已经上市的项目”。

券商自查开启

历史资料显示,上一轮IPO专项财务核查开始于2013年1月初,核查方式分三步走,先自查再复查最后抽查。具体为:第一步,中介机构各自对各自的在审项目进行自查;第二步,自查结束后监管部门复查;第三步,复查完成后再交由监管部门组建的核查工作小组进场抽查。

而多位受访的投行人士认为,本轮IPO核查或将比上一轮核查更为严格,而多位投行人士表示其所在券商大部分均已开始内部自查。北京一家中型券商投行保代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我们已经开始自查,目前是质控部和项目组双重复核。”而审核标准也较为严格,“重点查那些业绩不好的或者行业不景气的项目。虽然作为中介机构来说可能不适合劝退企业,但券商的风险是很大的”。

同时,项目过会的审核也更加严格。华东地区一家中型券商投行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之前有段时期IPO条件其实是偏宽松的,有一些项目净利润1000万元以上的就可以报会,而以前是要求至少3000万元以上的,甚至有些净利润略有下降的项目也过会了。但现在已经全面严格,基本上创业板净利润低于3000万元,中小板低于5000万元都比较危险”。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上半年的过会通过率比往年略高。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一共有113家企业上会,其中,过会的企业数量为105家,被否企业数量为7家,还有1家企业暂缓表决,由此,今年上半年IPO申请审核的通过率为92.92%。2015年证监会发审委审核企业的数量为272家,其中251家获得通过,通过率为92.28%。也就是说,今年上半年的通过率略高于去年全年的通过率。

虽然通过率略有所提高,但发审委对企业的审核并没有放松,询问的问题也较为详细。以6月29日过会的中国建材检验认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元祖梦果子股份有限公司为例,发审会提出询问的问题数量分别为3个和4个。而6月24日被否的筑博设计股份有限公司,发审会提出的问题则有5个。

同时,券商IPO承销保荐收入同比大幅下降。公开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今年上半年已完成发行的68单IPO项目,为39家券商贡献了21.2亿元。与2015年上半年相比,券商承销保荐费减少了50.22亿元。

IPO存量中信证券最多

对于这一轮IPO大检查的政策动因,业界主要有两大观点。一种观点认为,这个时点启动大检查就是为了优胜劣汰,缓解IPO排队的拥堵情况。另有改革派观点则认为,整顿市场、让各方归位尽责,是为了提高市场效率,最终目标是重启注册制改革。

“今年的监管,趋严是关键词,不仅仅是IPO,几乎所有的领域都是如此,而IPO趋严更有利于优质企业上市,缓解排队堰塞湖,引导市场向良性发展,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前述上海投行人士认为,“而对于那些不符合要求的项目,可能会被中介机构劝退主动撤出材料”。

实际上,今年以来已有多家企业主动撤回首发申请。6月17日,证监会公布了2016年1-5月发行人主动撤回首发申请、证监会终止审查的17家首发企业名单,以及审核中关注的主要问题。这也是证监会首次专门集中公布了终止审查首发企业相关情况。

这17家终止审查企业,多数是由于存在影响发行条件的具体事项而主动申请撤回,审核中关注的主要问题包括:一是部分股东、董事受让股份的资金来源不清,股权权属不清晰;二是收入、利润与同行业上市公司变化趋势不一致且披露理由不充分;三是报告期业绩大幅下滑,少数企业甚至出现亏损;四是大额资金周转、资金往来行为未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信息披露不完整;五是申请文件出现多处业务数据差异和差错,信息披露不一致等。

而此次IPO核查,必然对手握众多首发项目的投行产生较大压力。过往业绩中,国信等券商IPO业务中表现亮眼。历史资料显示,2015年,上交所、深交所共有215家IPO公司完成A股上市,其中,上交所88家,深交所中小板45家,深交所创业板82家。而2014年全年才125家。50家证券公司完成IPO业务共计215单,其中,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完成21单,数量远超于第二名的广发证券。前五名分别为: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完成21单,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完成13单,招商证券完成12单,华林证券有限公司10单,平安证券有限责任公司10单,国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10单。

目前,证监会最新披露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7月7日,中国证监会受理首发企业895家,其中,已过会123家,未过会772家。未过会企业中正常待审企业727家,中止审查企业45家。今年以来终止审查企业21家。除此之外,中国南航集团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首发)在6月22日召开的发审会未通过。对此,发审会委员对发行人无偿使用关联方南方航空商标的关联交易定价是否公允提出了质疑,并要求保荐代表人进一步说明对发行人取得南方航空航机媒体资源关联交易定价公允性的核查过程、依据和结论。

当前的储备项目中,排名靠前的几乎均是上市券商。其中,中信证券保荐企业最多,其主板35家(其中1家中止审查),中小板11家,创业板2家,共48家;排名第二的是广发证券,其主板项目26家,中小板9家,创业板3家,共38家。上述人士指出,“虽然储备项目更多,被核查的范围更大,危险系数相应更高,但具体还要看项目本身的资质,各家券商的保荐工作做得如何”。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武汉科大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将“五险三金”整合为“三险一金”
贝壳找房婚房消费调查出炉,婆婆压力是丈母娘的4倍
西凤酒百亿之忧:成中信弃子,包销顽疾难解
装修质疑未散 西部证券又陷追债忙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