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调朱之文履新教育部:从福建出发,一路向北

2016-01-19 06:35:31
2015年底,在教育部的一次工作会议上,57岁的复旦大学党委书记朱之文,被发现在台上与教育部其他领导一同就座。

时代周报记者 刘巍 发自广州

2015年底,在教育部的一次工作会议上,57岁的复旦大学党委书记朱之文,被发现在台上与教育部其他领导一同就座。

“我们当时觉得有些纳闷,难道他调进北京了?”教育部某直属单位的干部事后说道。

很快,朱之文以教育部副部长的身份出席了内地高校支援新疆第七次协作计划工作部署会议。这是朱之文首次以教育部副部长身份公开出席相关活动。

1月12日,据新华社消息,国务院任命朱之文为教育部副部长。同时,鲁昕被免去教育部副部长一职。鲁昕出生于1955年7月,当属退休离任。

朱之文在教育部领导中排名第四。前三名分别是部长、党组书记袁贵仁,副部长、党组副书记杜玉波,中纪委驻教育部纪检组长王立英。

出生福建并在福建工作多年的朱之文可谓“一路北上”,先调往上海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再调入北京。

目前的教育部共有五位领导出身高校,包括部长袁贵仁在内的四位领导都来自北京高校,朱之文则是唯一来自京外高校的。目前,1950年出生的袁贵仁年逾65岁,1955年9月出生的杜玉波也已60岁。

在厦大工作23年

朱之文在1958年10月生于福建东南海边的小县城—东山县,1976年6月参加工作,1980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78年,20岁的朱之文进入厦门大学经济系学习,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何立峰,厦大现任校长朱崇实均为同系同级的同学。

毕业后,朱之文留校任教。先后任厦门大学团委副书记,国际贸易系党总支副书记、书记,厦门大学党办主任,校长助理,副校长。

2000年3月,在厦大工作18年后,朱之文被调往福州,任福建省教育厅党组书记、厅长,直到2005年。

2006年10月,朱之文重新回到厦大,任厦门大学党委书记。“我曾在厦大学习工作过20年,厦大是我母校,是教育我培养我成长的地方,我很荣幸有机会再次为母校服务。”朱之文在回到厦大的次年表示。

据厦门大学一位经济学副教授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忆,刚刚回到厦大的朱之文马上面临一个问题:厦大教师待遇不高,甚至低于同处厦门的两所本地二本院校:集美大学和厦门理工学院。

朱之文很快开始跑北京,先前往教育部,再去财政部,多方努力之后,终于得到了一笔可以按年度持续用于改善教师待遇的费用。因此厦大教师们对于已经离开多年的朱之文,都印象颇佳。

在校区扩展上,朱之文亦作出努力和开拓。

厦大本部处于狭小的厦门岛东南端,校园占地面积偏小。2007年8月,厦门市政府与厦大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决定在厦门位于城郊翔安区建设一个比厦大本部更大的厦大新校区,占地总面积3645亩、总建筑面积115万平方米、总投资36亿元。

朱之文在协议签订时接受采访称:翔安校区将重点建设医学、生命科学、海洋科学、环境科学等学科和相关科研机构,以及孔子学院总部南方基地、国际学院,厦门大学将按照“整体规划、分期建设”的原则,用三至五年时间基本建成翔安校区。

当时朱之文还提到了要改善教师住房条件:“在这几年,我们人才引进遇到的一个瓶颈是住房问题。这让我们意识到一点,解决教职工特别是中青年教师的住房问题,必须依靠地方政府,取得政府支持,通过多种途径、多种形式加以解决。”

“建设世界知名高水平研究型大学,必须紧紧依靠师生员工的共同努力。为此,我们的一切工作,都要以师生员工满意不满意、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作为衡量标准。”

加上此前厦大在与厦门相邻的漳州市设立的“漳州校区”,厦大拥有了三个校区—漳州校区在2003年投入使用,厦大一位金融系副教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漳州校区的设立和建设也应当归功于朱之文的努力。

朱之文也很擅长运用校友资源来进行校园建设。厦大后山著名的“情人谷”水库需要修整,朱之文发挥自己曾经在国际贸易系担任副书记、书记时积攒的校友资源,请国贸系校友捐款共1000万元,将“情人谷”重新修缮,修缮后水库被命名为“思源谷”,取“饮水思源”之意。

这位经济学副教授表示,在他与朱之文的多次接触中,朱一直表现得平易又随和,“看不出什么架子”,并且低调。朱的风格是踏实做事,不爱表现。

《厦门日报》则称,在厦大,朱之文被形容为既“低调”又“站位高远”,为人既“务实”又“豪爽”。

五年复旦,经历中纪委巡视组

2011年9月,朱之文从厦门北上上海,出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

在朱之文调任复旦大学的全校教师干部大会上,时任中组部干部三局局长喻云林指出朱之文“政治立场坚定,熟悉高等教育和高校管理,领导经验和党务工作经验丰富,组织领导能力强,善于抓班子、带队伍,工作思路清楚”。教育部部长袁贵仁也表示,朱之文“年富力强,曾在多个重要岗位上担任领导职务,政治上成熟”。

