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皓:作为官员,我更多一点记者本色

2009-07-21 13:29:12

关于网络成名

时代周报:你现在也是一个网络名人了,对此怎么看?

伍皓:说实话,从我个人来说,我是在履行宣传部门职责。另外,也是我对社会的责任感,虽然我现在做了宣传部副部长,毕竟有16年的新闻从业经历,探求真相,既是记者的职责,也是宣传部门的职责。在这方面,宣传部门跟媒体是一致的。

时代周报:最近的工作,感觉跟以往有没有不同?

伍皓:忙,昨天,西藏日报的一个副总编过来,老朋友了,下班后一起出去吃个饭,不知道怎么的媒体就知道了。长枪短炮的,有十多人把我围了起来,结果饭也没吃成,就跟朋友喝了一杯酒。那感觉,真的跟大明星一样了(无奈地笑)。

时代周报:无论出于职责,还是个人责任感,您这次毕竟成了一个曝光率很高的官员,这会不会影响您的工作?人家会说,你看,伍皓怎么怎么样。

伍皓:我昨天还接到很多朋友的短信,说我是史上最火的宣传部部长。以前在新华社工作时的老同事也说,“你比在新华社当记者的时候有名多了。”

也有朋友提醒我,到了机关就应该适应机关的工作方式,但是我觉得,作为宣传部门,有义务创造一个好的舆论环境。

关于记者与官员

时代周报:您干了16年的记者,也在西祠实名注册多年,您怎么看待当记者的履历?

伍皓:我毕竟干了十多年的记者,很在意这个身份,现在在宣传部门干,觉得自己记者的本色还在。

时代周报:当部长后毙过稿吗?

伍皓:具体的稿件我没有毙过,我当总编的时候倒是毙过。

时代周报:这个事件发生以后,你主导的这项尝试引起很大争议,有没有接到上级禁令?

伍皓:不仅没有,国新办的网络局,当时就对这个事情很感兴趣,中宣部新闻局也打来电话,都还是很支持的。他们也是觉得开创了宣传部门工作的一个新方式,如何实现三贴近,让网民参与进来,这次是一个尝试。

时代周报:记者和官员,您更喜欢扮演哪个角色?

伍皓:我觉得,到了现在这个新的岗位,无论是从事新闻还是新闻宣传,对我来说,都是干一行爱一行。我觉得,新闻宣传和新闻管理,还是有很大的创新空间,我也是很珍惜这个机会。从年龄上来说,我在省里面是非常年轻的,在全国宣传系统来说,也是最年轻的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之一吧,所以说,对我来说,(弃文从政)也有很广阔的空间,对新闻也有了新的认识。

尽管我从新华社过来,工资收入下降了,办公室的面积也削减了三分之一,我的车辆排量也下降了三分之一,从丰田越野、奥迪降到规定的帕萨特了(笑),但这里也给我提供了一个施展的空间。

关于创新与未来

时代周报:您觉得这次组织民间调查团这样的方式,是昙花一现,还是在云南乃至全国开一个先河?

伍皓:窗户总会打开的,而且打开就不准备再关上,我希望这成为一个常例。云南现在政府是有开放的心态的,以后有重大事件发生,会继续扩大民众参与。任何一项新的东西,都是在实践的过程中加以完善的,我们会认真总结,以后会更加完美。

时代周报:近几年,国内出现过几个出名的政府新闻发言人,从外界看来,他们卸任的结局都有些晚景凄凉,您这次骤然暴红,不担心未来?

伍皓:怎么讲,我们整个云南省的舆论环境还是比较好的,我们书记、省长,包括我的顶头上司、省委常委、宣传部长,都是非常开明的,给了我足够的创新空间。当然,我也觉得我不是另类的官员,只是作为一个宣传部部长,更多一点记者本色。我觉得,从根本上宣传部门跟媒体的目的是一致的,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伍皓

现任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资深网民,曾做过16年新华社记者。

 

北京大学毕业,学生时代曾被当时的江泽民总书记接见。毕业时主动要求到西藏工作,作为优秀毕业生代表,再次被国家领导人接见。先后在西藏、云南担任新华社记者。200812月,弃文从政,担任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现为国内最年轻的省级宣传部门副部长之一。2月中旬以来,因躲猫猫事件,倡议组织网络调查团,网络暴红,成为当今国内最红的地方政府发言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从短线博弈到长线布局 看数字下的长城汽车本色
碧桂园2019年每股派息同比增17% 尽显大蓝筹本色
网红副县长:延长“官员带货”保鲜期
2019上市公司创新成长董秘出炉:并购潮涌方显董秘本色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