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信香港躲过违约风波 获母公司及时注资

2016-04-12 02:20:14
国信证券于4月1日公告称,国信香港已在香港公司注册处完成注册资本变更手续,将注册资本由6.3亿港元增至9.3亿港元。这也意味着国信证券点心债危机,已基本化解。

时代周报记者 盛潇岚 发自上海

清明节前,国信证券成为关注的焦点。

焦点在于,国信证券旗下全资子公司国信(香港)担保发行的一笔香港交易的人民币债券(即“点心债”)被指发生“技术性违约”,若该公司未能于4月24日支付一笔3800万元的债息,将成为近20年来中国国企在境外债券市场中首次事实性违约。

国信证券随后回应称,并无发生债券违约的事件。此后,国信证券于4月1日公告称,国信香港已在香港公司注册处完成注册资本变更手续,将注册资本由6.3亿港元增至9.3亿港元。这也意味着国信证券点心债危机,已基本化解。

多位受访债券人士认为,国信证券点心债风波可以说是市场的一个缩影。受人民币汇价波动影响,今年首季点心债的发行额约为105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的400亿元下降295亿元,降幅近74%,这是点心债自2007年面世以来最差的首季表现。

国信证券“及时”注资

2014年4月,国信证券子公司在香港联交所发行了规模为12亿元人民币的3年期点心债(GUOSENR1704-R,85959),票息6.4%,国信(香港)作为担保人,而其内地母公司国信证券则签署了维好契约(keepwell deed)。

根据要求,债券发行人以及担保人必须随时保证各自至少拥有100万美元的合并资产净值,否则将构成“技术性违约”。但今年2月,审计公司对国信(香港)进行的限制性条款测试显示,公司的合并资产净值已经低于100万美元,并且持续维持在这个红线以下。

3月23日,该债券的受托方纽约梅隆银行(Bank of New York Mellon)香港分行警告债券持有者,该支持协议的条款“并非完全有效,这构成了违约事项”。技术性违约令本该在4月24日支付的3800万元人民币(合590万美元)的利息面临风险。

所谓点心债券(dim sum bonds)即在香港发行的人民币计价债券,其相对于整个人民币债券市场规模很小。而一旦公司未能于4月24日支付债息,则将形成事实性违约。

而一旦出现事实性违约,这笔点心债将会为中国国企境外部门违约先例。不过,无论从哪方面看,国信证券的财务状况都非常好。数据显示,国信证券总资产、净资产和净资本规模目前处于行业七八位水平,而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水平排位靠前,在四五名。其2015年的净利润为14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88倍,其中,在股票和债券承销的排行榜上名列第四。

事实上,只要母公司国信证券注资,就可以满足上述财务条件而避免违约。上海一位券商债券研究员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技术性违约实际上并不是罕见的情况,债券发行的时候,发行人签订的协议中通常会对公司进行财务约束,比如财务比率。由于财务指标不达标造成暂时的技术性违约,事后只要公司满足相应财务条件就可以了。”

根据媒体报道,国信(香港)以及母公司已于去年10月向中国证监会提交注资申请。国信(香港)日前在一份邮件声明中表示:“我们有信心技术性违约只是暂时情况,只要注资完成就可以得以避免。”

4月1日晚间,国信证券发布公告称,近日,公司取得中国证监会证券基金机构监管部对国信证券(香港)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增资事项的批复文件。目前,国信香港已在香港公司注册处完成注册资本变更手续,将注册资本由港币6.3亿元增至港币9.3亿元。而这也意味着,国信证券点心债“违约”风波,已基本化解。

点心债发行同比大幅下滑

此前,点心债发行可谓如火如荼,并在2014年达到峰值。根据WIND资讯显示,2014年点心债发行总额达1816.03亿元,同比增长90%。但在2015年,发行量迅速锐减,仅为816.63亿元,缩水超过一半。

而今年的点心债市场进一步收窄,中银国际定息收益研究部主管王卫指出,受人民币汇价波动影响,今年第一季度点心债的发行额约为105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的400亿元下降295亿元,降幅近74%,这是点心债自2007年面世以来最差的首季表现。目前点心债的余额约为5200亿元。

一位长期关注点心债市场的交易员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规模大幅下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今年以来债券违约事件频发,人民币贬值预期增强等都让投资者对点心债的热情大减,发行量下滑严重,同时违约风险也在增加。另外,去年A股市场的火爆使得大量资金的抽离,导致点心债市场明显缩水,发行量腰斩。”

实际上,继多年投资者坚信中国政府不允许任何公司违约后,如今在岸和离岸债券市场上违约行为已经越来越普遍,但是国有企业违约仍然比较罕见。历史资料显示,去年4月,变压器生产商保定天威集团成为中国首家境内债券违约的国企。离岸市场上,包括赛维太阳能企业和房地产开发商佳兆业集团近年来均违约,但自1999年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倒闭以来,无论是国企还是中国金融机构均未出现违约。

上述人士进一步指出:“前些年,人民币处于长期升值通道,基于境外市场较低的基准利率和国债收益率,企业境外融资的成本要远低于境内。但在去年的‘8·11汇改’后,这一情况出现了反转。”

有分析称,2014年,人民币自从跟美元脱钩以来,第一次发生对美元的年度贬值,资本外流抵消了贸易盈余不断扩大的影响。在中国境内融资成本变低之际,人民币又失去了升值的吸引力,投资者现在要求更高收益率才肯借出人民币。同时,中国内地本想发行债券的企业可以更加容易的获得融资机会。中国人民银行因经济增速面临下行风险而多次降息、降准的举措提高了国内金融体系的流动性,这有助于降低中国企业借债成本,相比之下,也降低了离岸人民币市场作为中国内地企业融资渠道的吸引力。

渣打银行高级利率策略师刘洁预期,2016年人民币汇市及点心债市场挑战重重,主要因短期人民币可能进一步承压,离岸人民币的融资成本料持续高于在岸人民币,点心债市场规模或首度收缩。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地摊经济”火了,这家主打商贸物流的港股上市公司成为最大受益者
B站放卫星,它身后的这家公司不得了,曾4000万豪掷薇娅直播间
拼多多否认赴港上市传闻:公司现金充足,暂无任何计划
春秋航空王煜:公司国内航班已经恢复95%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