在复旦,朱之文延续了“低调”“实干”的风格,同样积极推进教学和住宿条件的改善。

据媒体报道,朱之文刚调入复旦时,就表示要深入调研,“了解学校发展面临的重大问题和师生员工的实际困难”。

很快,朱之文即赴枫林校区调研与医学院系交流,他表示大家“要发展”的想法是一致的,“等不起”的呼声是一致的,在深入调研后,会逐一解决问题。

接着,朱之文在复旦推进枫林校区的改造,在不到200天内实现2000余名学生、7家校区所辖单位的大搬迁。有复旦教授向媒体表示,枫林校区的改造是里程碑式的转折点。

因为实干,他在复旦也赢得不错的口碑。复旦大学老校长杨良玉在退休时说,(跟朱之文搭档的)这三年,是“最快乐、最痛快”的三年。

朱之文强调“大学的治理”。2014年5月,朱之文在《人民日报》上撰文称,“没有一流治理,难有一流大学”。他表示,只有深化决策体系改革,健全大学的内部治理,大学发展才能真正建立在科学民主管理基础之上,建立在贯彻党的群众路线基础之上,中国特色的现代大学治理体系也才能不断完善。深化决策体系改革,就是要通过一定的组织形式,充分发挥教授治学的作用,充分发挥师生员工参与民主管理的作用。

朱之文在复旦还经历了中纪委巡视组对复旦的巡视。

2014年3月31日上午,中央第十二巡视组巡视复旦大学工作动员会召开。时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朱之文主持会议并作动员讲话。

朱之文在会上说,这次中央巡视组到复旦大学进行巡视,积极配合中央巡视组开展工作是学校当前的一项重大政治任务,是每一位党员干部应该履行的重大政治责任,也是检验党员领导干部党性原则强不强、组织纪律观念强不强、大局意识强不强的试金石。

“我们要以对党的事业高度负责、对学校事业高度负责的精神,按照中央对被巡视单位的有关要求,全力支持中央巡视组开展工作。”朱之文说。

朱之文的教育理念颇为鲜明。他支持文理不分科。他说,一个人可以有爱好,有所偏长,但是应该有基本的素养。

“我观察许多学生,文章写得好的,往往不是文科生,反而是理科生,很多社会科学搞得好的,也不见得是学社会科学的,往往是复合型人才。”他认为,极端偏科的人才只占极少数,“如果你真的哪门成绩很突出,哪方面很有见解,可以通过自主招生进来。”在建设一流大学上,朱之文亦认为“大力加强通识教育”是当前比较重要的问题之一。

曾任宁德市委书记,称同事为“兄弟”

朱之文作为高校出身的领导,除了在福建省教育厅任过数年厅长外,还在福建北边毗邻浙江的海边城市—宁德,短暂地担任过一年市委书记。

2005年,朱之文从福建省教育厅厅长任上,被调至宁德。朱之文在宁德的部下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仅有的数次接触中,其对朱之文印象亦同样是“随和,没有任何架子”。

《厦门日报》曾披露,朱之文对同事常以“兄弟”相称,看到下属加班到深夜,他会说“兄弟,辛苦了”。如果他有段时间没见你,再见你时,会拍着你的肩膀问:兄弟,最近好吗?

任福建省教育厅厅长时的朱之文,对其他人颇为照顾。有一次,他见实习生有些拘谨,还特地转着桌上的转盘让实习生多吃点菜。

在复旦期间也是如此,有人到复旦去找朱之文,到了午饭时间,朱让工作人员叫来两份盒饭,他与来客在办公室边吃边聊。

2015年末,朱之文从上海转战北京,出任教育部副部长,这距离他出任宁德市委书记时刚好10个年头。

在教育部的官方网站显示,朱之文在教育部主要负责的是发展规划、职业教育、民族教育、民办教育、继续教育等方面工作。教育部官网上显示,朱之文在1月初曾出席过活动,即本文开头时提到的“内地高校支援新疆第七次协作计划工作部署会议”。

在参会期间,朱之文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进行了交流。朱之文说,教育部将在“十三五”教育发展规划中加大对新疆的支持力度,进一步明确目标、思路和举措,全力以赴支持新疆教育事业大发展。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佳兆业向港科大捐赠2亿元共同推动大湾区科技教育创新发展
豪赌还是及时出手?2月在线教育融资猛增275%,投资人说出了真相
发内部信仅4天后,新教育公司开张,张一鸣说好的不焦虑呢?
【财报头条】中公教育(002607)营收净利大幅增长 政策因素成业绩变量
扫码分享